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561章 仙路迢迢(二六)
    温茶带着小米下山后,并没有去城镇,而是在一座名为白云山的小山上,找了一处环境优美的角落,建起了房屋。

    白日,两人也不修炼,就在山上的一片野山桃树边详细规划屋子的设计,晚上就住在附近的山洞里打坐。

    等房屋建好时,已经是秋天了。

    两人建的是座巨石做基底的小二层,楼里书房厨房卧室一应俱全,住进去的第一天,温茶被窗外的鸟鸣唤醒时,感觉特别满足。

    她收拾起来,拉着小米一起去屋外摘桃子。

    山里的野果和野疏都很丰富,吃够了灵植的两人,偶尔也会尝尝这些东西。

    野果被温茶用酒曲酿成了酒,埋在屋外的桃林里,天再冷些,就取出两坛,置于火炉上炙热,喝起来清香扑鼻,浑身舒坦。

    温茶把从南海秘境带出来的心魔修炼小册吃的透透的,再去其糟粕,重新摘抄了一份,交给了小米。

    小册上没有写一个关于心魔的字,小米还以为是五灵根秘籍,佯装高兴的抱着走了,第二日却兴致勃勃的来找温茶,说这本秘籍非常适合他。

    这从另一方面证实了他的身份,温茶心里暗叹一声,果真如此后,只叫他好生修行。

    心魔是可以修炼的,这本南海真人写出来的秘籍,练到一定程度,更是可以帮助心魔摆脱对主人的依赖,成为一个独立的个体。

    这对温茶来说并不是一件坏事。

    原主和心魔之间的关系,与其说是相依为命,互为表里,不如说是互相牵制,畸形顿生。

    这样的关系看似稳妥,实则最是致命。

    只要过了相互承受的度,一切就会往完全相反的方向叛逃而去。

    而这个度,已经被原主打破了。

    从她为了卫子期开始忘记萧佚开始,这段关系就已经变了。

    而小米来到她身边的目的,耐人寻味。

    她想过了,想要彻底的改变这个现状,最主要的还是要给心魔自由。

    也许,这个自由,从很大程度上,会给她给其他人造成非常恶劣的后果,可人生不就是一场豪赌吗?

    赌赢了,那是大获全胜,两不相伤,赌输了,也不过满盘皆输,命中注定。

    很何况,她不觉得自己会输。

    时间一晃就到了十一月,山里天气冷的早,大雪一场,层层植被就被压弯了腰,六角花瓣,像是轻飘飘的柳絮,纷然而下。

    温茶端着暖炉在屋檐下看雪,忽然想起一句古旧的诗。

    六出飞花入户时,

    坐看青竹变琼枝。

    如今好上高楼望,

    盖尽人间恶路岐。

    她端着暖炉往雪地里走了几步,忽的停下来,伸手接了几片雪花,那雪方一触到她掌心便化了水汽。

    温茶眯着眼睛作罢,转身往回走。

    二楼上的小米透过窗看了她几眼,目光阴郁而沉闷,带着难以言喻的复杂。

    温茶感觉到他的注视,抬眸往上看了一眼,看到他时,嘴角扬起来,轻声问:“今日可是比昨日有进步?”

    她看过来时

    ,小米迅速敛去眼底的阴暗,甜甜的回给温茶一个微笑,“不负师父所望,弟子又突破了。”

    心魔秘籍共分七个阶段,秘籍给小米没多久,他就突破了一层,现在又突破了,自然也就是修炼到了二层,这个结果让温茶高兴。

    “那你继续修习,待你炼到七层,为师便带你出去。”

    小米圆圆的眼睛眯了一下,“师傅想去哪里?”

    “五湖四海,高山大川,哪儿有趣便去哪儿。”

    小米盯着她,没说话。

    温茶也不恼,笑道:“这雪来的早,怕是明日才停,你若累了,可歇一日。”

    “弟子不累。”小米道。

    “随你。”温茶对他十分宽容,“楼下有为师晨间做的点心,还有挖出来的果酒,饿了你就下来顺顺嘴。”

    说罢,她也不等他回答,径直走进了屋里。

    小米还维持着望向她的动作,眼看人不见了,才沉沉的收回眼神。

    他是有记忆的。

    从他被慕茶放弃,忘记,甚至无视,这些记忆他都有,而且还记得特别清楚。

    他比谁都要锱铢必较,也比谁都睚眦必报,即便那是曾经跟他相依为命的慕茶,他也没想放过她,尤其是他坠下山崖后,这个念头就像是魔物一样缠绕着他。

    后来他附身在这具身体里,他又回到了慕茶身边,他心里那颗名为复仇的种子,从来就没有熄灭过。

    他虚与委蛇,装模作样,都是为了给慕茶一个刻骨铭心的教训。

    凭什么只有慕茶丢弃他的份儿,他要反击,复仇,他要把慕茶给他的耻辱,完完全全的还给她。

    后来他成为了慕茶的徒弟,她似乎忘记了那个名叫萧佚的心魔,全心全意的对他好,可他心里却觉得虚假、反感甚至厌恶。

    尤其是后来,他做了一个极为古怪的梦,梦里,他替慕茶死了,死之前,他被慕茶折磨的人不人鬼不鬼,最后还要为她的可笑举止买单,简直愚不可及。

    醒过来后,他下定决心要让慕茶付出代价。

    心魔想摆脱主人的办法不多,他不奢望完全摆脱慕茶,却想改变他们的处境,在慕茶还没成长起来之前,互换他们的位置,把她变作最初的他。

    最初的他,比他想象的要蠢,可现在的惩罚对他来说,还不够。

    小米嘴里发出一声冷嗤,他随手关上门,绝了窗外满天白雪。

    他再也不会上第二次当,慕茶也休想从他这儿,讨到任何好处。

    什么影子和主人,最想要的光,都是假的,他不会再相信慕茶了,永远。

    温茶给自己煮了壶清茶,喝过之后就窝在窗边看雪。

    她现在是筑基大圆满境界,只要再往前努力一下,就能结丹,只可惜她困在筑基好几年,一直没到时候,也是心塞。

    她呆了一会儿,就坐在床上打坐,白云山的灵气还算充足,她将灵气一点一点的吸收进身体,压缩成一滴灵液,想将丹田撑满之后,再做一次冲击。

    楼上的小米感觉到四周灵气的涌动,眼底划过一丝讥讽,继续研究心魔秘籍。

    温茶现在的修为,对他来说不值一提,即便是成丹,也对他造不成影响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