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551章 仙路迢迢(十六)
    “萧佚坠崖身亡了。”温茶看着他大变的面色,也不隐瞒,“我找到他时,尸体已经葬身狼腹。”

    卫子期被这个回答吓到了,他惊疑的望向温茶,“是你亲自确认的?”

    “我在下山找到的,”温茶淡淡的说,“就在师兄成亲后的第二日。”

    “天意,”卫子期手指抖动片刻,安静下来,“这一切都是天意。”

    在卫子期眼里,萧佚已死,温茶在这世界上就没有心魔了,可他不知道,心魔也是有自己的意识的。

    卫子期道:“这件事,你同师傅说了吗?”

    温茶眼睛都不眨一下的说谎:“师傅他是知道的。”

    “果然如此。”卫子期长叹一声,说:“以后你就是宗门的首席女弟子,光大门楣之事,你可要放在心上。”

    温茶心中暗笑他天真,嘴上却是应下来,“师兄放心,只要我还在门中一天,就不会袖手旁观。”

    “这就好,”卫子期点点头,没再多说,只道:“你先回吧。”

    温茶停了一瞬,“师兄现在的处境,是否要同师傅说一声?”

    “不必了,”卫子期想也没想的拒绝,甚至还有些惶恐:“我现在的样子,说出去也只是教师傅伤心,倒不如便让他以为我现在已生儿育女来得好。”

    当年,卫子期为了叶灵也是绞尽脑汁,不仅拒绝了和原主的约定,甚至还为了叶灵,立下了和师门一刀两断的誓言,从那以后,凌云宗便没人过问他了,现在提起来,可不就啪啪打脸吗?

    “我尊重师兄的决定。”

    温茶带着小米走到门口,正要走出去,卫子期在她身后低低的说了句:“三年前,我不识好歹,让师妹伤心不已,师妹可曾恨过我?”

    温茶头也不回的笑了笑,“师兄高风亮节,心有所爱,我只有祝福,再无其他。”

    这话说出来过于虚伪,却让卫子期大失所望。

    他以为慕茶应该是恨他的,曾经有多喜欢他,便有多恨他。

    可她却说不恨,这跟他的想法,天渊之别,比千刀万剐还叫他难受。

    终归是错过了。

    温茶没再回答他的话,带着小米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卫子期坐在原地,眼睁睁看着她的背影消失不见,良久,才怅然若失的叹了口气,语气间无尽悔恨。

    若当初,他没有鬼迷心窍,现在陪在温茶身边的,绝不会是那个乳臭未干的臭小子。

    只可惜,他害人害己,到最后,不仅没有修为,还断送了自己大好的前程。

    当真是,自作孽,不可活。

    “公子,”一旁侯着的小厮上前两步,“您若是想,就回山上去吧,一定有人能治好您的。”

    “晚了,”他听见自己痛苦又落寞的声音,“再也,回不去了。”

    他还能回到哪儿去呢?凌云宗从来就不是个仁慈的地方,拖着这副废人的身体,回去了,也不过是受尽同情而已,倒不如在这儿等死痛快。

    小厮见他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,默默地叹了口气,没再说话。

    走出卫府,温茶带着小米去街上买了糖葫芦和糕点给他当零嘴,小

    米抱着糖葫芦啃的满口糖渍,温茶在一旁看着他发笑,小米噘着嘴瞪了她一眼,“师傅就知道拿徒儿寻开心。”

    温茶大喊冤枉:“为师又怎么得罪你了?”

    小米指指糖葫芦:“师傅给我买糖葫芦,可不就是想看我出丑吗?”

    温茶对他扭曲事实的能力感到头疼,“你要这么想,可就要伤师傅的心了。”

    “哼!”小米冷笑两声:“三师叔以前伤师傅心的时候,师傅可没这般计较。”

    温茶瞪大眼睛,惊讶的盯着他:“这些事是谁告诉你的?”

    小米舔了一口糖葫芦,哼哼道:“弟子猜的。”

    温茶见他不似说谎,心塞无比:“我同你三师叔的事,一时片刻说不清楚,以后休要再提。”

    “为何不提?”小米眼里划过一丝阴冷,“三师叔分明就是自作自受,师傅凭什么还要探望他?”

    温茶对他追根究底的好奇心感到无力,“你现在还小,这世间儿女情长,师傅说了你也不懂。”

    小米皱起眉头,辩道:“可师傅不说,弟子又怎知?”

    温茶长叹一口气,也没有跟他咬文嚼字的兴趣,“我探望你三师叔,并非是对他旧情难忘,至多,也只是想看他笑话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师傅方才说什么?”小米难以置信的盯住温茶,没想到,平日里温和有理的师傅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来。

    “你三师叔曾经负过我,他的姘头就是洛河河底的那条蛇妖,这件事你也是知道的。”

    温茶淡淡的说:“他被蛇妖吸去了修为,变作了废人,我若真是好心,只会将他的遭遇告知你师祖,让你师祖替他拿主意,但我没有,我今日来看他,只会加重他的心魔,不会带给他任何益处,他这辈子都不会有任何机缘了,对我来说这就是报复了。”

    温茶逐字逐句的说出来后,对小米笑了笑,“师傅是不是很坏?”

    “怎么会……”小米怔怔的望着她,似乎今天才认识她一般,“三师叔先伤害了师傅,他现在是自作自受,师傅没有在此刻落井下石,反倒送他伤药,已经是最大度的做法了,哪里坏了?”

    温茶闻言笑了出来,她忍不住摸了一下小米的脑袋,“还好你这个徒弟,没觉得为师心思重。”

    小米摇摇头,眼睛里划过浓重的戾气,“若我是师傅,今日绝不会就这么饶了三师叔,我定会斩断他的手脚筋,让他成为真正的废人!”

    温茶吓了一跳,“你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?”

    “因为他伤害了师傅啊,”小米仰着脸,一派无辜天真,“任何伤害了师傅的人,我都不能放过。”

    知道徒弟小奶狗,可这么血腥的小奶狗,就有点诡异了。

    “你不能这么想,”温茶震惊过后,很快回过神来,“大道之行,绝不可以滥杀无辜,三师叔虽有错,可他已经得到了最严厉的惩罚,没有什么,比让一个惊才绝艳的人,失去自己最光鲜的一面,更残忍。”

    小米不服气的说:“他并没有失去所有。”

    “那他也没有真正害为师丧命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任何事情,都讲究一个轮回,有孽便有债,有德便有恩,因果循环,报应不爽,你师叔已经得到了最严厉的惩罚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