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544章 仙路迢迢(九)
    温茶推开院门,院内花团锦簇,草木深深,一阵凌厉的疾风从门内狂风暴雨般袭来,直击温茶面门,温茶捏了个法诀,轻轻松松的将之击溃。

    数片落叶随风而下,一道墨色的身影从门内飞快的跑过来,一头撞进温茶怀里,“师傅师傅,你一大早去哪儿了?”

    那是个唇红齿白,顾盼神飞的少年郎,褪去了儿时的稚嫩,身体抽高了许多,显得修长起来,唯独那双黑溜溜的的眼睛,还像是夜空里的星子般明亮,看得人心生喜爱。

    温茶将怀里的小米推了出来,笑着说:“为师去了一趟凌云殿,小米可有好好练剑?”

    “有的,”少年乖乖的点点头,像颗包了糖汁儿的糯米团,“师傅可以检查弟子的功课。”

    “不了,”温茶捏了一把他的婴儿肥,“为师相信小米。”

    小米被她夸的有些脸红,羞涩的低下了头,喏喏道:“师祖找师傅所为何事?”

    “下界之事。”温茶没有提太多吓唬他,只道:“明日一早,小米就随师傅一同下山可好?”

    “好!”少年抬起眼眸,面上有难得的惊喜,“弟子三年未下去过,好想去凡尘瞧瞧。”

    温茶失笑的揉揉他的脑袋,“那为师可要多带些银两才行。”

    小米蹭了蹭温茶的手掌心,像只猫儿似得眯起眼睛,做出享受的神情,语气却是一本正经的:“弟子只爱吃食,花不了多少钱的。”

    温茶乐不可支的点了一下他的额头,“你师傅这些年也是有小金库的,足够养你了,怕什么?”

    小米睁开眼睛怔怔的看了她一眼,小声的说:“要是弟子一直不争气,停留在练气期,师傅还能养我吗?”

    “养啊,”温茶收回放在他额间的手,不紧不慢道:“你是我的弟子,从我带你上山那刻,我便是要对你负责的。”

    “是这样吗?”小米显得很诧异,“弟子以为,师傅只是可怜我。”

    “为师没有可怜你,修真之人可没那般仁慈,”温茶轻叹一口气,“我收下你,也是缘分,你以后若是不喜欢待在山上,到凡尘生活也可。”

    小米没想到自己还有选择的权利,手指莫名的蜷缩起来,“师傅说的是真的吗?”

    温茶看他惊讶的样子,笑着说,“当然是真的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师徒缘,至交缘,同门谊,都不过是大道一隅,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追寻的东西,随心而活,随性而活,即为修真一道的从心之道,遵从本心即可,你不必过于龟缩在自己的世界里。”

    小米似懂非懂的点点头,睁大眼睛望着温茶,“那我们回去以后,能多留在下界一段时日吗?”

    温茶看他:“何尝不可。”

    小米高兴的叫了一声,伸手抱住了温茶的脖颈,“师傅最好了!”

    温茶拍拍他的手背,“马屁精。”

    第二日一早,温茶便带着小米御剑下山去了,一路上小米扒在温茶身上,叽叽喳喳的,十分活泼。

    温茶小心的拦住他,生怕这修为极低的徒儿摔下去成了肉饼。

    这三年,温茶在院里关禁闭,除了修行,便指导小米堪破大道,练气入门,奈何小米是个五灵根,打坐的结果是腿发麻,嗑药也只有强身健体之效,着实费了温茶不少脑细胞,最后才勉强的摸到了体内流动的气,三年达到了练气一层。

    温茶感叹他修炼的同时,对他更为上心了。

    奈何小米终究不是单灵根双灵根的天才,走到这个地步,拼尽了全力,也是让温茶欣慰。

    两人很快抵达了青云城,城主已经在城门前恭迎着他们的到来了,一见到温茶,挺着像怀孕八个月大肚子的中年男子,笑呵呵的迎上前来,“可是凌云宗来的仙子?”

    “正是,”温茶看着面前的中年男子,“阁下,是城主?”

    那中年男子腆着肚子道:“我叫叶潘,正是这青云城的城主。”

    “慕茶,”温茶淡淡道:“凌云宗弟子,不是什么仙子。”

    青云城主面不改色的改口说,“那慕修士请随我来,我先带你二人住下。”

    温茶没有拒绝,跟着他走进富丽堂皇的城主府,被安排到了极为奢华的屋内。

    温茶面无表情的盯着满屋子的黄金装饰品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那青云城主看不出她的喜好,犹疑着问:“慕修士若是有不喜之处,但说无妨。”

    温茶摇摇头,“先说说,洛河之事。”

    青云城主见她一派冷淡,衬得眉目也越发清冽,不由多看了几眼,暗道修真门中果然都是真绝色。

    他直勾勾盯着温茶,眼珠子都不会转了,却忽然感觉到一阵冷意,他诧异的侧头看去,发现跟在温茶身边的少年,正冷冷的盯着他,眼神冰冷阴暗,犹如在看死物。

    青云城主吓了一跳,慌忙回过神来,再不敢亵·渎仙子。

    青云城主正色道:“这洛河前些年夏天,就一直闹水患,可闹得不大,加之城中有相应的改善之法,周际的日子也算过得去,可今天,这水患闹得却有些大。”

    温茶眉头微动:“有何特别之处?”

    城主:“一到下雨天,那河中就跟有妖怪作祟一般,搅得河中浪潮翻涌,不得安生,水流不仅淹没了大范围的庄稼,甚至还会拖些稚龄小童下水,城中上上下下,已经去了上百名幼童。”

    提起这个,青云城主气的面红耳赤,“这河中孽畜,简直欺人太甚,慕修士,定要帮我将之除去!”

    拖小孩入水……

    温茶沉默片刻,“除此之外,还有何不同?”

    提起这个城主面色有些微妙起来,“不瞒修士,在孽畜还没这么嚣张前,传闻洛河仙子,便是从这水中孕育而出,听说她生的翩若惊鸿,灼若芙蕖,倾国倾城,天人之姿,又不少爱好美色之人,常在河上船楼上献乐赠之,在城中,也是一时奇谈。”

    温茶点点头,“那河吃人也是今年才有的吗?”

    “并不,”城主摇头道:“这河吃人,已很久了,城中百姓信奉河神,每年六月,为了得到河神庇佑,会从族中,选出一对童男童女,放入河中祈求来年风调雨顺,每年送过去的童男童女,在河中央时会被浪潮卷入河水。”

    也就是说,城中一直都有祭祀仪式。

    “除此之外,这河中孽畜每年还会卷入一些俊美飘逸的男子。”

    温茶:“……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