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528章 现实世界(五九)
    “暴不暴露我不知道,”温茶摇摇头,“我跟他合作是互相帮忙的事,他给我投资,我给他赚钱,这并不矛盾。”

    苏安直呼她太天真,“如果人人都跟你想的一样,这世上的金主,估计都得强取豪夺了。”

    温茶忍不住笑出来:“我不做没有依据的预测,如果他哪天真的有了别的想法,我至多也只是失去一个合作对象,其他的,以后再说。”

    “行吧,”苏安咂咂嘴,“我现在也拿不出证据,你跟陈霜合作的事,你把握好尺度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,周五的《最佳拍档》会遇上陈珊珊,我不在身边时,你多注意点。”

    温茶点点头。

    苏安又道:“你如果想把书改成剧本,而且陈霜也答应了的情况下,我会尽快帮你组织班底,不说十全十美,总体上还是能完成。”

    “好,”温茶露出一个笑容来,“到时候,跟你说。”

    苏安拍拍她的肩膀,提着公文包走了。

    温茶坐在沙发上,又把那本书翻了翻,取出手机给纪初晨发了条短信。

    “你好,我是温茶,你还记得吗?”

    那头回复的速度很快,“老同桌,你收到书了吗?”

    温茶笑了笑:“嗯,你写的很好,我很喜欢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,”纪初晨在电话那头也笑了起来,“你还想演女主角吗?”

    温茶:“想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……”

    温茶:“我想把这本书改成剧本,这是你的书,我想请你当编剧。”

    纪初晨惊了一下,“你说的是真的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,”温茶嘴角扬起来,“周末你如果有时间的话,我想同你见个面。”

    纪初晨回过神来,面上露出一丝惊喜,“我有时间,我们就在学校附近的老地方见吧。”

    老地方……

    应该是月姐的小楼。

    温茶应下来:“好,正好我也很喜欢那儿的菜。”

    见温茶还记得老地方,纪初晨提着的心总算落了地,“那就约在周日下午好吗?”

    “好呀。”

    结束跟纪初晨的交流,温茶点开她的微博关注了她。

    周五当天,《最佳拍档》的行程是去深山老林寻宝。

    温茶收拾好东西跟苏安抵达目的地时,张译文已经等在那儿了。

    两人笑着打了个招呼,张译文温和的说:“听说你马上就要和梅玥老师合作了,恭喜你。”

    温茶点点头,问起《大齐荣耀》的拍摄。

    “进度还不错,”张译文中规中矩道:“周导解决了资金问题后,新换上的女主角演技也不错,可惜的是,没跟你继续合作。”

    温茶有点心虚,“以后会有机会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这样想,”张译文轻声笑了笑,“我现在演皇帝演的正起兴,以后你该多给我提提意见。”

    温茶眨眨眼:“只要你不嫌弃我话多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会?”张译文

    惊讶的看她一眼:“我已经把你当成了好朋友,难道你不是?”

    温茶愣了愣,而后眼睛弯起来,“我也把你当成我的朋友。”

    “那还有什么好说,”张译文道:“朋友之间的交流,可没有这么见外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的对。”

    没聊一会儿,易千荀,顾真几人都来了,两人收起笑容,静静等着。

    走到最后的是陈珊珊,她脸上架了副墨镜,遮住了神情,不过她头发有些凌乱,衣着也没以往那般上心了,结合网上的舆论,她看起来有些憔悴。

    《最佳拍档》签约,一签就是一季,陈珊珊有什么绯闻,只要不涉及根本,《最佳拍档》是不会在这个当口卸磨杀驴。

    “珊姐,”周如意丢下助理关切的走了过去,忧心忡忡挽住了陈珊珊的胳膊:“你今天好些了么?你知不知道,我最近好担心你,可实在是太忙了,没来得及过去看你,你不会生我的气吧?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其余几人面色微妙起来,陈珊珊的事,现在路人皆知,周如意一上去就扯这些有的没的的,可不就是揭人短板吗?

    所谓锦上添花易,雪中送炭难,不过如此。

    陈珊珊也不是吃素的,一把推开她的手,声音冷冷道:“我怎么样,还轮不到你来说话。”

    她也不跟周如意装什么姐妹情深了,找了个位置,一言不发的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周如意被撂在一边儿,无辜又莫名的看向陈珊珊,似乎不知道自己究竟做错了什么。

    不过这做戏还是要做全场的,她亦步亦趋的跟了过去,决定把塑料姐妹花的友谊发挥到极致。

    陈珊珊懒得搭理她,隔着墨镜,把目光放在温茶身上。

    她落到这个地步,还不是拜温茶所赐。

    周如意这个忘恩负义的白眼狼,她可以先放到一边儿,可温茶这个狐假虎威的黑心芝麻,她却是要先收拾。

    温茶面不改色的迎上她的注视,两人对视一眼,谁也没说话。

    只听见一旁的周如意同白书画抱怨:“珊姐一定是在怪我,没在网上帮她说话,可那时候我在影视城拍戏,起早摸黑的,连拿到手机的时间都很少啊。”

    白书画抽着嘴没回应,眼底流泻出浓重的鄙夷。

    影视城又不是消息堵塞的国外,周如意人精一个,会不知道陈珊珊的事?

    她分明就是知道,却不想蹚这趟浑水,说到底,不过是觉得陈珊珊没利用价值了,想洗干净自己而已,现在来装大尾巴狼,会不会太晚了些?

    见白书画没吭声,周如意红了眼睛:“白姐,你也觉得我做错了吗?”

    “抱歉,”白书画淡淡道:“现在是录制节目期间,我们还是尽快进入状态吧。”

    言外之意,可不就是,不想搭理她吗?

    周如意气的撇过头,转头又去和朱澜搭话。

    朱澜虽然也对她敬谢不敏,不过比照陈珊珊和白书画,她还是需要一个能说得上话的人,也便和她多搭了几句嘴。

    陈珊珊看的心中冷笑不已,这个圈子就是这样,今天也许光鲜亮丽,明天就可能万人唾骂,笑到最后的,往往是这些蝇营狗苟之流。

    温茶和张译文对视了一眼,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嫌弃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