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539章 仙路迢迢(四)
    慕茶跟着那小童趁夜离开了将军府,开始了在路上沿街乞讨的生活。

    他们在山里找了一处破旧的小屋,过着贫瘠却开心的日子。

    小童是个特别的人,不知怎的,只有慕茶一个人能看见,而且他在白日里有些无精打采,只有夜里才能给慕茶带回些好吃的。

    但他喜欢教慕茶说话,一个字一个字的教,他还教慕茶写字,虽然他自己也不会,但白日里蹭到就近的私塾听讲,晚上再回来教慕茶。

    慕茶喜欢他,感激他,也依赖他。

    他是她的朋友,师长,也是她生命中最在乎的人。

    到了慕茶七岁那年,已经能够说上很多话了,她还会写字,过着从未有过的简单生活。

    可不知怎的,小童一直没长大,他不仅不长,身体还比过去更透明了。

    慕茶很害怕,她怕小童会离开自己,可她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。

    “别怕,”小童拍着她的脑袋,轻声说:“你不要担心,只要你还喜欢我,我就不会消失。”

    慕茶心里诸多不安,可她又不知该怎么说出口。

    一天傍晚,慕茶乞讨回屋时,在山路上遇到了一位仙风道骨的老人,老人受了些伤,躺在草丛里,看起来很可怜,慕茶用山里草药给老人包扎了一下,便离开了。第二日一早,那老人竟是来到了屋门前,说她骨骼清奇,命格极硬,是走上大道的天才,希望能收她为徒。

    慕茶有些惊惶,她去问身边的小童,自己该怎么办?

    却发现小童透明的几乎快消失了。

    慕茶拉住他的手,害怕的眼睛都红了,她不住的问他该怎么办?小童却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屋外的老人却说,自己有办法可以救小童。

    慕茶跟着老人上了山,成了他的关门弟子。

    小童也上了山,可他去哪儿了,慕茶不知道。

    慕茶在山上害怕又寂寞,她问了很多人小童的去处,没有一个人记得小童。

    师傅说,小童已经有了身体,让她不要担心,好好修行,只有修行,才能让小童回来。

    从那以后,慕茶再也没有见过小童。

    她变成了凌云宗身份尊贵的仙子,有灵泉养身,有丹药塑体,更有数不尽的秘籍和女子饰品吸引她的注意。

    她天赋极好,没有任何负担就修炼到了常人难及的位置。

    门内全都是对她的赞美。

    她褪去了丑小鸭的外衣,彻底的变成了白天鹅,成了修真三大宗门内,最有天赋的女子。

    彼时一个名为卫子期的男人进入了她的视线。

    他是她的三师兄,喜静,爱白衣,面上永远带着温柔又和煦的笑容,像是拂过山颠的微风,让人心生悸动。

    他让慕茶想起了小童,她觉得小童长大了,一定是这般模样。

    她想念小童,同时也无法拒绝卫子期的靠近。

    他是个比小童还要温和三分的人,有着和小童对她一样的了解,像是保护神一般,站在她身边。

    她缺爱,缺到了快要渴死的地步。

    她心里既怕卫子期会挤走小童的位置,又怕卫子期会像小童一样离开她。

    她自相矛盾着,也自我折磨着。

    她一遍遍告诉自己,小童对自己的意义不一样,可她却也一次次的沉溺在卫子期如水一般的眼神里。

    她害怕极了,她又去问师傅小童的下落,师傅告诉她,小童有别的际遇,去了很远的地方,此生都不会再回来了。

    慕茶难过了许久,她觉得自己被小童抛弃了,她心里生恨,可也生出侥幸。

    她接受了卫子期送给她的玉佩,卫子期对她说,等她长大了,两人马上就结为道侣。

    慕茶心里怅然,却也开心,她开始整日整日同卫子期待在一起,渐渐的,她开始记不起小童是谁了。

    她忘记了小童,心里只有一个对她百依百顺的卫子期。

    有时,她常常觉得心痛,心闷,可却检查不出任何毛病。

    师傅告诉她,让她不要想太多,只要修行高了,很快就不痛了。

    后来,她真的就不痛了,她成了一个满怀慈悲的女修,除了修行,便期盼着嫁给卫子期。

    她的修行一日千里,时常会惹起门中师兄们的注意,“师妹还没二十,便到了筑基大圆满,连个心魔都没有,当真教人艳羡。”

    她也觉得奇怪,师傅却笑道:“人各有命,你们师妹的天赋,是自己求来的,你们只要勤加练习,终有一日也能达到如此地步。”

    再后来些,她及笄了,她和卫子期位置倒换,变成了围着卫子期转的人,她想跟卫子期结为道侣,就像他最初说的那样。

    可到底,她还是失望了的。

    结为道侣前,卫子期下山出了一次任务,在山下结识了一位温柔可人的姑娘,他一改曾经的温柔,拒绝了慕茶的请求,一心要娶那女子为妻。

    慕茶这些年在师门受尽荣宠,唯独对卫子期低眉顺目,发现自己比不过一介凡夫俗子时,心中再如何按捺,也忍不住下山同那女子大吵了一架,一心想要杀了那个贱人。

    卫子期怎会让她如意,一次次跟慕茶对着干,在那女子哭哭啼啼中,斥骂她欺善凌弱,毫无女德。

    慕茶没想到他会这么看自己,伤心欲绝的回了宗门闭关修行,直到卫子期成亲时,才又心怀不甘的又在他婚礼上大闹了一场。

    卫子期气急,再也不顾往日情分,将慕茶打至重伤,慕茶拖着疲竭的身体回宗门时,在路上被一魔修阻截,那魔修一眼就看出了慕茶体质特殊,趁她伤重,夺了她的舍。

    慕茶的灵魂本要被那魔修碾碎时,一道缥缈的白色身影从天儿降,替她挡了一劫。

    白影消散间,慕茶终于记起了小童。

    可他也终于要离她而去。

    “你为什么没有心魔?”

    冥冥中,她听见有人问,“你为什么会得到这一切,你都忘了吗?”

    她没有忘,可她不敢去想,不愿去想,漂亮的眼里一片寂灭。

    慕茶只有一个愿望。

    她的愿望,从始至终都没有变过。

    她想要一个能永远陪在她身边的人。

    她儿时的悲惨,长大后的悲哀,都是她的罪孽。

    她对不起小童,可她这辈子也只有他。

    她不想否认什么,只想让小童和她一起,开开心心的活着。

    温茶整理完慕茶的愿望,抽着嘴角,抬脚往街上走。

    她答应了师侄,要给他买点好吃的回去。

    她打包了烧鸡和糕点,正准备御剑而回,经过一条小巷时,忽然听见一阵救命声。

    “救命……”

    “谁能救救我……”

    那是一道,小小的,宛若清泉般清澈的声音。

    温茶顿住脚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