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501章 妈妈的花(五)
    温茶看着中年男人的脸,吐血昏死过去之前,在心里骂了中年男人无数遍!

    转眼醒过来,还是在教室里。

    王丹丹在背后叫她说:“外面没下雨了,你身体好些了吗?”

    温茶从桌子上爬起来,回头看了她一眼,操蛋的心情,无人能懂。

    “还好。”

    “哦,”王丹丹点点头,又提起要给她买吃的买各种,温茶闭上眼睛,一句话也不想说,只觉得在这个周目里,自己怎么特别像傻叉。

    下午回家,照样是原主妈妈做好饭后,和温茶一起去学校门口找原主爸爸,他拎着饭盒,跟她们一起回家时,已经没了之前那种激动的心情,不过温茶感觉的出来,他还是有些莫名的喜悦。

    这种喜悦非常的古怪。????但是他表现得很熟稔,粗步确认是原主父亲。

    温茶操蛋的心情一直持续到了第二天,其他人把昨天的事情都忘了,而她还记得,每一个细节,甚至每一个情景,都记得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原主想回家的愿望在这一刻变得很难。

    因为她永远没有明天。

    温茶重复着被杀死了十几次之后,她开始厌倦这种枯燥而可怕的生活。

    不管她出不出教室,到最后,她都会像是具傀儡一样的走到校门口,一次次的被人杀死,她无法拯救自己,也没法逃离命运,一切就像早已经注定了的一样,日复一日,永无止境。

    一开始,她还觉得疼,觉得害怕,可日子久了,她变得非常麻木,甚至还有点疯癫。

    她开始憎恨周围的一切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不记得昨天,只有她全部记得,这快把她逼成疯子了。

    也许原主就是这样被折磨死的,又或者,她比她好一些,原主可能和其他人一样,没有完整的记忆,把每天活的都像新的一天。

    但温茶是清醒的。

    越清醒,越麻木。

    “古茶,你最近的脸色好差啊。”回家的路上,王丹丹担心的不得了,“昨天你明明都还好好的,今天怎么就这么憔悴?是没休息好,还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没事。”温茶低着头,去看槐树下的树影,阴凉的地方,通常看不到影子。

    温茶忽然想起了什么,问王丹丹:“今天似乎没怎么出太阳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”王丹丹也皱起眉,“早上下雨之后,中午下午都很闷,只有放学出了一会儿太阳,我们出来时,又下去了。”

    温茶点点头,背着书包就往回跑,“我还有事,就先走了,明天见!”

    王丹丹被吓了一跳:“你有什么事啊?跑那么快?”

    温茶挥挥手,“很重要的事。”

    她想起了一个非常重要的细节。

    所有重复的日子,都是从太阳升起开始的。

    她每天都是太阳还没升起来就出门了,那时候原主父母都在提醒她带午饭,可她的午饭,只要一带到教室就消失了。

    那是因为太阳升起来了。

    在日出的那刻,一切就又回到了原点。

    为什么是太阳?

    温茶有点搞不明白,或者说,为什么时间会在日出之后重复?

    如果她真的死了,作为一个亡魂,她重复的应该是她生前做过的事,而不是死去之后,还能像平常人一样生活。

    温茶跑到屋门前,敲开门,看到原主妈妈,什么话也没说,拉着她的手就往外走,“妈妈,我们去找爸爸!”

    原主妈妈有些惊讶:“你爸不是给你送午饭去了吗?你没看到?”

    温茶回眸:“所以我们才要去找他呀。”

    原主妈妈愣了一下,扬唇笑了笑,“傻孩子,你先等等,妈妈穿件外套和你一块去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两人乘着昏暗天色走到校门口时,看到了原主爸爸,温茶跑过去叫了他一声,低头看到了他落在昏暗路灯下的影子。

    那一刻,她终于洞悉了什么。

    古铭没发现她的异常,露出习以为常的笑容,跟着她们一起回家,走到屋里,原主妈妈去厨房做饭了,温茶坐在窗边写作业,古铭走到她身边,给她倒了杯茶,静静地给她打开了灯,“你年纪小,可不能看坏了眼睛。”

    温茶抬头,看到他嘴角笑容,心下一动:“爸爸,你今天都去哪儿了啊,明明都已经天黑了,也不知道回家,你知不知道,我和妈妈很担心你。”

    古铭没想到她会说出这样一句话,面色顿时有些微妙起来,沉默片刻,才说:“爸爸想给你送饭,但是怎么也送不到你手里,怕饿坏你,就想在校门口等你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可我下午从校门口出来的时候,怎么没有看见爸爸?”

    古铭面色微怔,片刻回神道:“那一定是人太多了,没看到爸爸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啊,”温茶微微一笑,“我还以为爸爸中途去了其他地方呢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,”古铭神色莫名的揉了一下女儿的脑袋,“知道你离开之后,爸爸就一直在原地等你和你妈,还好,你们真的来接我了。”

    还好,你们真的来接我了。

    “你是我爸爸,不管多远,我都会和妈妈来接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爸爸也一样,”古铭眼角的细纹弯起来,“你和你妈,就是爸爸这辈子最重要的人,不管你们走的多远,爸爸都要带你们回家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吃过饭后,温茶收拾好东西进了屋。

    古铭走到妻子身边,看妻子忙碌的模样,心里一片酸涩,“阿怡,茶茶最近的脸色越来越差了,你发现了没?”

    收拾家务的妈妈抬起头来看了他一眼,有些奇怪,“我见她就很好啊,每天跟个小兔子似得活蹦乱跳,你不会看错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会看错的。”古铭笃定道:“她脸色很苍白,身体一定出了问题,我们晚上带她出去看看医生好吗?”

    “明天去吧,”原主妈妈放下手里的碗,看了一眼漆黑的夜色,“这么晚出去,我怕不安全。”

    “有我在,怕什么?”古铭有些不紧不慢的提醒她:“你不是将红沁玉戴在宝贝身上了吗?没事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。”原主妈妈执意明天去,“等明天太阳出来再去,这深更半夜的,诊所不开门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