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85章 鹿角海棠(完)
    顾亭云如坠冰窟,颤声道:“我用一辈子向你赎罪,也不可以吗?”

    “不可以,”温茶:“我不稀罕你赎罪,也不稀罕你的喜欢。”

    顾亭云被打击的头脑发晕,后退一步:“我重新娶你也不行吗?我把欠你的所有东西都补给你也不可以吗?”

    “补什么?”温茶轻笑出声:“补失去的拜堂成亲?洞房花烛?还是补我受过的委屈?”

    “都可以,只要你愿意。”

    “补不了的,你什么也补不了。”温茶摇摇头,“你可以给我一个完整的婚礼,却永远没办法给我当初的心情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曾满心欢喜的嫁给你,想替你生儿育女,操持家务,可我最后等到的是什么,是跟一只公鸡拜堂,是无尽迁怒,是你和林桃百般刁难。”

    “你觉得你收拾了林桃,收拾了林府所有人,这是替我出气,你觉得这是对我的补偿,可这算什么补偿?”温茶扬眸冷笑起来:“这不是补偿,这是你给自己的交代。”

    “不,不是这样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用不着狡辩,”温茶微笑着打断他,“因为这些都不重要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永远没法体会委屈,因为你是高高在上的王爷,你也感觉不到绝望,因为你总以为这一切可以挽回,可我全都体会过,这不是你说一句错了,后悔了,就可以抹掉的事实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不明白等一个人的感觉,你若不曾对我有过真心,就不应该践踏我的真心,你如果没有想要跟我生活,就不该凌辱我对你的感情。”

    顾亭云眼神大恸,他痛苦的看着温茶,“不,我不知道自己会给你完成这样的伤害,如果我知道,我一定不会,对不起……”

    “对不起有什么用?”温茶讥讽一笑:“是能换回我曾经的天真,还是能改变你对我的伤害?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不能,你什么也做不了!”她毫不犹豫的说出他心底最害怕的事:“我不会原谅你,永远不会。”

    顾亭云听得浑身僵硬,他痛苦而绝望的看着温茶,浑身的血液似乎都凝固住了,“不,”他不敢置信的摇摇头,“你不能这么对我……你不能……”

    “带着你的东西走吧,”温茶闭上眼睛,遮去眼底的厌恶,“我对你的感情,早在你侮辱我的时候,彻底消失了。”

    “失去了的东西不该再找,找回去,也不是当初的样子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当初的赤诚,你也没有曾经的意气风发,说到底,就是不合适。”

    “合适的!”顾亭云腾地回过神来,抓住温茶的手,“我会变成你喜欢的样子,我们是合适的!你相信我好不好?我真的喜欢你,求求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抱歉,”温茶甩开他的手,“我也求你,放过我。”

    顾亭云剧烈的摇摇头:“……不要,我不要!”

    “这不是你愿不愿意的事。”温茶掀起眼皮轻声说:“这是,我不要你了。”

    我不要你了。

    不要你了。

    不要。

    “不!”顾亭云彻底疯了,他伸出手死死的抱住温茶,置身在前所未有的痛苦里:“你不能不要我,你不能!”

    温茶任由他抱着,面色平静而冷漠,“你记不记得我嫁给你的第二天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刚起床,你从外面走进来,伸手就打了我一巴掌,你说,这辈子都不会喜欢我,也不会要我,让我老老实实的当一个傀儡王妃,否则,你会让我立刻消失在晋王府。”

    顾亭云的手颤抖起来,她继续说:“那一巴掌,可真疼啊,让我的脸肿了三天,我不敢见人,也不敢说自己的委屈,回门的时候还被笑了很久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永远感受不到那种疼,不是脸上疼,是五脏六腑,像是有刀子在胸腔里搅一般,疼的我死去活来,整夜整夜的睡不着觉,我一闭上眼睛,就是你的脸,你像是恶鬼般一次又一次的唾骂着我,说我低贱,愚蠢,配不上你,说我自作多情,没资格喜欢你,说我只配做一个不被你承认的王妃,还说……”

    “够了……”顾亭云捂住她的嘴,眼睛湿的像要掉出水来:“你不要说了,是我的错,是我对不起你……”

    温茶拉下他的手,“你知道我什么时候真正死心吗?不是因为你说了那么多话,而是因为我发现你背地里在给林桃准备聘礼,那是我第一次感到绝望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说我身份低微,配不上你,我还能觉得是我卑贱惹你不喜,只要我学会做一个合格的王妃,你总会看到我的好,可你让我看到的是,你对林桃的真心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屑给我的东西,你可以毫不犹豫的给她,你厌恶我的脸,也可以在她面前笑的很好看,你喜欢的是她,是那个从小到大把我踩在脚底下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当时整个人都蒙了,回到院子像个傻子似得坐了一晚上,然后回过神来,才发现自己有多可笑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会明白那种感觉,也许你觉得我是羡慕嫉妒甚至是恨,可这些我都没有,我整颗心都空了,我只有一个感觉,那就是恶心。”

    她说这句话时的表情很冷,很麻木。

    “我像是个第三者一样插足了你和林桃,我变成了自己最厌恶的那种人。”

    “也许你会说,我没错,因为我先嫁给了你,我才是你的妻子,可我不会这样想,我只会觉得自己破坏了你,我的母亲曾有过一段失败的感情,那对她来说算得上毁灭性的打击,而我作为她的女儿,非但没有引以为戒,还成为了破坏别人感情的刽子手,你能体会到我的心情吗?”

    就像是吃了苍蝇一样,心中作呕!

    “从那一刻起来,我忽然就放弃了你。”她微笑着说:“我以为放弃你是件很难的事,需要挖心掏肝,剔除腐肉才能做到,可后来我发现,放弃一个不爱我的人,其实很容易。”

    “只要我告诉自己,要成为比过去的自己更好的人,我忽然就释怀了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