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538章 仙路迢迢(三)
    慕茶幼时生在一处高门府邸,父亲位高权重,贵为一国将军,母亲身份低微,是他从塞外抢回来的异族美人,于府中为婢为妾,受尽凌辱。

    将军若是高兴了,会温柔小意的宠幸她,若是不高兴,转手将她送与其他友人玩乐,也是常有的事,慕茶便是那异族女子被送人后怀上的。

    她名义上是将军的女儿,其实是个父不详的贱种。

    府中,没有谁是不恨她,包括她那个拼死也要将她生下来的母亲。

    她以为慕茶会是个男婴,生下来后,会母凭子贵,脱离苦海,不料,慕茶是个女儿,打碎了她所有的念想。

    她恨慕茶,恨将军,恨自己悲惨的命运,可她却连自杀的勇气也没有。

    慕茶只在她怀里呆了几天,便被将军找了个机会丢了给了奶娘,将军也是恨慕茶的,他觉得慕茶是他的耻辱,可他同样觉得慕茶是他的新乐子。

    若是慕茶长大了,同她母亲一样貌美,他和他那堆友人,岂不是又有了新的玩具?

    即便这般想着,他也不想让慕茶好过,他把慕茶当奴隶一样的养着,整天关在后院的柴房里,隔三天才给一顿猪食吃。

    柴房里很黑,看不见一丝光亮,空气里时常会响起鼠类和爬行东西的声音,年幼的慕茶不知道害怕,她只觉得饿,饿得抓心挠肺,痛肝断肠,可她就是吃不饱,她面容枯黄的像秋天落叶,瘦小的四肢宛如鸡爪般瘦小,她整日整日的没力气,躺在地上宛如一具腐臭的死尸。

    这样的光景,一过,就过了四年。

    她五岁那年,柴房送饭的人,基本不来了。

    有人经过院子时,说那小厮夜间梦游时,摔到井里毙了命。

    慕茶很怕,很饿,如果没有人再给她送饭,她一定会饿死的。

    她开始摸着黑找东西吃,她想吃饱,疯狂的想。

    她抓了几只老鼠,几条窝在角落里的蛇,合着它们的皮毛生吞了,她看不见自己惶然而狰狞的样子,血腥气像是开启黑暗的钥匙,将她心底的阴暗全部打开。

    她获得了暂时的饱满,可又觉得四周太安静了。

    将军府的孩子很多,他们有时会冲到院子里打闹,熙熙攘攘间,笑声听起来很快乐。

    慕茶靠在门口听时,心里会产生一些奇怪的感觉,似渴望,又似恐惧。

    她不明白那是什么感觉。

    一天,有一个孩子走到门边时,她想叫他一声,她才发现自己竟然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待在小黑屋的这些年,她没说过一句话。

    那孩子蹦跳着走了,慕茶开始锤自己的胸口,她嘴里不断的发出呜呜声,却像是哑巴一样,无力而苍白。

    不要,她在心里说,她不要这样。

    可她的声音谁也听不见,就像是打落在屋顶的雨,坠入无尽的泥沙里。

    后来,那几个孩子又来了,他们好奇的走到门边,敲了敲门,慕茶说不出话,却伸手过去回应了。

    那些孩子听见声音后,非但没有惊喜,反而大叫着有鬼,跑远了。

    慕茶不知道“鬼”是什么,她甚至还有些好奇。

    意外的是将军又记起了她。

    他又开始让人给她送饭,像养奴隶一样的豢养着她。

    到了慕茶六岁那年,一个雨夜,将军喝醉了,他摇摇晃晃的走到院子里,一脚踢开了屋门,隔着阴暗而可怕的雷鸣,将她提起来,扔到了院子里的井里清洗。

    慕茶记不得那是什么感觉了,唯一的知觉就是冷,铺天盖地的冷。

    将军最后把她压在陈旧的木柴上时,她浑身都在战栗,他就像是个魔鬼一样,打她的脸,咒骂她,对她施暴。

    慕茶麻木的盯着他,当他扯开自己的双腿时,终于像是个疯子一样,抱着一口咬在了他手上,她怕,她恨,她无力。

    可将军一巴掌就能将她打晕过去,他掐着慕茶的脸,像是丢破布一般,把她压在了身下,汗臭混合着猖獗的笑容,是慕茶永远醒不过来的噩梦。

    救救我……

    她在心里不断呐喊,谁能救救我……

    “谁也不能来救你。”

    将军恶毒的说:“你马上就会变成和你母亲一样的贱人!”

    不!

    慕茶心里的阴暗,就像是潮水一样充斥了全身,她像是疯子一样撕咬捶打着将军,喉咙里发出绝望而痛苦的哀嚎。

    如果有人,能听见她的声音,就好了。

    只要有人来救她,她什么都答应……

    她的求生欲太强,强到让将军惊心,他没想到一个六岁小姑娘会这样固执。

    这个发现让他兴奋,他大笑着,继续去撕他的腿时,慕茶眼睛一狠,一道白色的身影出现在了阴暗的柴房里,那人手里握着一柄匕首,从背后,扎进了将军的心脏,将军仰头大叫一声,摔在了地上,从背后涌出无数的鲜血,那些血腥冷泛臭,比夜里胃里的老鼠还令人作呕。

    将军死了,当天夜里就死了。

    慕茶惊喜而后怕的看着站在门口的白色声音,犹疑着,无声的问:“你,你是谁?”

    那白色身影轻轻的走近她,露出一张没有五官的脸来,他的手也是模糊的,宛若虚影一般缥缈。

    那身影小声的说:“我,就是你啊。”

    他的声音十分稚嫩,似乎是个小童。

    慕茶有些听不明白他的话,不解道:“你怎么会是我?”

    “我就是你啊,”小童点点她的心口,“我是从这里长出来的呢。”

    慕茶搞不明白她的意思,心里像是卸去了什么重担一样,轻快的不得了,她伸手握住小童的手,从心底里感激他。

    “谢谢你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谢,”小童缥缈的手掌在她手心里点了点,笑眯眯的坐在了她身边,“我以后就是你的保护神了,等我长大了,也会一直保护你。”

    “嗯,”慕茶点点头,开心的扯了扯嘴角,扯出一个扭曲的笑容来。

    小童伸手抱住了她,“那我们快离开这里吧,一会儿有人来了,你会受伤的。”

    慕茶有些迟疑,她看向自己呆了五年的小黑屋,不知离开了能去哪里。

    “没关系,”小童说:“我会一直跟在你身边,你以后都不用再挨饿受冻了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