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529章 现实世界(六十)
    张译文走到她身边,轻声说:“昨天晚上下过雨,山路很难走,一会儿你要是走不动就拉着我。”

    温茶点点头,两人又检查了一下登山包,便一前一后的走进了林子里。

    这次不仅要爬山,还要归纳沿途发现的宝贝,不管是中草药还是植物,都要做记录,发现宝贝越多,且最先爬到山顶的一队为获胜方。

    温茶和张译文走后,陈珊珊取下鼻梁上的墨镜,露出深重的黑眼圈来。

    影帝周寒担忧的看了她一眼,伸手替她把背包接了过来,“我们走吧。”

    陈珊珊一言不发,面色阴郁的跟在他身后,两人也很快没了影子。

    “什么东西啊,”朱澜暗自嘀咕一声,“周寒好心好意的帮她,连声谢谢都没有……”

    耳尖的白书画闻言瞥向她,皮笑肉不笑的哼了一声,陈珊珊是不是东西先别论,这位影后可不是什么好货色。

    她跟周导多年交情,可《大齐荣耀》资金链一断,她还不是收拾好铺盖,抛弃了剧组?

    别说谁不是,两人没一个好东西。

    下过雨的山路并不好走,温茶一路上拉着路边的树枝,才勉强稳住了身体。

    张译文在前边等她,一边用本子记录沿途遇到的植物。

    “这是何首乌,”张译文指着成片的心形叶子,说:“这里雨水充沛,排水性良好,正是何首乌生长的好地方。”

    温茶点点头,张译文又指着不远处的一棵树,说:“那是古杜鹃树,现在不是开花的季节,不过春天的时候,会很好看。”

    他懂得东西很多,而且指一个一个准,温茶简直想把他当成百科全书。

    “你也别羡慕我,”张译文摇摇头,“如果不是喜欢演戏,我将来可是一定会成为植物学家的人。”

    温茶“噗嗤”笑出来,“听说深山有蘑菇灵芝什么的,张植物学家可以带我去找找吗?”

    “这有何难?”张译文眨眨眼,“你小心跟着我,我带你去。”

    下过雨的枯木很湿润,生长着地衣,木耳,獐牙菜等多种植物,张译文把这些一一介绍给温茶,“还有松柏树脚会有松树菌,松菇等。”

    温茶摄影机跟着张译文一路走,温茶一步不停的跟着他,两人说说笑笑,走了不少路,等停下来休息时,张译文扭头发现石路边长了许多野蔷薇跟野百合。

    他朝温茶笑了笑,转身走进花棘边,伸手摘了几支花。

    回来的时候,手里橘红粉白一片,很是好看。

    他把用草叶扎好的花束递给温茶,“拿着,留个纪念。”

    温茶顿了一下,笑眯眯的把沾了露珠的花抱进怀里,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纯天然的花很绚烂,温茶有点爱不释手。

    张译文笑眯眯的看了她几眼,特意让摄影师给了她几个特写,“这种惊喜的表情,一定要保留下来。”

    温茶有些哭笑不得,两人又说了一阵,才不紧不慢的继续往前走,彼时清晨的露水已被升起的阳光蒸发,光芒如同织女手中的金丝线,浸透山林的缝隙,浅

    浅的落在林间,伴着沿途深深浅浅的野花,美的宛若仙境。

    温茶深吸了一口饱含草木香的空气,跟张译文又找到了好几处枯木,终于在枯木脚下,发现了一朵新鲜的灵芝。

    “好运气呀!”温茶在一边啧啧感叹,有个百科全书式的搭档,真是棒极了。

    张译文对她笑了笑,伸手从边上的棕榈树上取了一片叶子,将叶片交叠在一起,编了一个小小的小花篮,他摘下灵芝,放入,递给温茶,“一会儿我们再去摘些蕨菜和松菇,回去以后就能喝鲜汤了。”

    温茶接过篮子,给他竖了个大拇指,有这种队友,简直太幸运了。

    两人在路上摘摘停停,等到山顶已经是下午了。

    彼时山顶上已经站了四个人,分别是顾真和白书画,还有周如意和易千荀。

    四人见他们拎着篮子和鲜花上来,都有些发愣。

    周如意指着篮子里的东西,呆呆的问:“这是你们在路上发现的?”

    “是啊,”温茶似笑非笑的看她一眼,“怎么你没发现吗?”

    周如意面色一滞,眼圈红了,可怜道:“我们上来的时候,路很滑,我差点就摔沟里了,要不是千荀拉着我,我估计都要受伤了,没你们的好运气。”

    运气?

    温茶和张译文眉头跳了跳,他们辛辛苦苦找了这么久,被周如意一句运气就否决了,太过分了!

    “我们可没什么运气,”张译文跺跺脚底已经干了的泥巴,“我和温茶两个人把山上的路差不多都转遍了,才发现这些东西,哪有什么运气可言?”

    张译文话里的敌意,让周如意面色变了变,她咬着牙,勉强笑道:“原来是这样啊,那你们也太拼了。”

    “拼?”张译文苦笑一声:“我们参加节目,最重要的是对得起自己职业,竭尽全力是我们最基本的职业素养,周小姐难道不是这样想的?”

    扯到职业素养上,周如意哪敢再跟张译文硬碰硬,她暗自咽下愤怒,陪笑道:“你说的很对,就像我一样,就算冒着跌下山的危险,也要爬上来,我们是一样的。”

    一样的?

    不仅是温茶,就连身为搭档的易千荀都为这句话脸红。

    他跟周如意两个人一路上就没怎么寻宝,一是周如意在路上叫个不停,一会儿怕摔倒,一会儿怕虫子的,吵吵嚷嚷,一点素质也没有,特别烦;二是易千荀自己也认不清山上的植物,怕自己认错了,到时播出来,平白出丑,与其出丑,倒不如做个体贴的小哥哥,扶着周如意上山,到时候,也能博个暖男的称号。

    至于周如意,她爱怎么作,就怎么作,反正又伤不到他切实利益。

    张译文懒得和周如意扯太多,孰是孰非,观众都有眼睛,犯不着马上争这口气。

    没过多久,钟琅带着朱澜上来了,两人收获也颇多,虽没有张译文那朵灵芝亮眼,不过有钟琅这个博学的老干部在,两人还是非常顺利的。

    最后上来的周寒和陈珊珊也很强劲。

    周寒虽说是演员,可他非科班出身,上的是林业大学,在家也喜欢养花草,可以说是这方面的专家了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