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514章 妈妈的花(十八)
    庄陵推开病房的门,古铭正陪着江怡吃早饭。

    两人齐齐望过来,双眼登时就亮了。

    古铭放下汤碗,迫不及待的站起来,“庄,庄大师!”

    庄陵走近,把手里的康乃馨插在床边的花瓶里。

    面色淡淡的看向床榻上虚弱又激动的江怡,薄唇轻动:“我把她带来了。”

    江怡的眼睛顿时就湿润起来,她四处张望了一周,问:“她在我面前吗?我看不见她。”

    庄陵把那块墨玉取出来让她看,“她附身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江怡颤抖着指尖,摸了一下那块玉,眼泪从眼眶里划过,小声抽泣着问:“宝贝,是你吗?”

    温茶看着她憔悴的模样,心里发酸,伸手去摸她的指尖,想给她些安全感,然而她的手却从江怡的手间划过。

    人鬼殊途,她根本碰不到江怡,而江怡也看不到她。

    “妈妈……”她低低的叫了一声:“你别哭了……”

    江怡听不到她的话,然而哭的却更厉害了。

    母女连心,她又怎么会感觉不到女儿小心翼翼的安慰,可正因为因为感觉到了,她才觉得难过。

    “宝贝,妈妈不难过,”她抹了一把眼泪,小心得摸了摸玉佩,“只还要妈妈,妈妈会一直在这里等你。”

    温茶闭着眼蹭了蹭她的手背,真想就这么,陪在她身边。

    “这个给你。”庄陵将一个小木盒递给江怡,江怡接过打开,是彼岸花玉坠,庄陵:“这是你们江家的东西,以后一定要收好。”

    江怡点点头,想起幻境里发生的事,哪还能不知,这人是天师。

    “庄天师,幻境里多谢你的帮助,你有什么需要的尽管提出来,只要是我能办到的,我一定会双手奉上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”一旁静默了许久的古铭也说道:“庄大师帮了我们这么大忙,一定要好好谢谢你才是。”

    “不急,”庄陵面不改色道:“待我想好了,一定会劳烦二位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古铭露出一个笑容,“庄大师想好了,大可到锦怡古董店找我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庄陵从江怡手中把墨玉拿了回来,“今天过来,是为了报平安,以后的四十多日,令千金都需要跟在我身边养神,你二人,可有意见?”

    一听说是为温茶好,两人简直求之不得,哪还敢有什么意见。

    “相信庄大师,”古铭开口:“这些日子就劳烦庄大师照看查查了。”

    说罢,古铭取出一张银行卡递过来,“这个庄大师先收着,茶茶若有个需要,请庄大师都帮帮她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”江怡也恳切道:“庄大师帮了我们这么大的忙,现下还要照顾茶茶,我们无以为报,这个您就先收下,以后还有什么别的用得着的地方,尽管提。”

    温茶望着银行卡,以为庄陵怎么着也应该意思着收下,那样以后就好还人情了。

    结果人连犹豫都没犹豫,果断拒绝了,“我不缺钱。”

    说完他把玉佩重新挂脖子上,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被撂在病房里的原主爸妈有些发愣,世上竟还有这么视金钱如粪土的人?

    出了医院,庄陵就带着温茶去监狱看那个中年男人。

    他以故意杀人罪量刑判了重罪,按理说,庄陵跟他无亲无故,没有探监的理由,奈何庄陵认识的人很多,监狱长见了庄陵,二话不说就带人进去了。

    昏暗浑浊的空间里,那中年男人和一堆穷凶极恶的歹毒关在一起,白日除了劳作,晚上极有可能在牢房中打架斗殴。

    这群人都是身判重罪,只要没闹出人命,是没人管的。

    彼时正直中午,那中年男人鼻青脸肿的蹲在地上吃饭,谁看不顺眼都可以上去踢一脚打一拳,他双目赤红,放下饭就跟人扭打在一起,等打的没力气了,才继续蹲下来狼吞虎咽。

    那浑身戾气的模样,看得人心里发麻。

    “他被判了无期徒刑。”

    庄陵说:“他现在已经四十多岁了,等出来,六七十岁,身边无儿无女,无朋无亲,后半生穷困潦倒,会死的很凄凉。”

    温茶缩着脑袋,没再去看那个中年男人,小声问:“他跟我爸究竟有什么仇?”

    庄陵漠然的盯了一眼中年男人,面无表情道:“他和你父亲是从一个孤儿院出来的,你父亲自学成才考了大学,他却没有得到更好的教育,他心有不甘,假意跟你父亲一起筹钱做生意,意在骗取你父亲的钱财。”

    “生意做的并不好,他心有不平,觉得是你父亲从中捣鬼,最后卷钱而逃。”

    “卷钱而逃后,他重新开了店,奈何生意依旧不好,此时,你父亲背着一大笔债务,认识了你母亲,在你母亲的帮助下做起了古董,生意做的有声有色,很快就还完了债,这人听闻消息回来,发现你父亲不仅事业有成,还有佳人相伴,心生绮念,又想同你父亲合作。”

    “这一回,你父亲拒绝了他,并且扬言要跟他断绝兄弟情义,他痛恨之下,绑架了你的母亲,威胁你父亲把所有的钱财都给他,当时你母亲已经怀了你,你父亲无奈之下,把古董店卖了,换回了你母亲。”

    温茶:“……”听着咋这么狗血?

    “之后呢?”

    “之后这人怕你母亲家族报复,带着钱去了外地,直到不久前才回来,发现你们一家子都过得很好,又想故技重施,不过时间太久,你父亲已经不记得他的样子了,拒绝了他的要求,他心中恨极了比他过得好的你们,心生歹意,拿刀进学校想杀了你。”

    这就是见不得别人好。

    “之后的事,你都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温茶满脸阴郁的盯住那坐在地上,用指尖掏牙缝的中年男人,无法想象古铭跟这人有什么相似之处。

    庄陵面色平静道:“他同你父亲是一个孤儿院出来的,在某一程度上,他觉得你父亲应该跟他过一样的生活。”

    古铭打破了他心中的平衡,他对古铭的不满,比世上任何一个人都要深。

    古铭见证了他的失败和卑微,他怎能不恨?

    “自己不努力,过不了想要的生活,到头来还要怨恨比他努力的人,想毁了别人,有意思吗?”

    庄陵闻言嘴角微勾,点了点她的鼻尖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温茶最后看了一眼那中年男人,他就坐在角落里,浑身阴暗,像是地沟里爬出来的老鼠一般,让人心生不喜。

    这世上,没有谁能救谁,除了自己,永远不要把希望全部寄予在另一个人身上。,精彩!( = 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