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560章 仙路迢迢(二五)
    小米瞪大眼睛,震惊的望着温茶,以为自己产生了幻听,“师傅方才说什么?”

    温茶到不介意重复一遍:“以后为师就是散修了,不能让你继续在凌云山享福,你可会嫌弃?”

    小米愣了许久,才反应过来她的意思,整个人跟傻了一样,呆呆的望着温茶,一句话也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温茶但笑不语,抱着他进屋之后,就开始收拾屋里的东西,等他回过神来,温茶正坐在床榻上,笑意盈盈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这是真的吗?”小米还有点在做梦的感觉,“师傅真的要脱离宗门?”

    温茶挑了挑眉,说:“为师可曾骗过你?”

    小米没说话,一双琉璃般澄澈的眼眸,牢牢的凝固在温茶身上,有些迷茫,有些晦涩。

    温茶轻叹一声,走到他身边,揉了揉他的脑袋,“从你成为我徒弟那一刻起,我就从未欺瞒过你什么,现在不会,以后也不会。”

    小米大梦初醒般的握住了温茶的手,努力了许久,才发出声音,“弟子只是不明白师傅为何要离开宗门。”

    “倦了,累了,有了更值得自己追寻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什么?”小米问。

    “是为师从小到大都想抓住的光。”

    “光……”小米轻喃着这个字,良久后,嘴角终扬起一丝弧度,“光,无处不在,不知师傅想要的,是这晨曦的微光,还是午时的烈阳,亦或黄昏薄暮,星夜月华?”

    温茶静静地看着他,眼神安然而专注,“那些都不属于为师。”

    “那什么才是属于师傅的?”

    温茶闻言,垂眸一笑,眼角勾勒出美好而向往的纹路,“为师儿时倒是很清楚,可年纪越大,丢弃的东西也就越多,丢到最后,明明得到了更多,可为师想起的,也不过是年少时,那陪在自己身旁的影子。”

    小米指尖一颤,“影子?”

    “人活着时,最忠诚于本身的便是影子,它会随着光亮变化而变化,日光,灯明,甚至月华,都会影响它,可最终,真正随我们直至死亡的,也只有它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他就是我想要的光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想找到他,”温茶轻声说:“我想和从前一样,和他形影不离。”

    “师傅不是说影子是不会离开人的吗?”小米沉默着,又开口说话:“若真像你说的那样,影子又怎会需要你找?”

    “因为我先背弃了他。”

    温茶抬起眼眸,深深地望住少年,一字一顿道:“后来,他斩断双足逃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为什么会负他呢?”小米面无表情的问:“你不是说过,你最想要的就是他啊?”

    “因为我做错了许多事。”温茶没有畏惧的迎上他的注视,“到最后,连自己都无法原谅自己。”

    “那又何必再找。”小米弯着眼睛笑了起来,“既是两败俱伤,又何不彼此放过?”

    “放过?”温茶重复了这两个字,苦笑道:“可我从来就不想放过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影子离开人,便没了依存,就像水之于鱼,巢与倦鸟,无枝可依

    ,无处可去,可人若没了影子,却会变成不人不鬼的怪物,你看到过那样的怪物吗?”温茶问。

    小米身体僵硬了一瞬,复又镇定下来,“师傅是担心自己不人不鬼吗?”

    “不,”温茶摇摇头,“我怕的是,没了我,影子找不到回来的路。”

    小米沉默了很久,低声说:“或者影子已经找到更好的路了呢?”

    “那我也要帮他看看,”温茶笑着说:“若他在那条路上走的开心,我放了他自由,也未尝不可。”

    即便是影子,也有选择生活的权利。

    “这样啊,”小米点点头,忽而说:“那我陪师傅一起找。”

    温茶嘴角扬起,没有搭话。

    等小米把东西也收拾好,温茶决定带着他下山。

    从凌云真人那儿得到消息的钟凌急匆匆的跑过来阻止她,“小师妹,此事,你真的下决定了?”

    温茶迎着他担忧而震惊的眼神,微微颔首,“我心意已决,师兄无需多说。”

    钟凌还是有些接受不了,“你我同门十余年,经历过诸多风雨,情同兄妹,我并不赞同你的决定,你现在离开,自此无宗门灵药灵石支援,于你而言并不是一个好的选择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”温茶笑道:“可这些同我曾经那些苦日子相比,已经轻松许多。”

    “师妹,”见她说的认真,钟凌皱起眉,“我不知道你是真做好了决定,还是在同师傅怄气,无论如何,这个决定都太过突兀,你要三思后行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决定我做了十三年,”温茶不紧不慢的打断他,“这十三年,我在宗门内看似快活,却从未真正痛快过,这些事,师兄可知?”

    钟凌面色有些微妙起来,他颇有些尴尬道:“莫非你还记着三师兄的仇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温茶:“三师兄还没那么重要。”

    钟凌掀起眼皮,不解道:“那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想去过真正属于自己的生活。”

    钟凌:“在宗门你也可以过这样的日子,没有人打扰你,我们都可以给你帮助。”

    温茶摇摇头,表示拒绝。

    钟凌说不服这颗顽石,只有晓之以理,“你出去后,就不似在门中有人相护,外面比你修为高的道修魔修,比比皆是,你若遭难,该如何是好?”

    温茶把油盐不进发挥到极致:“那便是我的造化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!”钟凌气的一甩衣袖,“我是说不通你,等你在外面遇见事儿了,你就懂了。”

    说罢,他也不再劝说温茶,转身走了。

    温茶也不生气,扭头拉住有些愣神的小米,“我们走吧。”

    原本面上含笑的少年,此时竟有些犹豫,呐呐的没有跟着温茶动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温茶问。

    小米抿了抿唇角,开口问:“下山之后,真的碰上危险了,师傅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师傅有那么差劲吗?”温茶不高兴的瞥他一眼。

    小米摸了摸鼻子没开口。

    温茶气的敲了一下他的脑袋,“以后的事以后再说,现在我们的当务之急是下山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