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522章 妈妈的花(二六)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温茶还没睁眼,就被人从床上拎起来,丢进了卫生间,“洗漱完,下来吃饭。”

    温茶睡眼惺忪的看了庄陵一眼,见他一副冷面神的样子,瞌睡虫瞬间跑没影了,拿着洗漱用具赶紧动作。

    吃过饭,庄陵带着她就往原主父母哪儿走,到了目的地,原主父母把温茶围了个团团转。

    眼见温茶健健康康完好无损,原主妈妈又哭又笑,抱着她不松手,原主爸爸也激动的直抹眼泪。

    温茶小声的安慰着他们,一家人抱成一团大哭了一场,才稍微安静下来。

    “庄大师,”古铭走到庄陵身边,感激万分道:“这次真是麻烦你了,以后你有什么事,我古某就是豁出性命,也替你办成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那么严重,”庄陵面色淡淡道:“我的要求很简单,我只要你一个无条件的承诺。”

    承诺,还是无条件的……

    古铭有点傻眼了: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放心,我不会让你谋财害命,也不会让你做任何违法的事,更不会伤你性命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个份儿上,估计也不是什么难事,古铭一拍胸脯,当即答应下来,“好,只要是庄大师需要,我就给了这个承诺。”

    庄陵点点头,但笑不语,狭长的凤眸落在了不远处的温茶身上。

    感觉到了他的视线,温茶扭过头来笑了笑,说:“爸爸,庄老师一直都很照顾我,你一定要好好款待他才行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,”古铭揉揉女儿的脑袋,“我和你妈早就在酒楼定了包厢,一会儿就去。”

    “嗯,”温茶对庄陵挤了挤眼睛,又道:“还有,庄老师最近想在这儿待几天,一会儿回家把客房收拾出来吧。”

    “昨晚就收拾好了,”江怡红着眼笑道:“吃过饭,把庄大师的行李带过去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,”温茶抱住江怡的手臂,也不去管庄陵,笑眯眯的逗江怡开心。

    晚上,庄陵就住到了原主家里。

    温茶在客厅里跟原主父母商量着继续上学的事。

    “幸好之前我没报人口死亡。”江怡庆幸道:“学校里,我也只跟你们老师说,你还在家里养伤,等身体养好了再回去上学。”

    “嗯,”温茶说:“那我升高二,分班里面有我吗?”

    “有的,”古铭道:“自从庄大师说你能回来,爸爸就去学校给你留了位置,还是你原来的班主任。”

    温茶松了口气,“那明天我就回学校上课吧。”

    江怡有些不放心,“要不再休息几天?”

    “不了,”温茶摇摇头,“高中学业重,本来就落后了,以后上不去,我可怎么办呀?”

    “爸妈养你。”江怡毫不犹豫道:“我们就你一个孩子,以后什么东西都是你的。”

    温茶有些哭笑不得:“妈,我要真成了个草包,你就该难受了。”

    “草包也不怕,”江怡抱着她亲了亲,“你是妈妈的心肝宝贝,妈妈只会护着你,谁也不能把你欺负了去。”

    古铭在一旁看的眼红,“胡说什么呢?女儿这么大,有自己的主见了,听女儿的。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江怡狠狠地瞪了他一眼,“这哪有你发表意见的份儿?之前的旧账还没跟你算清楚呢!”

    古铭自然知道她指的是什么,苦笑一声:“我的姑奶奶,我这辈子当牛做马,给你们母女俩赎罪还不行吗?”

    江怡冷哼一声没说话,温茶对着古铭眨眨眼,“爸爸,我现在好好的,还提那些做什么,以后我们一家子,认认真真过日子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“欸。”古铭感动的应道:“都听女儿的。”

    江怡皱着眉又瞪了古铭一眼,最后动了动嘴,终究还是没说话。

    翌日,温茶就进了学校,重新开始了自己的高中生活。

    她果真和庄思思还有李婷在一个学校,巧的是三人还在一个班。

    李婷跟庄思思玩的要好,温茶正好坐在她们前桌,可谓是命中注定。

    下课后,温茶还没来得及跟周围人打招呼,班里半数人都围在了她身边。

    “你就是上学期那个被歹徒刺伤的同学?”

    “听说你住了很久的院,你现在还好吗?”

    “大家都很担心你呢!你现在能回来上学真是太好了!”

    “你之前落下那么多课业,我这里有笔记,可以借给你哦!”

    “还有我的,我上学期和这学期的参考书,都可以借给你用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整整一天,温茶在同学们的深切关爱下度过了,等江怡来接她时,她装了半书包零食,还抱了七八个笔记本,四五本参考书,收获颇丰。

    江怡开车把她带回家,她才想起来问一问庄陵。

    “庄大师,他一早吃过饭就出去了,也不知道去哪了,到现在都没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啊,”温茶把书包放下,取出手机给庄陵打了个电话,电话响了三声就接了。

    庄陵那边有点嘈杂,温茶斟酌了一下,问:“庄老师,妈妈做好饭了,你什么时候回来?”

    庄陵静默了一会儿,才说:“我很快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嗯,”温茶笑了一声:“那我们在家等你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挂掉电话,温茶跑到厨房让江怡给庄陵榨果汁。

    庄陵放下手机,取下椅背上的外套准备离席。

    桌上的三个男人纷纷瞪着他,最喜欢搞事的二师兄撇撇嘴:“今天我们四兄弟,好不容易聚一次,小师弟这么无情的把我们丢下,是不是不太好?”

    “就是,”大师兄若有其事的点点头,“小师弟,电话那头是谁啊?”

    庄陵面色冷淡的扫过三位师兄的脸,薄唇轻启:“没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呦,还知道保密了,”三师兄啧啧几声,揶揄道:“小师弟,别人不知道,我还不知道吗?你脖子上藏着的小美人今儿突然不见了,是不是她在屋里给你打电话?”

    庄陵静默了片刻,三人对视一眼,笑了起来,二师兄上下打量了庄陵一眼:“没看出来啊,以前天煞孤星的小师弟,居然有情况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之前不是跟你们提起过吗?”三师兄看了两人一眼,“庄陵的命格已破,今天给他打电话,**成是那小姑娘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啊,”大师兄敲了敲桌子,转头看向庄陵,“小师弟什么时候有机会,把弟妹带出来同我们见个面,师兄也好把见面礼送上不是?”

    “那姑娘长得不错,”三师兄在一旁添油加醋:“听师傅说,那姑娘是百世大善人的命格,配师弟绰绰有余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啊,”二师兄惊叹起来,“那就更应该见见了!”

    “至少礼物要挑个定好的,你说是不是,小师弟?”

    “以后再说。”庄陵穿上外套径自往外走。

    徒留三位师兄望着他的背影,长吁短叹。

    怎么就这么没人情味儿呢?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