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549章 仙路迢迢(十四)
    玄纹天莽乃重生血脉中的佼佼者,只要不死,就能很快重生血脉,根本不是毁了妖丹就能解决的。

    只要觉醒了血脉,他们就能马上召唤血亲,叶灵虽死,可这蛇的父亲,却是个大麻烦。

    他的师傅,果然还是太过天真。

    小米阴戾的眼睛里划过一丝血光,手掌一紧,那玄纹幼蛇,连叫声都没发出一声便做了灰烟。

    温茶游上岸,发现船和徒弟都不见了时,有点慌。

    河中的大妖虽然都被解决了,可也不乏其他小妖,小米修为不高,不会被妖怪弄走了吧?

    她一脚踩在剑上,正要去四处搜寻,身后传来一声低低的呜咽,“师傅,我在这儿……”

    温茶回头,小米正可怜兮兮的扒在一块木头上,可怜兮兮的望着她,活像只被遗弃了的小狗。

    温茶急忙过去把他抱了起来,关切道:“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小米害怕的抱住她的脖子,浑身颤抖着不说话,显然是被什么东西吓着了。

    温茶抚着他的后背给他顺气儿,“别怕别怕,师傅在这儿,谁也不能伤害你。”

    小米把脸藏在她的脖颈里,许久才停止了颤抖,低声的喘着气,

    “师傅,”他小声的唤着温茶,后怕着说:“你走之后,水上起了很大的浪,徒儿和船一起翻进了水里……”

    温茶暗道应该是自己和叶灵打的时候,动静太大,把小米吓着了。

    “没事了没事了,”温茶揉了揉他湿漉漉的脑袋,“为师这不是来找你了吗?别怕……”

    小米嗡嗡着说,“徒儿刚才也好担心师傅,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“师傅很好啊,”温茶欣慰的笑了笑,看着他受惊过度的模样,说:“师傅马上就带你回去休息。”

    小米扒着她点了点头,又道:“掉进河里后,徒儿把金钟和船都收起来了,师傅不用担心。”

    温茶根本不担心那个,“那你把它们都收着,以后就是你的东西了。”

    小米有点惊讶的抬起脑袋,望着温茶的侧脸,喏喏道:“那是师傅的,小米不能拿……”

    “傻孩子,师傅的不就是你的吗?”温茶想也不想的就说:“师傅只有你一个弟子,以后啊,师傅的东西都是你的。”

    小米放在温茶肩上的手紧了紧,没让温茶看到他眼里的复杂,嘴巴上却是受宠若惊道:“真的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是真的了。”温茶道。

    “嗯,”小米重重的点了点头,“弟子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就好。”

    温茶怕他生病,也不多言,抱着他回了城主府。

    城主见两人浑身湿漉漉的回来,赶紧过来问消息,温茶把蛇妖和章鱼精已死的消息告诉了他,城主重重的松了口气,“还是凌云宗的修士有本事,修士放心,青云城绝对不会亏待凌云宗!”

    温茶同他寒暄了几句,便带着小米进屋泡澡。

    凌云宗是青云城背后的宗门,她助青云城杀了妖怪,受益最大的就是凌云宗,今年青云城给宗门进贡恐怕是要翻倍了,但今年青云城遭难,收成恐怕会历年最低,真是够头疼的。

    温茶无趣的摇摇头,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在想些什么。

    洗漱过后,温茶带小米吃了些东西,便回屋休息了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城主便准备了些上好的药材献给温茶,温茶收了几样,便带着小米告别了青云城,踏上了去金日城的路。

    当初卫子期和叶灵成亲便是在鼎鼎有名的金日城,那里是一国王都,富庶非常,叶灵说她吸食了卫子期的修为,却并没有杀他,想必,卫子期就应该在那儿。

    “师傅,我们这是要去哪里?”小米好奇的问:“不回宗门了吗?”

    温茶也不瞒他,“我们要去找你三师叔。”

    站在她身前的小米眼睛一冷,薄薄的唇角,带着一抹讥诮,“可是师祖说,完成任务就可以回去啦,为什么还要去找师叔呢?”

    温茶笑了笑说:“你师叔现下遭难,师傅应当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小米手指无意识的捏成了拳头,几乎要将手掌心捏出血来,面上却还是笑的,“师叔比师傅的修为高,怎么会有事呢?”

    “你不懂,”温茶轻轻的叹了口气,“色一头上一把刀,你这位师叔就是在这上头着了道。”

    小米愣了一下,没想到温茶会这么说。

    温茶拍了拍他的肩膀,格外语重心长:“常言道,越漂亮的女子,心越狠,这再喜欢一个人,眼睛还是要看准的,你以后可不要和你师叔一样犯浑。”

    小米紧握的拳头松了松,侧目对温茶露出一个甜甜的笑容来,“弟子以后才不要喜欢其他人呢,只守着师傅一个人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胡说,”温茶点了点他的额头,“你现在才十余岁,不懂儿女情长,等你大了,想找道侣时,自然就知道师傅和道侣的不同。”

    “不会的,”小米格外笃定的盯着温茶,无比认真道:“徒儿只想跟师傅一直在一起,其他的,徒儿什么也不想,师傅信我。”

    温茶见他说的恳切,忍不住笑了一声,暗叹童言无忌。

    “你这样小小,就能说这些话讨为师欢心,等你长大了,定是个油嘴滑舌的家伙。”

    “师傅……”见她不正视自己的言辞,小米有些不满,“我没有骗师傅,徒儿可以立心魔誓。”

    听他说心魔誓,温茶吓了一跳,赶紧去捂他的嘴,“休得胡言乱语。”

    小米咂咂嘴,亲了亲温茶的手掌心,笑眯眯的盯着温茶的眼睛,眼角完成了小月牙,“师傅要是不信我,我就要立誓。”

    温茶赶紧松开手,暗道不妙,“你若再不知轻重,为师就要生气了。”

    说罢,离小米远了些位置,声色俱厉道:“以后也不会带你出来。”

    听的这席冷话,小米委屈的差点哭出来,“师傅,徒儿又没有做错,你不能这么惩罚我……”

    温茶见他撒娇就头疼不已,“你堂堂男子汉,在师傅面前哭鼻子,说出去,多丢人。”

    “师傅才不会说出去。”小米朝温茶面前走两步,一双眼睛亮的可怕,“师傅,你听听徒儿说的话,好不好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