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542章 仙路迢迢(七)
    有一次原主亲口问过他想不想念山下的家,萧佚却说自己已经没有亲人了。

    原主以为凌云真人和大师兄都知道,也便没有去求证,现在凌云真人竟然说萧佚有家人……

    温茶心里冷笑不已,连理由都要找的这么随便,真当她和原主一样好糊弄吗?

    凌云山绝壁之下是一处山林,是凌云宗的禁地,传闻林中封印着魔族的魔君,这魔君生性凶残,无恶不作,带领着魔修杀了许多修真者,在三百年前被凌云宗当时的掌门莲华真人亲手封印,随后莲花真人突破大乘,飞升上界,留下这么个无人前来的禁地。

    温茶御剑下落时,山林间迷蒙的雾气,遮住了她的视线,湿漉漉的空气,像是黏腻的糖分,粘在她的肌肤上。

    温茶垂着眼眸,加快了下落得速度,漆黑的夜色下,她落在了崖下的草丛里。

    这草丛很深,足达她腰际,若无灵力,走在其中寸步难行。

    温茶感受了一下萧佚的位置,就在不远处,她手心里出现了一柄长剑,割碎草茎,径直朝萧佚所在的地方而去。

    在原主的记忆里,萧佚存在的记忆十分浅显,一直到她死,都没能和萧佚有什么交集。

    可在温茶看来,萧佚,极有可能就是那个小童。

    小童被凌云真人强行带离原主身边,哄骗着原主,小童修炼出了身体,去了很远的地方,这本身就是一个巨大的谎言。

    小童是无法离开原主的,他是原主心里长出来的东西,只有离原主越近,才能存活下去,而萧佚上山时,就已经快不行了,如果这时候,小童附身在萧佚的身体里,变成了萧佚,是不是就能继续守在原主身边?

    而凌云真人应该是知道这一点的,所以他才会说,小童有了自己的身体。

    奇怪的是,变成萧佚的小童,失去了和原主在一起的记忆。

    在剧情上,原主这时候,因为卫子期忘记了小童,是不是可以认为,在原主忘记小童的同时,小童受到原主影响,也在忘记原主?

    因此,他们之间,到后来只有淡漠的联系,再无曾经相依为命的信任。

    到最后,小童为原主去死时,也是因为两人之间的牵绊?

    简单来说,小童就是原主的人肉挡刀包,所有对原主有害的,最后都会反应到小童身上,而原主有生命危险时,死的也先是小童。

    现在萧佚掉下悬崖,温茶不相信他会自己出来送死,唯一的可能就是凌云真人对他说了什么。

    凌云真人会说什么?最多也只会说原主有危险,其余的,够萧佚脑补了。

    温茶斩断草叶走出来时,在地上看到了萧佚的一截衣袖,她面色微变,寻着踪迹找过去,最终确定了萧佚的位置。

    不远处的树下,躺着一道灰色的身影,正发出酣畅的哼声,在漆黑的深夜里,格外清晰,温茶走过去,看到了一匹野狼。

    指令是从野狼的肚子里发出来的。

    温茶不敢置信的望着那匹狼,手起刀落,在它还没反应过来时,将它砍成了两截。

    温茶取出一颗夜明珠,照在尸体上,地上除了血就是内脏。

    温茶割破胃囊,里面有碎肉,手指甲,骨头,还有,她留给萧佚的指令……

    她以为萧佚至多会在她有危险时来找她,可现在,萧佚竟然被狼吃掉了……

    看来小童已经从萧佚的身体里脱离出来了,现在去了哪里,又成了迷题。

    温茶手抖了抖,抹了一把脸,转身御剑往回走。

    彼时,林中已经躁动,草叶浮动间,野兽们蓄势待发。

    血腥气在夜里最让人敏感。

    狼的死亡,对它们来说,是危险,也是机遇。

    温茶回到院子里,小米的屋子还点着灯。

    她走上前敲了敲门,“还没睡吗?”

    门被开了一条缝,一颗小小的脑袋从里面探出来,看到温茶后,露出苦恼的表情,“师傅,我,我睡不着。”

    温茶垂眸,“害怕吗?”

    小米点点头,怯生生的拉了拉温茶的衣摆,“师傅,我,我,能和你一起睡吗?”

    温茶心说当然不行了。

    “我怕……”小米委屈的抿起嘴,小声说:“这里好安静,我听不到一点声音……”

    他声音很软很轻,带着诸多不安,温茶心里一酸,揉揉他的脑袋,“你现在已经八岁了,是个男子汉了,不能和女孩子一起睡,你知道吗?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不行?”小米不解道:“你是我的师傅,师傅不应该保护徒弟吗?”

    温茶囧:“这里没有危险。”

    “师傅,”小米抬起下巴,可怜巴巴的说:“求求你了师傅……”

    他做了个求饶的姿势,把温茶萌的不要不要的。

    但她忍住了,硬起心肠道:“男孩子怕什么,这里比你小的弟子很多,若他们都同你一样害怕,这大道,还要不要走了?”

    小米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乖,”温茶揉揉他的脑袋,“回去睡觉,适应几日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小米委屈的撅起嘴,哼道:“师傅,一点也不爱我……”

    温茶心说,不爱你还把你带回来,她又不是傻……

    “好啦,”温茶牵着他的手,把他送到床上躺下,“师傅在这儿看着你睡,等你睡着了再走,还不成吗?”

    小米的眼睛转了转,点点头:“那……好吧。”

    温茶给他掖了掖被子,轻声说:“睡吧。”

    “嗯,”小米打了个哈欠,眼睛蒙蒙的眨了眨:“谢谢师傅。”

    山颠的夜色很静,不止虫鸣,就连鸟叫也没有一声。

    小童握着温茶的手很快就睡着了,温茶盯着他的小脸看了一会儿,眼睛轻轻瞌上,也进入了浅眠。

    月光透过窗棂落在床边,床榻上的小米蓦然的睁开了眼睛,他看着身边睡意朦胧的温茶,眼里划过一抹复杂而怨憎的光芒。

    良久,他才闭上眼眸,发出了淡淡的呼吸声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温茶被一只小手轻轻摇醒,温茶睁开眼,小米正催促的看着她,“师傅,天亮了,我肚子好饿。”

    他拉着温茶的手去摸他的肚皮,果真是扁扁的。

    温茶取过外衣让他穿好,“师傅马上带你去吃饭。”

    “嗯,”小米露出一个甜甜的笑容,“师傅真好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