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558章 仙路迢迢(二三)
    温茶沉默着没说话,小米有些急,“师傅,你会吗?”

    “不会的。”温茶转过身,真真切切的看着他,“为师不会。”

    小米被她看的心下一颤,垂下了眼睛,“师傅说的可是真的?”

    “何为真?”温茶笑道:“像南海真人那般才为真吗?”

    “心魔是大道的阻碍者,是注定要死的。”小米笃定的说。

    温茶直直的望进他眼眸,“若我有那样一个心魔,我必不会像南海真人那般待他。”

    小米的嘴角抖动了片刻,才呐呐道:“可修为越高,心魔的影响便越严重,迟早会的。”

    温茶问:“你想师傅变成那样吗?”

    “不想,”小米想也不想的说:“我只想师傅快快乐乐的,其他的,弟子什么也不想。”

    “这就够了。”温茶深深地看了他一眼,“你曾问过为师,是不是非长生不可,为师现在就可以回答你,像南海真人那般的长生,为师宁可不要。”

    小米的眼睛红了一瞬,复又垂了下去,“师傅即将结丹,还未到大乘期,自然不用担心,可以后,当如何?”

    “做一介散修,云游四海,未尝不可。”

    小米怔住,不可置信的看向温茶,“此话当真?”

    “修真者,不敢妄语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有可是。”

    温茶点了一下小米的鼻子,“你现在还小,不懂承诺对修真者的重要性,为师说不会,便不会,我们出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师傅,”小米忽然拉住她的手,轻声说:“弟子信你。”

    温茶嘴角微扬,露出一个淡淡的笑容来,“信我便好。”

    两人牵着手朝来时的路走了出去,等游到湖面上,看到争相逐食的鹫鸟时,温茶有些纳闷,这半晌功夫不见,湖里怎么多了这么多凶兽尸体?

    “应当是被过路的人杀死的。”小米猜测道。

    温茶不太信他的话,不过也没深究,带着小米上岸后,四下没有发现火翼虎的身影后,松了口气,“我们还是回山洞修炼。”

    小米自然满口答应,两人回到山洞呆了几日,便绕过林子继续北上,沿途收了不少好东西,最后竟然在一处小山脊发现一条灵脉。

    温茶没有把东西占为己有的念头,和小米挖了不少灵石装包后,继续向前,一路上遇见妖兽,能打的就打,打不过的就跑,一趟下来,收获不小。

    一月时间一晃而过,临走的前一天,温茶盘算了自己乾坤袋里的好东西,比她在凌云宗这些年花掉的还值钱,她把东西分成两份,一份装在自己的乾坤袋里,一份塞在小米的乾坤袋里。

    小米不解的望着她,“师傅的东西,为何要弟子保管?”

    “代师傅保管几日,等回了宗门,就不用你保管了。”

    小米百思不得其解,“莫非这些东西,有何奇特之处?”

    温茶囧:“塞你兜里的,以后就是你师傅的全身家当,可要保管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啊,”小米眼睛一弯,“弟子一定替师傅保管妥当。”

    “这还差不多。”

    &n

    bsp; 第二日南海秘境关闭之前,所有存活的弟子,纷纷御剑而出,生怕被封死在里面。

    温茶也跟着人群越了出去,一眼就看到秘境外等候的二师兄钟凌。

    钟凌露出喜悦的笑容迎上来,“师妹这躺可有收获?”

    温茶扫过自己的乾坤袋,笑了笑,“托师兄的鸿福,收获不小。”

    钟凌也不眼红,真诚道:“恭喜师妹。”

    温茶点点头,同他一起站在船头等人,须臾,就有不少身穿凌云宗衣物的弟子走出,个个形容狼狈,却又面带笑容,似乎都有一番际遇。

    南海秘境关闭前,五十名弟子,回到船上的仅有三十六名,还有十四名的下落,不言而喻。

    两人在船头等了半个时辰,发现再无弟子前来,钟凌调转船头,踏上回程。

    一路上畅通无阻,抵达凌云宗后,温茶单独去见了凌云真人。

    凌云真人依旧同她第一次见他那样,在床榻上打坐,见她进来才施施然睁开眼睛。

    凌云真人已经四百余岁了,但修真界几百岁的男修,依旧比寻常人年轻太多,这一次,他的眼睛并不浑浊,淡淡的望住温茶,道:“你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温茶走到他身边,单膝跪下,“五十名弟子,只三十六人返回,请师傅责罚。”

    “不关你的事,”凌云真人长叹一口气,“这都是他们的造化,同你何干?”

    温茶并没有起身,低低道:“是弟子照看不周。”

    凌云真人不置可否,目光幽深了一瞬,“平日里,你不会像今日这般钻牛角尖,发生了何事?”

    温茶沉默片刻,从腰间解下乾坤袋双手奉上,“师傅可还记得此物?”

    凌云真人记性很好,“这是你上山那年,为师赠你的第一件礼物。”

    温茶神色淡淡道:“这乾坤袋中,都是弟子在南海秘境中寻到的东西,有灵石药材还有秘籍和妖丹,弟子现在将之赠与师傅,请师傅收下。”

    凌云真人没想到她会来这一出,有些惊讶,“你这孩子,出一趟门,怎送为师这样一份大礼?”

    “师傅可曾记得带弟子上山时说过的话?”

    凌云真人怔住,不敢置信的看向温茶,面色沉下来,“你这是何意?”

    “弟子恳求师傅兑现承诺。”

    凌云真人从床榻上站起来,动了真火,“你要脱离宗门?”

    “弟子还记得您说过的话,”温茶抬起头,不慌不忙的同他对视着,“您说,我拜您为师后,可以跟着你上宗门,同时若我心生悔意,日后也可脱离宗门,自立门户。”

    “我的确说过这样的话,”震惊过后,凌云真人稍微冷静下来,“可我没想到你一直都在打这个主意,你将宗门对你这么多年的培育,放在何处?”

    “这乾坤袋里的东西可以抵消弟子这些年享用过的资源,至于培育之恩……”温茶微微一笑:“您就当从来没有我这个弟子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温茶站起身,对着凌云真人鞠了一躬,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凌云真人怎可这样就放过她,转瞬就拦住在了她面前,“此事,我不同意。”

    “我并没有征求你的同意,”温茶不紧不慢的说:“我只是来通知您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