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525章 妈妈的花(完)
    走进教室,又对上李婷的白眼,温茶心里一片郁卒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怎么回事,李婷忽然就对她有了敌意,她做什么,李婷就做什么,就像是有积了十八代的隔世仇一样,打着学习的旗号,对她进行全方面的较量,不把她踩在脚底下,简直誓不罢休。

    温茶心里懒得跟她计较,惹急了,也只会在成绩上碾压她。

    两人斗得如火如荼,班里除了庄思思,其他人一点也没看出来。

    但是每天一进教室就看到这么个眼神,温茶脾气再好也有点烦。

    又不是真的跟她有仇,这么仇视干嘛呀?

    这天温茶跺着脚跑庄陵办公室吃饭,李婷咬牙切齿的跟在她身后,幽幽的叫住她,“学校是不接受师生恋的,你最好跟庄老师分开,这样对你对他都好。”

    温茶莫名其妙的回头,“你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别装了,”李婷嫌恶的瞪她一眼:“你每天跟庄老师出双入对的事,还需要说出来丢人吗?”

    丢人?丢什么人?

    温茶眼睛一冷:“庄老师住我家,你有本事就去告吧,如果你能把我们告倒,我谢谢你,再见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懒得再理李婷,推开门进去吃饭了,徒留李婷站在门口咬牙切齿。

    吃饭时间,温茶把事情跟庄陵提了一句,下午,李婷就被班主任叫出去喝茶了,回来时面色又红又白,非常古怪,不过从那以后,李婷的敌意,终于收敛了些。

    高考结束后,温茶在原主爸妈,还有庄陵的建议下,报考了帝都的大学。

    彼时庄陵辞去了生物老师的工作,辗转弄到了大学老师的岗位,开学第一节课,温茶走进教室看到庄陵时,脸色那叫一个古怪。

    庄陵在大学附近租了一套房,把温茶从寝室里挖了出去,两人暗自过起了“同居”生活。

    李婷一直都没有死心,和温茶考取了同一所大学,不过专业不一样,她以为凭借自己的努力,总有一天庄陵会看到她,奈何,不管她怎么接近,庄陵都不曾对她回过头。

    一次元旦联欢晚会,温茶在舞台上唱了一首欢乐的歌曲,庄陵坐在台下静静地望着她,面色一如既往地冷淡,不过眼底却夹杂着难以言喻的柔和。

    这样的温柔,哪个女人不想要?

    李婷心中大恸,忍不住走到他身边,跟他细诉衷肠,让他感觉自己的真心,话还没说完,温茶的节目已经结束,庄陵站起身来,抱了束精致漂亮的满天星朝后台走去。

    李婷不顾矜持,大声的叫住他,将多年的苦闷和情愫全部吐露出来。

    在周围人一片震惊下,庄陵终于回头,他淡淡的看了李婷一眼,说了两句话。

    一句是:“同学,我并不认识你。”

    另一句是:“你喜欢我,我就应该回应你吗?如果是的话,那很抱歉,我对你提不起任何兴趣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句话,他头也不回的离开,李婷站在原地泪如雨下,脚步踉跄的追过去时,庄陵已经把花塞进了温茶手里。

    温茶仰着脸,笑眯眯的跟他说自己在台上多紧张,多害怕。

    庄陵静默的听着她说,等她说完后,捏着她的下巴,不容置疑的亲吻了她。

    她看到温茶睁大的眼睛,那里面有无数震惊和诧异。

    李婷才终于意识到,她以为的真相根本就不是她想的那样。

    如果温茶真的从她手里抢走了庄陵,庄陵会这么亦步亦趋的守在她身边生怕别人抢走她吗?

    不,只有庄陵早就喜欢温茶,才会为她折了不羁和自由,牢牢的守在她身边,耐心的等着她情窦初开。

    奈何,温茶明白的太晚,他到现在才表明心迹。

    跟庄陵比起来,她算得了什么?

    李婷擦干了眼泪,最后恶狠狠的瞪了温茶一眼,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庄陵不喜欢她,甚至连她的名字都不记得,她不知道自己究竟在坚持什么?

    她没有庄陵的决然,也没有温茶的幸运,还不如保留最后的尊严。

    眼见李婷跑远了,庄陵指尖微微用力,温茶张开了嘴角,他贪婪的占据了她的呼吸,将她渲染上了自己的气息。

    温茶怀里的满天星散了一地,她站不住脚的揪住了庄陵的衣襟,嘴里不断发出“唔唔”声,伸手捶打着庄陵的心口,放、放开……

    庄陵修长的手指禁锢住她的腰,在昏暗的光线里,舔舐了她所有的空气,才大发慈悲的松开她,让她像条失水的鱼一样窝在自己怀里。

    “还有一个月,你就二十岁了。”他沙哑着嗓音在她身边耳鬓厮磨,“你记不记得,你还欠我一个报酬?”

    温茶胸口起伏不停,气喘吁吁的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他侧目,在她颈间咬了一口,似要把这些年的隐忍和贪念镌进她的骨血里。

    “现在,到我拿报酬的时候了。”

    他低喃着,褪去平日所有的清冷,炙热的将她抵在微凉的墙壁上,轻叹道:“二十岁,应该嫁人了。”

    温茶被这句话激的浑身一颤,庄陵狭长的眼睛划过一抹晦暗的笑意,“怕什么?”

    温茶摇着头,一脸慌乱。

    庄陵一把握住她的腰,“我对你这么好,又一直陪在你身边,可不是为了让你怕的。”

    温茶撇过头,终于有了说话的力气:“……你这样很坏……”

    “坏什么?”庄陵抵住她的额头,亲亲她的嘴角,“有所为,必有所求,我现在摘取自己的劳动成果,何错之有?”

    温茶躲开他的亲吻,愤然道:“……你之前没说要这个?”

    “我一直要的都是这个,”庄陵敛去嘴角的笑意,冷然而深邃的盯住温茶,“你知道的,你一直都是知道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,”温茶缩着脑袋拒绝跟他对视,“你就是个混蛋……你休想让我妥协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你为什么不拒绝我当你的老师,为什么跟我住在一起?为什么叫我庄哥哥?”庄陵点点温茶的胸口,“你才是个小骗子,你收了我的好处,骗了我的感情,还不认账,你说,我怎么能放过你?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,”温茶咬着嘴瞪他,狠狠心说:“我现在不要了行不行?”

    “不行。”庄陵低头亲亲她,胸腔里发出沉沉的震动,“哪有说不要就不要的。”

    温茶被逼的说不出话来,左顾而言他,“要是知道你要这个,我,我就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就什么?”庄陵冷声问。

    “我就……”温茶撇过眼睛不吭声。

    “宝贝……”庄陵扳过她的脑袋,垂眸亲她的嘴巴,灼灼道:“你就是我的命中人,除了你。这辈子不会再有别人了,我们结婚吧。”

    温茶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的户口本放在家里的保险柜里,你生日那天,我们就去领证。”

    温茶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爸妈都答应了,你还不答应吗?”

    温茶:“!!!”

    “还是说你嫌弃我比你大?”想起当年那句“老牛吃嫩草”,庄陵心里又是一酸。

    这几年温茶出落得越来越好,身边年龄相当的人也越来越多,他简直防不胜防。

    “我没有,”温茶掀起眼睛盯了他一眼,“庄老师,我现在还在读书,我们能不能先不提这个?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不?”庄陵的目光晦暗的像是要吃人,“你二十岁就该嫁给我,我现在都三十了,你上完大学再考个研究生,再读个博什么的,我怎么办?”

    温茶:“……”完全没想那么多……

    “你跟我结婚后,你可以继续读书,读到什么地步,都不耽误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有可是,”庄陵点住她的嘴,“我已经忍到极限了,你不要逼我无证犯罪。”

    温茶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行不行?”庄陵一改之前的黏糊,又高冷起来:“你要不答应,最坏的结果也不过是贴张符在你身上,让你跟我拜堂。”

    温茶:“……”她还有选择的权利吗?这个混蛋!

    她捏起拳头去砸庄陵的胸口,庄陵握住她的手在嘴边亲了亲,把她抱进了怀里。

    温茶顽强不屈的用脑袋撞了撞他的胸膛,庄陵低声笑了笑,“还生气呢?”

    温茶张嘴咬了他一口,这不是一点生气。

    庄陵弯腰将她打横抱起来,“就罚我今天抱你回家,开心了没?”

    “没有,更生气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想怎么罚我?”庄陵笑着问。

    温茶心说肯定是要罚你的,可怎么罚,她还没想清楚。

    “那就慢慢的想,细细的想,等你想好,我还在这儿。”

    温茶闻言,仰着脑袋怔怔的看了他一眼,他还和当初一样英俊,只是身上的张扬和戾气化作了内敛的沉稳,眉眼间一派深邃冰冷。

    男神,不过就是这样吧。

    所以,嫁人,也不是那么难以接受的事。

    更何况这个人,陪她从花样年华,走到韶华岁月,岁岁年年,暮暮朝朝,未曾相离。

    “看什么?这么认真?”庄陵低头问。

    温茶轻哼一声,伸手环上了他的脖颈,“看你老了没有。”

    庄陵眼睛一暗,问:“那你看出来了吗?”

    “你还是很好看。”温茶想了想,抬起下巴,亲了亲他的嘴角,“嫁给你,也不是不行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