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79章 鹿角海棠(二九)
    这日温茶带着阿翠去别庄外的林子里采花,回来时,屋门前停了辆马车,二人进了屋,远远的便听到正厅里说笑的声音。

    夏蓉急忙过来禀报,说是秦将军来了。

    大齐的秦将军只有一个。

    温茶走进去,就看到坐在秦氏身边,一身劲装,肩宽腿长的秦振。

    秦振也看见了她,倾身站起来行礼,秦氏制止道:“行什么礼,在庄里可没什么将军王妃的。”

    温茶笑着坐到秦氏身边,讨好道:“母亲说什么便是什么。”

    秦振复又坐了下去,看着温茶道,沉声道:“今日休沐,姑姑来信说你回来了,我过来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二表哥挂念。”温茶起身给他倒了杯茶,淡淡道:“庄里什么东西都缺,就是不缺果蔬,一会儿吃过饭再回去。”

    秦振点应下来,又道:“你此次回来要在庄里住多久?”

    “是要长住的。”

    秦振面露诧异,“晋王可是同意了?”

    “哪轮得到他同意?”秦氏讥讽道:“王爷日理万机,恐怕早就忘了你这个表妹了。”

    秦振心下一振,眼神也变了:“姑姑何出此言?”

    秦氏见秦振如今也是大将军了,再不是当初的黑瘦少年,正要将实情说出来,撕烂顾亭云的假面,让他同仇敌忾,温茶握紧她的手,阻止了她,微微一笑道:“不过是件小事,无须表哥闹心。”

    秦氏回头看向笑容淡淡的女儿,见她没有说笑的意思,终究是没让她为难,“茶茶说的是。”

    秦振见二人面色不对,暗料是发生了不好的事,奈何温茶不愿同他说,心中竟有些难受。

    “表妹嫁入王府快一年了,你我情同兄妹,有什么不如意的地方,提出来便是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二表哥,”温茶感激一笑:“只是这涉及到我的家事,不敢劳烦二表哥费心。”

    提起家事,秦振面色一黑,抑郁的将桌上的茶一饮而尽,“好。”

    温茶低眉笑着,又给他倒了杯茶,漫不经心道:“前些日子去府上,听书玉说,舅舅在给你选妻?可有定下之人?”

    秦振闻言,面色微变,狭长的眼眸,宛若锋锐的匕首,直直看向温茶,见她面色平静,心中又是一痛,隐忍道:“有,尚书府二小姐。”

    温茶闻言笑了起来,“尚书府二小姐刚及笄,仙姿佚貌,又是上京有名的才女,同二表哥可说是郎才女貌,天作之合。”

    秦振见她不似说假,垂着眼眸掩下心中的焦躁,沉声道:“她的确很好。”

    “可选好了日子?”

    “订在三月后的初八。”

    “以后表哥身边也有了知冷知热之人,着实是一桩美事。”

    秦振没说话,温茶抬起眼睛细细看了一眼这被原主错过的男人,他天庭饱满,鼻梁高挺,一双凤眼凛冽威严,端的一股浩然正气,是难得一见的英武正直之人。

    只可惜,原主没福分。

    眼见气氛有些冷,秦氏白了温茶一眼:“都说的什么话,没瞧着正午了吗?赶紧让丫头们上菜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。”温茶对门口的阿翠招招手,让人赶紧把午膳端上来。

    吃过饭后,秦氏又领着秦振在院子里转了转,乏了之后,将人丢给温茶,便回屋午睡去了。

    转完院子后,秦振没多留,起身便要告辞,温茶把他送到门口,他叫住她,低低的说了句:“你以后有需要帮助的地方,可到府上来找我,我虽只是个将领,多少也能替你说句话。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温茶便笑了起来,“谢谢你。”

    这声谢谢,她说的一字一顿,无比认真。

    这个男人也担当得起。

    她不知道他心里究竟是怎么想的,可她却无比的佩服他。

    当他收到以原主名义写的绝笔信,没有恼羞成怒的报复,而是在功成名就后,以兄长的身份许诺给她避风港时,她忽然有些触动。

    无关情爱,徒有感慨。

    秦振的眼睛闪了闪,见她笑的温软,忍住了揉一揉她脑袋的冲动,轻声说:“我走了。”

    温茶点点头,眼看着他上了马车,又追了两步,隔着看不见的阻碍,对他说了一声“对不起”。

    她的声音很低,也不知他听见了没有,马车已缓缓离开。

    温茶站在原地笑了笑,没听到空气里那声低不可闻的“没关系”。

    她没有解释那封信,也没有澄清他们之间的误会,这些都已经不重要了。

    重要的是,每个人都有了新的旅程。

    错过的缘分,无法挽回,错过的人,也是一样,与其纠缠不清,不如放过彼此,握手言和。

    温茶转过身慢慢往回走,阿翠在身后迎上来,给她披了件外衣,“天色慢慢转凉,小姐可要注意身体才行。”

    回别庄没几天,在温茶勒令下,阿翠再没叫过“王妃”,转头和夏蓉一样叫“小姐”。

    温茶点点头,道:“王府有消息传来么?”

    “没有,”阿翠摇摇头,“那天王爷转头就去了皇宫,也不知王府现在怎么样了。”

    温茶扬着嘴角一笑:“顾亭云去皇宫还能做什么?不就是给自己赐婚么?我这个王妃也该真正下堂了。”

    阿翠想起来时周总管的话,心里有些怪怪的,“奴婢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。”

    温茶才不管事情简不简单,拍拍她的手,道:“去准备纸墨。”

    阿翠眨眨眼:“是要给王爷写信吗?”

    “是啊,”温茶径直往屋里走:“一会儿差个车夫,以最快的速度送到王府。”

    顾亭云给鹿角海棠松了松土,周总管急匆匆的跑进院子,气喘吁吁道:“王爷,林,林三小姐在外求见。”

    顾亭云似没听清,转头看了他一眼,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林三小姐,”周总管提高了声音道:“她正在门口闹。”

    顾亭云眼睛一冷,“让她滚!”

    周总管面露难色道:“林三小姐在门口又哭又叫的喊着要见您,这赶也赶不走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忘记本王的话了吗?”顾亭云盯住周总管,声音冷的如同万年寒冰。

    周总话吓得一个哆嗦,跪倒在地,“奴才也让侍卫去赶了,可这林三小姐不是好惹的主,一靠近就说非礼,还说……”

    “还说什么?!”

    “还说王爷若是不见她,她就在门口寻短见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让她去死!”

    周总管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,“可屋外为了好些人,林三小姐的做派,怕是有碍王爷声誉……”

    “声誉?”顾亭云冷笑一声:“我还有声誉吗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