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78章 鹿角海棠(二八)
    阿翠回到别庄后,第一件事就是去找温茶。

    温茶正在屋里陪秦氏说话,听见她的声音眉间一动,嘴角露出一丝明媚的笑容来。

    她丢下阿翠独自从马车上离开,何尝不是对阿翠的一次考验。

    她若真嫌贫爱富,不愿到别庄来受苦,反而跟顾亭云回了王府,温茶心中自然也有计较。

    可现在她跟了过来,其中有几分真心不说,这份心意,温茶却是收下了。

    “王妃,”一进门看见温茶,阿翠连忙跑了过来,“您不说一声就回了别庄,真是急死奴婢了。”

    温茶抬手让她过去,白皙的脸上露出一个温柔的笑容来,“我走的急,忘了带你,你可怨我?”

    “奴婢不怨,”阿翠扶着她的手,跪在她面前,“您是奴婢的主子,您做什么奴婢都信您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在别庄住下吧。”温茶带她起来,看向软榻上道:“母亲需要照顾,你正好可以帮上忙。”

    榻上的秦氏脸色苍白,面容枯槁,一派病色,看的阿翠心里发酸,她急急给秦氏行了个礼,“奴婢定当好好伺候夫人。”

    秦氏见她一脸忠诚,憔悴的面上露出笑容来,“你是茶茶的陪嫁丫头,伺候她便可,我这病中老妪,不用你,有的是人管。”

    她说的是屋外侯着的夏蓉,在温茶嫁入王府,新给她请的丫鬟,这些日子都是她在照顾着。

    “母亲可不能同我生分了,”温茶坐在榻边,握住秦氏的手,“女儿好不容易回来一趟,这丫头不丫头的,还要分个清楚吗?”

    “乱说,”秦氏嗔了她一眼:“你如今的身份可是晋王妃,哪有同母亲共用丫头的道理?”

    温茶心知她将女诫习了个通透,也没强求,“母亲说的是。”

    秦氏见她低眉顺目的模样,笑意还没扯开又是警醒道:“你是王妃,就该端着王妃的架子,哪能这般软绵绵?成亲前我教予你的东西可是忘了?”

    秦氏怕女儿在王府受欺负,原主成亲前,教了不少关于王妃礼仪和手段,一心想要原主成为真正的贵夫人,奈何原主烂泥扶不上墙,一遇到顾亭云,瞬间就成了软脚虾。

    现在听秦氏提起那些,温茶还有些哭笑不得,“母亲,您又不是外人,在您面前,我又何必端着那些俗礼。”

    秦氏见她眉目清明的样子,咳了一声:“回了王府,且不可如此。”

    温茶没说话,替她拉了拉被角,转头吩咐门口的夏蓉出去准备晚膳。

    秦氏见她面色不对,知道她有话要说,等夏蓉走了,问道:“你可是出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温茶沉吟片刻:“母亲,您可听过我成了‘下堂妃’的传言?”

    秦氏手指一颤,面色顿时冷下来:“传言当真?”

    温茶苦笑一声,将嫁入晋王府后的一系列事情都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一听到晋王不仅没有拜堂,还处处给女儿气受时,秦氏气的浑身颤抖,恨不得从床上跳起来给女儿撑腰。

    再听到顾亭云早就在筹备林桃的聘礼,不日就会迎娶时,秦氏那双眼瞳射出刻骨的冰冷,恨声道:“下贱的东西就是上不得台面,她母亲才抢走了你父亲,现下她又要跟你抢晋王,真是没脸没皮之最!”

    温茶见她难受的慌,伸手拍了拍她的后背,“母亲莫气,女儿此次前来不为别的,就是想同母亲商量计策。”

    “绝不能让她抢走晋王!”秦氏死死抓住温茶的手,眼睛瞪得发红,“她若是不知收敛,我亲自过去撕烂她的脸!看她以后还怎么跟你争!”

    温茶摇摇头,意有所指道:“此事不是没了林桃就能解决的。”

    秦氏手指一僵,不可置信的看向温茶:“你是说?”

    “王爷从未将我当做王妃,心里也从未有过我,即便赶走了一个林桃,后面也会有无数个女人,他能这样待我一次,也能有无数次,与其深陷泥沼,女儿想自己走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,”秦氏想也没想的就拒绝,“你离了王府该怎么过?难道和我一样么?”

    “母亲,”温茶轻轻一笑,安抚性的抱住了她,“这日子您都能过,女儿又有何不可?与其在王府做个随时撤下的摆设,我宁愿同您一般,自由自在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,不可以。”秦氏依旧坚持自己的意见,“这日子瞧着干脆,实则无比清苦,你生来娇弱,这等苦日子,如何受得了?”

    “母亲,再苦的日子我们都一起经过了,还能苦到哪儿去?”

    秦氏一愣,温茶借机将原主没和顾亭云洞房的事说了出来,“王爷从未碰过我,暗中更是写好了休书让我退位,我若真到了被扫地出门的地步,那才是真正活不下去。”

    秦氏没想到女儿还受了这样的委屈,气的双目赤红,咬牙切齿!

    “畜生!”她浑身气焰往眼睛上冒,“这个畜生!他怎么敢?!”

    有何不敢的?

    温茶心里冷笑:“他是王爷,女儿哪敢同他相争。”

    见温茶面如死灰的模样,秦氏心中痛极,“我这就去让那畜生给你赔罪!”

    “母亲,母亲不要冲动……”温茶拉着她的手臂,眼泪簌簌而下:“女儿对他心已死,现在什么也不求,只想陪在您身边……”

    秦氏心知找到顾亭云也是自取其辱,可她又气的浑身发抖,只能心疼的抱着温茶哀声道:“我儿,你受苦了……”

    温茶轻轻一笑:“女儿只怕回来后,让母亲折了颜面……”

    秦氏拍了拍她的后背:“你是我唯一的孩子,母亲又怎会嫌弃你?”

    “那我就一直陪着母亲,给您养老……”

    秦氏听着她还和小时候一样天真的话,难过的落下泪来,抱着温茶嚎啕大哭,“好,我的好孩子,以后便在别庄住下,我们哪儿也不去……”

    温茶握着她细长若枯枝的手指,低声应下来。

    两人在软榻哭了许久,直到温茶拿帕子给秦氏擦干了眼泪,秦氏才回神过来,吵嚷着要给她做些好吃的补身体。

    温茶见她精气神十足的模样,暗叹一声为母则刚,扶着她跟她一起去了厨房。

    没过几日,秦氏的病症便有了好转,平日里喝不下的汤药,眼睛都不眨便下了肚,精神也一天比一天足,不是跟温茶在屋里刺绣,就是去院里收拾地出来种花种菜。

    日子过得很快,等院里的种子都发芽时,已经是夏末了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