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545章 仙路迢迢(十)
    温茶大致是搞明白了事情的来龙去脉。

    这河中有水妖,不出意外,应当是个女妖,至于是什么样的,就有待参考了。

    城主又道:“前段时间,惊鸿门,玲珑门都来了修士,下水前生龙活虎的,下水之后,犹如泥牛入海,无一生还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儿城主还应景的打了几个哆嗦,小心翼翼的问道:“不知慕修士,此次可有把握?”

    温茶瞥他一眼:“无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城主吓了一跳,急得原地团团转,“这个如何是好?莫非还要请个大能才行?”

    温茶抽抽嘴角,接了后半句话,“虽然没有把握,但尚且一试。”

    青云城主停下来,有些担忧道:“那惊云门的筑基弟子都折了进去,不知修士……”

    温茶:“不才,修为比他高些。”

    城主顿时傻眼了,不敢相信眼前这个看起来才二十出头的小姑娘,竟然比那五十多岁才筑基中期的弟子修为高。

    温茶也不急于跟他证实,抬头看了一眼灰蒙蒙的天际,下午应该会有一场大暴雨。

    “城中就这一条河,”城主说:“前几年,雨量也大,可从未这么频繁过,一定是那妖孽在作祟。”

    温茶不置可否的说:“准备一搜船,下雨时,我要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城主惊得下巴都差点掉了,“下暴雨时,那孽畜正是最张狂的时候,若是撞了她的霉头,恐怕……”

    温茶:“我都不怕,你怕什么?”

    城主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吧,”城主佯装镇定点头,道:“我这就去准备。”

    温茶没再理会他,转身进了屋里打坐。

    小米轻轻的蹭在她肩上,“师傅,你怕不怕?”

    “怕什么?”温茶掀起眼皮看他一眼,“怕死吗?”

    小米眨眨眼,没否认,温茶笑了笑,说:“人都是会死的,不过是早迟的问题。”

    小米闻言,愣了一下,眼睫垂了下去,遮住了眼瞳里的幽深,“可师傅是修真者,只要师傅努力,一定会飞升上界的,到了上界,师傅就是仙子,永远都不会死。”

    温茶说:“我不想飞升上界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小米以为自己产生了幻听,“师傅怎么会这么想?”

    “当仙子是很累的事,”温茶眨眨眼,极为嫌弃的说:“不仅要长得美,还要仪态端庄,谈吐考量,若是修为不高,在上界必定是为奴为婢,受人管束,哪有在下界好?”

    小米怔在原地,不敢置信的盯着温茶,“可师傅,不是一直想突破吗?”

    “突破是为了保护你,保护自己啊。”温茶点点他的鼻尖笑了,“若师傅是个废材,怎么保护你?只有站在最高处,才能保护自己想保护的人,你还小想不明白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啊,”小米黑色的瞳孔里划过诸多复杂,最终归于平静,他伸手抱了抱温茶,“弟子也会好好的保护师傅。”

    “好好好。”温茶看着他萌萌哒的包子脸,心说,不管徒弟说什么,都对。

    下午果然阴云避日,宽数百丈的河内狂风暴涌,河水席卷着朝岸边打来,卷起岸上的东西,就往下拉。

    因着河中妖孽作祟,每到快下雨时,街上的人纷纷逃回屋里,避而不出。

    岸边,除了温茶和小米,就只剩下浑身肥肉都在战栗的城主。

    “你和城主先回去,”温茶转头看向小米,说:“为师去去就来。”

    小米愣了愣,没想到她会不让他去,脱口而出道:“我要和师傅一起。”

    温茶面无表情道:“水里很危险,你修为不高,极有可能拖为师后腿。”

    小米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听话,”温茶把他往城主身边推了推,“师傅很快就回来,乖。”

    说完温茶打着伞跳上了船,船帆在冷风暴雨中被打的摇摆不定,船只朝着河中央而去。

    眼见船尾离岸了,小米一把扯开城主,跟着跳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师傅!”他淋着雨跑到温茶身边,死死拉住拉住她的手,“我要和你一起去!”

    这句话,他说的极为认真,冰冷的雨水打在他身上,糊了一脸的头发,让他看起来很狼狈,不过他的眼睛却很坚决。

    温茶愣了一下,急忙将他拦到伞底,“你这孩子,是想让为师心疼死么?”

    小米一把抓住她的衣襟,低低道:“我不管,我就是要跟着师傅。”

    温茶叹了口气,一副拿他没办法的样子。

    她把小米推入船舱,取出干净衣服让他换上,有替他烘干头发,“下次,可不准这么莽撞了。”

    小米窝在她怀里,没说话,温茶捏了一把他的脸,“怎么,师傅的话,你不听了?”

    “没有!”小米急忙否认,复又低下头,呐呐着:“我,我就是担心师傅……”

    温茶看他傻乎乎的样子,就心软。

    收了这么个小奶狗徒弟,值了。

    “你乖乖呆在这儿,为师去外面看看。”

    温茶嘱咐好徒弟,便出了船舱,彼时,船已经快行至水中央,风暴更大了,水面聚集起了疯狂的漩涡,宛如怪物的大嘴,朝着她所在的方向席卷而来。

    船开始左右摇晃,水底像是有什么水怪在不断撞击船底,若非是修真者,温茶险些被撞到水里去。

    漩涡冲到船头,和船底的力量同时想将船掀翻,温茶回头嘱咐了小米一句,转身,手里划过一道流光,直击船底,昏暗的天色下,河水泛起一阵猩红。

    温茶手里的长剑银光凛然间,刺破甲板,直击那水中妖孽,长剑如虹,一击即中,水中妖怪发出一声凄厉的叫喊,似发了狂,水中卷起一道黑影,逼向温茶面门,温茶手中灵力浮动,手起一落,瞬间将那黑影斩成两截。

    凄风冷雨间,那东西掉在甲板上,竟是一条巨大的章鱼足。

    断足之痛让这章鱼精痛的发疯,七只章鱼足,死死的吸在船沿上,竟要一举将船掀翻!

    温茶径自回到船舱,把小米抱起来,从乾坤里取出一个精致的白玉小船,将那船往水中一扔,带着小米跳了过去!

    那小船,遇水便化作一搜大船,温茶把小米塞到船内,召回剑,在章鱼精掀翻木船时,一剑刺破它的脑袋,那章鱼精疼的在水中不断打滚儿,发出凄厉的哀嚎,七条腿报复性的朝温茶甩过来。

    温茶不为所动,将它的腿一条一条的砍断,直到它猩红色的血液染红水面,才停下了手,冷漠的看着它的尸体,神情冷漠而麻木。

    修真界便是如此,不是你死,便是我活,过多的同情心,只会徒增心魔,害死自己。

    “师傅……”小米在身后小声的叫了她一句:“你有没有受伤?”

    温茶收起脸上的冰冷,转过身朝小米笑了笑,“无事。”

    小米看到她面容的刹那,怔在原地。

    她的声音虽然很温柔,可眉眼在风雨中显得格外清冽,像是含了霜一样凉,剑刃上倒映着她安静的眼神,明明是干净纯白的样子,可裙摆上的血迹却给她添上三分杀伐之气,恍若乘风欲飞的精魅。

    血色和纯白的交替,矛盾的让小米窒息,他的眼角赤红如火,目光灼灼的盯住温茶。

    “师傅……”他伸出手叫她,“你过来,我有点害怕……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