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75章 鹿角海棠(二五)
    “不是这样的……”顾亭云望着她冰冷的眼睛,艰难的开口:“不是,求求你,不要再说下去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不说?”温茶冷笑出声:“我跟我最恨的女人一起抢男人?这难道还不够丢人吗?”

    不是……顾亭云痛苦的盯着她,一切都是他的错,是他对不起她,是他太坏了,她何错之有?

    可那些错误,该如何挽回?

    “你不喜欢我,却娶了我,把所有的责任都推卸到我身上,恨我,肆意折磨我,这些事你忘了,我却一刻也不敢忘。”

    是啊,顾亭云想,和她成亲的时候,他每时每刻都在怨恨她,处处刁难她,连杀了她的心都有,这些该怎么遗忘?

    遗忘不了的。

    “我不后悔我对你的付出,我后悔的是,我眼瞎,我蠢不可及,我像个傻子一样,被你们骗的团团转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所以,我是看不起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看不起你明明不喜欢我,却不敢光明正大的说出来!”

    “我看不起你喜欢林桃却临头来承担不起一个男人的责任!”

    “我看不起你,连和你连逢场作戏都不愿意。”

    温茶抓住顾亭云的衣领,死死盯住他的眼睛,似要将他整个人看穿,冷声道:“你觉得有些事情可以后悔,可以挽回,可怎么挽回?你能把我碎了的感情拼接起来吗?你能让我和以前一样天真愚蠢吗?你能把我最真挚的初心还给我吗?”

    温茶扬声笑了起来,眼角有湿润的水光,她说:“你不能。”

    你什么也不能。

    除了给我一身伤痕,倒打一耙,你还能做什么?

    顾亭云痛苦的盯着她,他想从她眼里看到什么,可是除了虚无一无所有。

    她已经放弃他了,彻底的,毫无保留的。

    温茶的每一个字都打在他的心上,他终于醍醐灌顶的明白,她要的不是他的后悔,而是一种真正的承担。

    “承认不喜欢我有那么难吗?”

    有的,他想,他没有抗旨的心理准备,因为新皇是他兄长,他不想让他失望,就只有负了林茶。

    “承认喜欢林桃有那么难吗?”

    有的,因为他已经不喜欢林桃了,他有选择和谁共度一生的权利。

    可选择,对他来说已经成了一种奢望。

    “如果你还有一点担当,就不该把事情变成现在这样。”

    温茶松开他的衣领,疲倦的泄了气:“到此为止吧,顾亭云,你喜欢的究竟是谁,人尽皆知,这样耍我,一点意思也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……”他心如刀绞的看着她,喑哑道:“我没有耍你,我没有……”

    “够了,”温茶截住他的话:“你还要演戏吗?演了这么久,你不嫌累,我却是累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演戏。”他的心仿若被无形的力量桎梏,痛苦的几近窒息,“我真的没有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管你有没有,都停在这里吧。”温茶闭上眼睛,复又睁开:“别再说什么你翻然悔悟了,你自己信么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还有,不要让我继续看不起你。”

    温茶叫住赶车的小厮,没再看顾亭云一眼,翻身下了马车。

    顾亭云回过神来,望出去,她已经站在了离他很远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停车!停车!”

    他跳车追了过去,温茶已经消失在了茫茫的人潮里。

    “不!”顾亭云的眼睛顿时殷红起来,像是一头受伤的野兽,四处寻觅着她的踪迹,“林茶,你出来!你给我出来!”

    他像是无头蝇虫乱撞着,可却再也看不到她的影子。

    不!

    林茶!不可以,她不能这样对他!

    他死死的盯着身后的侍卫,厉声道:“去找!去给我找出来!”

    跟着的侍卫很快便散开来,阿翠听见声音从后面的那车上下来,正要过去询问,顾亭云一把掐住她的脖子,失去了所有理智:“快叫林茶的名字!快!否则我掐死你!”

    阿翠被她掐的喘不过气来,唯有行行眼泪簌簌落下:“你……杀了我……王妃……永远不会……原谅你……”

    顾亭云手一颤,阿翠从他的手心里挣脱出来,咳得上气不接下气。

    彼时一个拿着糖葫芦的小男孩跑向顾亭云,“公子公子,有人叫我传消息给你。”

    顾亭云眼前一亮,急忙问到,“是什么样的人?”

    小男孩舔了一口糖葫芦,想了想,“是个漂亮的大姐姐。”

    顾亭云心里一紧:“她说什么了?”

    “她说让你不要找她,时间到了,她会回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她说自己去哪儿了吗?”

    小男孩眨眨眼,想起来了:“她说她的丫头知道。”

    丫头?顾亭云回过头,看向阿翠,阿翠惧怕的低下头,“王,王妃应该是回别庄,去看夫人了。”

    别庄……

    顾亭云想起来了,那是温茶母亲住的地方,离上京城有些远,在一个荒凉的村落里,他听周总管说起过,却从来都没有上过心,可现在温茶厌烦他,厌烦到回到了那里。

    他心里升起一股怒火,怎么也发泄不出来,只能甩开袖子,带人往别庄追。

    阿翠叫住他:“虽不知王妃究竟同您说了什么,可您追过去,又能改变什么呢?”

    顾亭云顿住脚,回想起温茶说的那些话,由心发出一股无力,她说的何尝又不是他最不想承认的?

    就连一个丫头都明白的道理,他该怎么挽救?

    顾亭云心生气恼之时,一道娇嗔的声音忽然在耳际响起:“王爷?是你么?”

    顾亭云抬起眼睛,看到了一脸惊喜的林桃,她就像是只轻快的乳燕穿过人群,飞速朝他奔过来,一头栽进他怀里,“王爷王爷!桃桃终于又见到你了!你知不知道,你不在的这些日子,我有多想你?”

    顾亭云抓着她的肩,一把将她推了出去,“滚!”

    林桃被他推得险些摔倒在地,抬起头来,不明所以的看向顾亭云,关切道:“王爷,你、你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滚开!”顾亭云冷冷的盯住她,“不要让我说第二遍!”

    林桃没想到他会对自己发火,整个都蒙了,“王爷我们不过数日不见,你怎么能这样对我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