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510章 妈妈的花(十四)
    画好符纸,庄陵给自己泡了壶红茶,在院子里坐着歇凉。

    温茶穿好鞋,看了他几眼,问:“这符,我妈能用吗?”

    “不能,”庄陵说。

    温茶疑惑了:“为什么我可以,她却不行?”

    庄陵说:“她跟你体质不一样。”

    怎么就不一样了呀?温茶暗自腹诽,不都是灵魂吗?

    庄陵:“她身上没有煞气,这符纸对她无益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温茶似懂非懂的点点头,“她现在情况好了很多,到时候你真的能送她回去吗?”

    庄陵面无表情的瞪她一眼:“我说能就能。”

    温茶:“……”明明是大恩人,却升不起感恩之心怎么办?

    “明天你爸会过来,到时候,就可以送你妈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温茶闻言,有些急了:“努力了这么久,可她一点要想起来的迹象都没有,能行吗……”

    庄陵恨铁不成高的看向她,“照你的进度,你妈估计在医院饿死了,都醒不过来。”

    温茶:“……”

    见她恹恹的,庄陵眉头一动:“怕什么?我自有安排。”

    好吧,她现在也只能仰仗大佬了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温茶照例给原主妈妈洗脑,可人该怎么还怎么的,就跟庄陵说的那样,温水煮青蛙,只会麻痹神经,达不到其他效果。

    傍晚,温茶没有在家里呆,她在校门口看到了古铭,他这次没有提饭盒,面色有些激动,看到温茶的瞬间,眼里动容不已,他忐忑的说:“茶茶,爸爸听庄大师说,你,你都想起来了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温茶点点头。

    古铭闻言,心下大恸:“都是爸爸不好,如果不是爸爸牵连了你,你和你妈又怎么会在这儿受罪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怪过你,”温茶摇摇头,“你也不必自责,当务之急,是送妈妈离开这里,庄老师马上就会带她过来,我们先按计划行事,至于其他的,回家再说。”

    “好,好。”古铭也知道事情紧急,跟着温茶开始布置现场。

    庄陵带着原主妈妈快步走到校门口时,校门口围了好几个人,叫嚷着杀人了,有歹徒快报警之类,原主妈妈脚步顿了一下,问庄陵,“里面是不是出事了?”

    庄陵面不改色道:“我们进去看看,应该是出凶杀案了。”

    原主妈妈闻言面色瞬间白了,“什么人,敢在学校门口行凶,真是丧心病狂。”

    “看样子应该是个穷凶极恶之徒。”庄陵继续往前走,还不忘回头提醒原主妈妈:“茶茶放学后还没回家,我们先进去找找她。”

    “好,”原主妈妈勉强一笑,跟着他穿过人群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走到门口,原主妈妈一眼就看到了躺在地上浑身是血的少女,她霎时间就怔在了原地,她死死的盯着那个地方,不可置信的问庄陵:“地上躺着的,是谁?”

    庄陵面无颜色的顺着她的眼睛看过去,看到了温茶布满鲜血的胸口,“我也看不出来,要不我们离近些再看?”

    原主妈妈已经听不见他说什么了,她满眼只有温茶苍白的脸,还有她身后满脸绝望和痛苦的古铭。

    不,这不是真的!

    地上躺的怎么会是她的女儿?!

    她不相信!她不相信!

    她捂住眼睛,转过身就要逃走。

    一道低沉而悲凉的声音叫住了她:“阿怡,你要去哪里?”

    她听的出来,那是古铭的声音,她的脚顿时僵在原地,半步也移动不了。

    “阿怡,”古铭说:“我和茶茶都在等你,你过来,我们回家。”

    “你骗人!”原主妈妈的眼泪霎时间就流了下来,她回过头,怨恨的盯住古铭,“那不是我的女儿,你也不是真的!你给我滚!”

    “阿怡,”古铭轻声说:“我们结婚十七年,你二十三岁那年有的茶茶,我们在一起生活了这么多年,你真的不记得我了吗?”

    “不记得!”原主妈妈眼里只有温茶躺在地上浑身是血的模样,她恨恨道:“你不是茶茶的爸爸,你也不是我的丈夫,我的丈夫他绝对不会伤害我的孩子!”

    “阿怡……”

    “别叫我!”原主妈妈冷声道:“不管你说什么,也都不会相信你,我的孩子还活着,她没有出过任何差错,你休想欺骗我!”

    说罢,她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“妈……”地上的温茶,艰难的睁开眼叫了她一声:“你不要我了吗?”

    那一声就像是惊雷劈落在原主妈妈身上,她不敢置信的回眸,看到女儿虚弱又痛苦的模样,眼睛霎时就红了。

    “妈……”温茶声音小小的叫她:“我疼,我好疼,你过来抱抱我好不好……”

    原主妈妈的腿动了动,她不由自主的想要靠近温茶,可心里另一个地方却不断提醒她,这是假的,她的女儿还好好活着,她没有出事,也不会这么狼狈。

    可躺着的就是她的女儿啊。

    她不会认错的。

    从她出生开始,这十六年,她一天天看着她长大,何尝认不出她?

    怎么回事?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“妈妈,你不想看见我了么?”温茶咧嘴一笑,咳出无数鲜血,“可我,可我好想你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怕我再也看不到你了,怎么办……”

    她朝着原主妈妈伸出手,那只纤细而白皙的手上,一片苍凉血污,“妈妈……你过来抱抱我,抱抱我就不怕了,好不好?”

    不好,原主妈妈在心里说,一点都不好。

    她不要女儿死,绝对不要!

    “你真的想害死她吗?”庄陵在一边冷冷的盯住她,“如果你真的对她好,就不会为了一己私欲,将她囚禁在这儿,这种没有未来的日子你可以过,可你想过她没有?!”

    原主妈妈浑身打了个颤,庄陵继续道:“你说你丈夫害了她,可你也不过是在助纣为虐!”

    不是的!

    原主妈妈不断摇头否认,“我没有,我没有!我只是想让她活着!有什么不对?”

    庄陵毫不犹豫拆穿她的侥幸:“这样活着,还不如死了。”

    原主妈妈所有的表情定格在原地,她什么听不见了,她怔怔的看着温茶灰败下去的眼睛,脑海里闪过一阵尖锐的让她疯狂的痛楚,痛楚里包含着无尽的记忆,她痛苦的大叫起来。

    “妈妈,我胸口破了一个大洞,我会不会死?”

    “妈妈你别哭,我会没事的,我一定会没事……你别怕……”

    “妈妈不怕,宝宝乖,妈妈一定会救你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抱歉,我们已经尽力了,节哀。”

    “都怪你,都是你!如果不是你,女儿怎么会这样?你还我女儿你还我!!!”

    “宝宝,宝宝!你醒醒,醒醒啊!”

    “阿怡,茶茶已经走了,你恨我怪我打我都可以,你不要这样,求求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不会打你,我只想找回我的女儿,我也求你,你把她还给我。”,精彩!( = 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