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546章 仙路迢迢(十一)
    “别怕,”温茶抬脚走近他,像从前一样拍了拍他的脑袋,“师傅就在这儿呢……”

    小米没说话,伸出手,一把抱住了她的腰,不顾她身上的血污,把头埋进了她怀里,“师傅,我刚才好担心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师傅这不是好好的吗?”温茶失笑着把他从身上提下去,“为师身上有血,别蹭脏了你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!”小米扒住她不放,“刚才师傅站在船头,像要消失不见一般,弟子心里怕……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温茶又是心里软绵绵的:“别怕,为师不会消失不见的。”

    小米抬手小心翼翼的碰了碰她的脸,小声说:“师傅的脸好凉……”

    温茶拉下他的手,故作威严道:“为师的脸岂是你能摸的?”

    小米没说话,踮起脚尖用用脸蹭了蹭她,说:“师傅,我的脸就比你的热……”

    温茶囧,把他从身上撕开,“你再这样,师傅可要生气了。”

    小米垂着眼睛,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事,偷看着温茶,委屈巴巴。

    温茶语重心长的叹了口气,给他科普了一下什么叫做人伦。

    “为师是你的师傅,即你的长辈,爱你护你都是应当,但是你已经长大了,应当知道三纲五常,此类逾越之事,以后不许再做。”

    小米眨眨眼,一脸茫然,完全听不懂温茶在说什么。

    温茶:“……”好哇,非要逼她祭出四十米大刀是吧?

    温茶也不要节操了,“意思就是,不能摸师傅的脸,也不能拿你的脸过来蹭,这是不对的。”

    小米对对手指,一脸无辜道:“可是,是师傅先捏我脸的啊。”

    温茶清清嗓子:“我是你的长辈,那是喜欢你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喜欢师傅,”小米眼睛弯起来,笑的跟个狗尾巴草似得,“我也可以摸师傅呢!”

    温茶一把捂住他的嘴,“不许胡说!”

    小米不明所以的望着她,一脸的只许州官放火,不许百姓点灯。

    温茶:“你要摸,去摸你以后的小徒弟,这是师傅才有的特权,徒弟没有!”

    小米又委屈了,又难受了,他伸出舌头,舔舔温茶的手掌心,不能摸,舔一下总可以吧?

    温茶飞快的撤回手,看着他的眼神都不对了,大声道:“你在干什么?”

    小米别着嘴看她,哼道:“我什么也没干。”

    温茶:“……”

    小米:“……”明着不行,偷着还不行吗?

    “你不许这样,”望着手心里的水渍,温茶比刚才严肃了一百倍,“你是我的徒弟,现下没有完整的三观不怪你,师傅以后会好好教导你,但你也要听从师傅的教诲才行。”

    小米:“……”不听不听,小狗念经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温茶:“先不跟你算账,等回去之后再说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她递给小米一个带防御的金钟,“师傅现在要到水下去,你就在在船上待着,要是有危险,就用这金钟罩着自己,等师傅回来带你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,”小米抚开她的手,跟只小奶狗似得蹭到她面前,“我要跟师傅一起去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,”温茶想也没想的拒绝,“水下气温低,又有妖怪,太危险了。”

    小米盯着温茶的脸不放,“我就是要去,求求你了师傅。”

    “听话。”温茶抬手把他塞钟里,义正言辞道:“做弟子的就应当听师傅的话。”

    小米:“……”

    见他委屈,温茶抑制住摸他脑袋的冲动,改拍他的肩膀,“你放心,师傅不会有事的。”

    说完,温茶转身跳进了水里。

    生冷的河水很快淹没了温茶,被罩住的小米,掀开金钟,神色神色晦暗的望着脚下翻涌的河水,片刻后,收起金钟和船,迎面跳了下去。

    水下很黑,不少大鱼嗅见腥气朝水面上涌来,温茶小心的避开它们落到河底时,河里堆积已久的泥沙掀起一阵沙雾。

    温茶从乾坤袋里找出一颗夜明珠,朦胧的光芒照射出周围的景致,除却淤泥和沙,还生长着一些水草,那妖怪的洞穴,正在河心的一块巨石下。

    那巨石足十丈有余,像是座庞然大物矗立着,外形怪模怪样的,有些骇人。

    温茶不紧不慢的走过去,才发现巨石右侧有个直径约十米的洞口,洞口四周没有任何活物,只一堆白骨铺了满地,骨头有新有旧,泛着森冷的光泽,皆是人骨。

    温茶慢手慢脚的走到洞穴前,正要祭出长剑,打它个措手不及,熟料洞中河水一阵翻涌,片刻,里面竟传来一声娇脆甜腻的声音,“是章哥哥回来了吗?”

    章哥哥?

    温茶心下一动,说的莫非是那被她宰了的章鱼精?

    没想到这洞穴竟是章鱼精和它姘头的。

    “章哥哥?”没听见回应,里面的声音有些诧异,“你今日问的没反应,若是有事,把东西放在门口,我一会儿出来拿即可。”

    看来不是姘头。

    温茶心里啧啧几声,正要开口,里面突出传来一道娇喝:“你不是章哥哥!你是谁?!”

    顷刻间,洞口冲出来一个极大的头颅,那头颅上下漆黑,布满鳞片,龇着獠牙的巨口上是一对发着绿光的眼睛,那眼睛发着阴森可怖的光芒。

    竟是条蛇妖!

    “是你!”那蛇妖看到温茶,声音立时就变了,“你怎么会来这儿?!”

    温茶:“……”这蛇妖竟然认识自己,看起来还有深仇大恨的样子,肿么回事?

    “我怎么不能在这儿?”温茶打量着蛇妖,眼神充满探究,“你吃了那么多人,总得有人来收了你吧。”

    “收了我?”蛇妖口吐人言,发出一声声尖锐又刺耳的笑声,她居高临下的盯着温茶,讥讽道:“凌云宗竟然派你这个手下败将来收我,传出去,真让人是贻笑大方!”

    手下败将……温茶完全想不起和这个蛇妖的交集。

    就是原主的记忆里也没有。

    温茶面不改色道:“我可不记得自己认识过你这样的恶妖。”

    那蛇妖闻言也不生气,“你不记得我也正常,毕竟,被抢男人这件事,说出去也不光彩。”

    被抢过男人……

    温茶怔住,诧异的看向蛇妖,不敢置信道:“你是,叶灵?”

    “你终于想起来了。”蛇妖感叹一声,“卫子期被抢走的时候,你一定伤心死了吧。”

    温茶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可惜,最后和他成亲的人是我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