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74章 鹿角海棠(二四)
    上了马车,温茶不闻不问的静坐在一旁,连看都不看顾亭云一眼。

    顾亭云心里着急,犹豫片刻忍不住问:“你在秦府见过将军了?”

    温茶哪不知道他问这话的意思,心里冷笑,直戳他心窝:“王爷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顾亭云被她看的心虚,想编个谎话蒙混过关,临了,却道:“我是心中生惧。”

    温茶一愣,顾亭云继续道:“我没有误会你,就是怕。”

    温茶回神,似笑非笑道:“臣妾是王爷的王妃,何惧可有?”

    顾亭云深深地凝视着她,一字一顿道:“怕你不要我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温茶:“王爷此话说的倒是有趣?”

    温茶心中啧啧两声:“您怎会怕臣妾不要您,您恐怕是怀疑臣妾与秦将军有染,急忙赶着来捉奸吧?”

    赤果果的一句话,再也没有曾经的遮掩,直接落在顾亭云脑子里,砸的他满头金星。

    他不可置信的看着温茶,心里火辣辣的疼,“你怎么会这么想?”

    “这么想的是王爷。”温茶撇过头,连看他一眼都嫌恶,“王爷没捉到自己想要的事实,难道就不失望?”

    这话听在顾亭云耳朵里,跟压了块石头似得,逼得他喘不过气来,“我从未这样想过,你不能误会我。”

    “误会?”温茶扬眉:“什么是误会,是王爷马不停蹄跟过来找我,还是我在花园里遇见秦将军让你误会?!”

    顾亭云被怼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,温茶也许误会了他,但他追出来的初衷到底被她说中了一半。

    “我很累,也不想这样下去。”温茶闭着眼睛,深深地叹了口气:“王爷如果是想在我身上找出什么破绽,倒不如写一纸休书,休了我。”

    “你休想!”顾亭云抓住她的手,眼睛顿时红起来,“我绝不会休了你,这辈子你都别想!”

    “那林桃呢?”温茶掀起眼皮盯住他:“王爷给我那三妹妹的聘礼都准备好了,不就是盼着我腾位置么?”

    顾亭云握着她的手又是一紧,眼睛跟染了鲜血一般,声音嘶哑道:“没有什么聘礼,也不用你腾位置,我不会娶她。”

    “王爷怕是在说笑。”温茶狠狠地把手抽了出来,面色淡淡道:“上京谁人不知,王爷对林三小姐情根深种,可以为了她连命都不要,现在掉头来就要和她一刀两断,岂不成了天大的笑话?”

    顾亭云怔在原地,无法再直视温茶的眼睛,眼底划过脆弱又痛苦的绝望,“我不知道,如果我知道,我不会跟她在一起……”

    温茶摇摇头:“王爷心里怎么想的不重要,重要的是,您在救她的时候,碰了她的身子,王爷若不娶她,可是会毁了她一辈子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碰她!”顾亭云的情绪激动起来:“我那是为了让她避开要害,我可以发誓!”

    “这重要吗?”温茶面不改色道:“众人只知你同三小姐生死相许,你许诺过要娶她,她非你不嫁,其他的都不重要。”

    顾亭云身体颤抖的不像话,不是气的,是悔,悔的无以复加。

    可再悔又能怎样呢?

    过去,他永远改变不了。

    “你听我说,”他急急去拉温茶的手,“我会解决她的,我一定会,你相信我。”

    温茶笑了笑,薄冷的眼底流出一抹鄙夷,这摸鄙夷就像是匕首,刺的顾亭云浑身绝望,他终于意识到了什么,“你……不相信我……”

    温茶一字一顿道:“我不是不相信你,我是看不起你。”

    这句话,比任何一句话都教顾亭云疼,他疼的面色惨白,死去活来,唯余一双仓惶的眼睛望着温茶,里面布满凄凉,他抖动着嘴角,却连说句话的力气都没有。

    温茶不为所动,说:“我想问你三个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你喜欢过林桃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许诺过要娶她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准备承担一个男人的责任吗?”

    话音一落,顾亭云手指手指蜷缩起来,温茶笑了:“你有的,对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喜欢林桃,也给过她承诺,更准备好了聘礼要娶她,这些都是你做的对不对?”

    对,顾亭云心里说,他是做了这些事,可他后悔了,他后悔了怎么办?

    “我很讨厌林桃,从小就讨厌,她只是个庶女却抢了属于我的地位,抢了我拥有的一切,包括父爱,我一点也不喜欢她,甚至是恨她的。”

    “因为她总是不满足,抢走了我拥有的东西后,还总是沾沾自喜的嘲笑我,刁难我,甚至欺辱我,我以前胆子小,不敢跟她相争,受了委屈只能示弱,这反而助长了她的气势,她从未想过收手,直到现在也是,因为她也讨厌我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相看两相厌,却还要戴着假面装姐妹情深,不止她累,我也累,但是我从未看不起她,你知道为什么吗?”

    “为……什么?”顾亭云听见自己嗓子眼里挤出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因为她坏的彻底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坏的彻底,可以让我同样彻底的恨她,而你,却让我感到恶心。”

    顾亭云从未有一刻这样难堪,他就像是被拔了毛的羔羊,被炙于烈火之上烘烤,浑身都是流淌而下的热油,疼的他五脏六腑都感觉不到了。

    不是这样的!不是!

    他看着温茶想要否认,可身体却动弹不得,他能否认什么呢?

    “我曾经喜欢过你。”温茶似乎没有注意到他的痛苦,继续道:“比喜欢二表哥还要喜欢,不只是因为我嫁给了你,最重要的是,我第一眼看到你的时候,就心悦你,所以我在你身上托付着后半生所有的期盼,我想跟你好好过日子。”

    “可我不知道,你背地里和林桃在一起,你对我的诸多刁难,我都以为你是嫌弃我出身太低,觉得我配不上你,所以我总是忍着,我费力讨好你,幻想着有朝一日你能看到我的好,真正的接受我。”

    “直到你和林桃在白马寺遇险,我才终于知道,讨好你,是场天大的笑话。”

    “是我这辈子做过的最令人作呕的事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