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502章 妈妈的花(六)
    “阿怡,”古铭苦笑一声:“我等不到明天,就今天晚上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不好。”原主妈妈白了他一眼,“宝贝根本什么病都没有,你想在夜里出去,到底是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那你又是为什么?”古铭的眼睛红了一瞬:“女儿身体这么衰弱,你为什么不让我带她去医院?”

    原主妈妈瞪住他:“都说了小诊所晚上不开门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们去医院。”古铭走上前抓住她的手,“再拖下去,女儿的身体只会越拖越坏,你真的想害死她吗?”

    “我哪里想害死她?!”原主妈妈一把甩开他的手,正想把他臭骂一顿,忽然脑海里闪过无数画面,脑袋疼的几乎昏厥过去。

    古铭一把抱住她的身体,面露惊骇道:“阿怡!阿怡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原主妈妈浑身颤抖着,晕死过去,古铭害怕的抱着她的身体,不断的叫她的名字,想把她唤醒,可她一点反应也没有。????“茶茶!”古铭赤红着眼睛将人抱到温茶屋门前,温茶急忙打开屋门,看到昏迷的原主妈妈,吓得赶紧让古铭将她放到了床上。

    她站在一旁,看着妈妈苍白的几近透明的面色,心里有点慌:“爸爸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古铭轻声说:“把你妈给你的红沁玉拿出来。”

    温茶赶紧将东西取下来递给他,古铭一言不发,将玉戴在了原主妈妈身上。

    原主妈妈的面色终于缓和了些。

    “这是你母亲的陪嫁之物,”古铭淡淡道:“她从小命格就弱,这物件是个宝贝,具有很强的定神作用,她戴一会儿就能恢复过来。”

    温茶没想到玉坠这么神,一时间有些呆愣:“既然是妈妈需要它,就戴在她身上好了,我还年轻,身体也好,不用戴这些。”

    “不,”古铭按住她的肩膀,无比严肃道:“你必须戴!一会儿你妈醒了,东西就拿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可这个东西太珍贵了,我怕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用怕,”古铭摇摇头,“你戴着比你妈戴着有用。”

    温茶:“……”

    闹腾了半晌,等原主妈妈醒来,已经是半夜了,她看着守在床边的丈夫和女儿,愣了一下,才问自己这是怎么了?

    “你在厨房昏迷了,”古铭解释道:“怎么叫你都不醒,就把你带到屋里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,”原主妈妈有些想不起来在厨房发生的事了,有些歉意的看着温茶,“今天也不知道怎么了,精神有些乏,你不要怕,妈妈现在已经好了。”

    温茶点点头,又摇摇头,“我不怕,就是担心你,你和爸爸快回去休息吧。”

    “嗯,那你也早点休息。”原主妈妈穿上鞋,不好意思再打扰女儿,带着丈夫推门出去了。

    两人走后,温茶忽然觉得屋里有点冷,明明屋里连风都刮不进来,可她却冷的想打哆嗦。

    她用被子包裹住自己,可一点也不起作用,那种冷,不是天气上的冷暖,而是骨子里,灵魂里浸透出来的。

    温茶冷的睡不着,第二天一早起来站在镜子前,连个黑眼圈都没有。

    真是奇怪……

    她吃过饭,跟原主父母道了别就往外跑,生怕他们发现她浑身冰冻的状态。

    出了屋门,她呵出一口气,在盛夏里,比冰雪还凉。

    她忽然有点怕王丹丹会牵她的手,只能快步穿过小巷,一个人往学校跑了。

    古铭站在屋门前,看着温茶消失的背影,正要回

    头跟妻子说些什么,原主妈妈忽然发出一声尖叫:“这是什么?!”

    古铭抬眼看去,看到了她脖子上的玉坠,面色瞬间就变了。

    “它为什么会在我身上?它为什么会在我身上?!”

    原主妈妈抓住玉坠的手不停的颤抖,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古铭低下头,“昨天晚上你晕倒了,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混蛋!”原主妈妈一把推开他,眼睛红的像是要滴出血来:“你为什么要这么做?!”

    她转过身就往外跑,想去追温茶的背影,古铭一把拉住她的手,平静而悲哀的说:“日出了。”

    原主妈妈回过头,正要甩开他的手,却看到,他整个人化作一片虚无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“不!不要!”

    原主妈妈震惊而痛苦的眼神维持了一瞬就变了,她就像变了个人似得,温柔而恬静的看向屋内,叫道:“老公,今天宝贝忘了带午饭,你一会儿给她送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屋里走出来一个温和儒雅的男人,正是古铭的模样,他笑了笑,说:“正好今天古董店谈了一笔生意,送过饭后,我就去店里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可不能耽误宝宝的吃饭时间,否则饶不了你。”

    “好好好。”

    温茶走进教室,习以为常的取出昨夜交上,就看到进门的王丹丹。

    “古茶,你今天怎么没等我们啊。”

    温茶弯起眼睛歉意的笑了笑,“今天起的早,就先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讲义气啊,”王丹丹给她一个眼刀,“明明说好一起走的,你怎么就不讲信用,过分了。”

    “对不起啊,明天一定等你们。”

    “哼!”王丹丹锤了锤她的肩膀,“明天要还不等我们,走着瞧!”

    说罢她收回手,还呲了一下牙,“你身上怎么这么冷?”

    温茶:“早上露重,沾了寒气,还没缓过来。”

    王丹丹也是心大:“我说呢,衣服上就跟冻冰似得,把我手指都冻疼了。”

    温茶摇摇头,“赶紧交作业吧,一会儿课代表得说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。”王丹丹也不再追究那些有的没得,把作业交上去,就老老实实上早自习了。

    温茶暗自松了口气,低着头背单词,生怕有人发现自己呵出来的气体是白色的雾。

    她浑身很冷,血管和皮肉就像被冻硬了似得,只要轻轻一碰,她就会碎成一地残渣。

    温茶从来没有过这么没安全感的时候。

    好像下一刻,就要翘辫子了一样。

    “古茶?”英语老师皱着眉叫了她的名字,“你今天是怎么了,脸色这么白,要不要去趟医务室?”

    温茶站起来拒绝了这个提议,表示自己很好。

    英语老师狐疑的看了她几眼,最后继续上课了。

    温茶重新坐下,又开始发抖,后面的王丹丹都有些看不下去了,用笔戳戳她的后背,小声说:“古茶,你真的没生病吗?我看你都快得羊癫疯了。”

    温茶:“……”你才羊癫疯,你全家都是羊癫疯!

    “没事,”她小声回答:“我就是抖着玩儿。”

    “你可真无聊,”王丹丹翻个白眼,“不过以后装病逃课,用这招应该挺好的。”

    温茶无语凝噎,只能故作三好学生状,好好听讲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