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563章 仙路迢迢(二八)
    “还能有什么办法?”卫子期眯起眼睛,眸子里闪过些许冰冷,“修真界的手段你也是知道的,至多也不过玉石俱焚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也对。”温茶弯着眼眸笑了起来,“我不该对他们有更高的期待。”

    见她听懂了自己的话,卫子期不免嘱咐两句:“那些人到底什么时候行动,还不清楚,你自己一定要注意安全。”

    温茶应下了这份好意,道了声“多谢”。

    两人聊了片刻后,温茶就起身告辞。

    卫子期颇有些不舍的叫住她,“兔子急了还咬人,现在的局面对你非常不利,如果没地方去,就住到卫府来,我虽身体不济,可也能给你一个避风所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,”温茶头也不回的说:“你是知道我的,我还没那么大度。”

    卫子期也料到她还在记仇,讪讪的笑了笑,“也罢,以后所有时间,给我报个平安也好。”

    温茶没有回话,径自穿过院子往外走,一旁的小厮利落的给她打开门,她一眼就看到不远处站在街角的少年。

    他约莫十四五的年纪,穿了一身黑衣,白皙干净的面上覆着霜雪一样的寒,面容虽稚嫩,可五官却深刻而立体,像是个冷面神。

    温茶愣了一下,不紧不慢的走过去,嘴角扬起来,笑道:“今日怎有空出来了?”

    少年薄唇微抿,一双幽深而晦涩的眼眸落在她身上,半晌开口道:“小楼虽好,久了也乏,便想出来转转,没想到会碰见师傅。”

    温茶也不拆他的台,顺阶而下,道:“既然来了,今日师傅请客,你想吃什么都给你买。”

    这话听的小米发怔,须臾,他的目光从温茶身上离开,“恐怕要辜负师傅美意了,弟子长大了,现在也不大喜欢那些小东西了。”

    温茶知道他是在故意刺自己,也不恼,反而感叹道:“你的确是长大了,不过为师却像是没长大似得。”

    她走到不远处卖糖葫芦的小贩身边,买了一串冰糖葫芦,笑眯眯的说:“这东西,我还是喜欢吃,不管多大岁数,只要见到了,咬上一口,就像回到了小时候似得。”

    小米身体一颤,嘴角划过一丝讥讽,“小时候有什么好呢?这只要三文钱的东西,也要半年才能吃一次,多可笑。”

    “为师也想不通,”温茶咬着糖葫芦,轻轻摇摇道,“大抵是当时太想吃了吧,现在能轻易吃到,便想次次都吃,圆了小时候的念想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啊,”小米回眸深深地看了她一眼,嘲弄着说:“弟子以前竟不知师傅是这般恋旧之人。”

    温茶咬下签上最后一颗糖葫芦,抬眸望着他说:“这事儿谁也说不准,或许再多吃上几次就腻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小米转过头,低笑一声,转口道:“也对,师傅原就是这般无情之人。”

    温茶听到这儿,也不想去辩解什么,对于一个不信任自己的人,她说无数次,他也是不信的,与其平白让他折辱,还不如保持沉默。

    她越是沉默,小米越是揪住不放:“师傅觉得弟子说的不对?”

    温茶暗叹一口气,故作赞同道:“你说的很对。”

    小米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回去吧,”温茶不想跟他扯那些有的没的,“师傅也乏了。”

    小米闻言,心里冷哼一声,站着没动,冷笑道:“师傅一大早便去卫府找老情人叙旧,心中应当极为高兴才是,怎会累?”

    过分了啊!

    温茶嘴角抿起来,以前怎么没发现徒弟这么毒舌?

    见她不答,小米自以为猜中了她的心事,手指紧握起来,“怎么,师傅还想重修旧好不成?”

    “够了。”温茶对他胡说八道的能力表示一万个厌烦,“我去卫府的事同你也没什么关系,你有空瞧我在做什么,还不如在屋里修炼。”

    小米被她堵的一愣,眸子立时染上了愠怒,“师傅,以为弟子是在跟踪你?”

    “我没这么说。”

    温茶对他这样无理取闹的行为头疼到不行,“你若还想逛就逛,为师先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她也不等小米回话,绕过他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小米回过神来,一言不发的跟了过去,脚步急又重,像是要把平地踩出个大坑来。

    温茶懒得搭理他,回了屋,就进自己的房间休息。

    小米又气又恼的站在她屋门前顿了许久,才收回放在门柄上的手,气的上楼修炼。

    温茶跟卫子期之间的交流,他自然也能摸清楚,但他没想到的是,现在的卫子期竟然还想勾搭温茶,而温茶居然也对他和颜悦色,侃侃而谈。

    两人之间的和谐氛围,简直让他恨到牙痒痒。

    眼见温茶从卫府走出来,他气的跑到街角等她过来,想对她兴师问罪,可她一走近,他就跟傻了一样,只会说出扫兴的话,以前的伪装也被丢了个一干二净,到头来弄得温茶兴致全无。

    他怎会不喜欢冰糖葫芦呢?可他喜欢有什么用?是她先背弃了他们的约定,现在再来提这些,相较于过去,简直就是一场巨大的笑话。

    他不接受,也不想再接受了。

    他咬着牙继续琢磨心魔秘籍的第六层。

    只要再给他多一点时间,他很快就能脱离温茶,再转头给她一个终身难忘的教训。

    这般方能彼此放过了吧?

    小米如是想着,丢掉了心里最后的悸动。

    之后的日子过得很快,一晃就到了深秋,温茶巩固好自己金丹期的修为,开始在屋子四周布阵。

    卫子期透露给她的消息,她不得不重视,尤其小米现在到了关键时刻,若有人在这个节骨眼闯进来,后果不堪设想。

    第一波人触动阵法后,温茶便偷偷前去处理了,但这并不能断绝后面三番四次的试探和攻击。

    她的地址,钟凌是知道的,难保他不会透露给其他人。

    温茶开始琢磨着换地方。

    她把这个消息同小米提了提,小米皱着眉沉默片刻,就答应了。

    人都打上门来了,依照他的性子根本不想退缩,但现在他的首要任务是修炼,他和温茶都不想浪费时间。

    两人挑了个时机,卷起铺盖逃了。

    当然,这骗不过凌云真人和其他宗的掌门。

    两人的逃亡之旅并不顺利,可以说是狼狈,只要一停下来,就有无数的追兵前来拦路,一次两次还好,次数多了,温茶也觉得累,最主要的是,小米不是个省油的灯。

    他就跟虐待狂似得,哪天不给温茶找茬,哪天就不自在。

    温茶拿他没办法,只能把他甩的锅照单全收。

    有这么个弟子,也是心累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