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565章 仙路迢迢(三十)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温茶醒了之后,叫醒小米继续往更远的地方逃。

    密林外围已经被周阐看管起来了,要是被周阐发现,温茶绝对要完,她暂时还不想找死。

    小米静静地跟在她身后,盯着她新换的衣服,开口问她的伤。

    温茶似笑非笑的看他一眼,“让你失望了,为师一时半会儿还死不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。”小米悄悄松了口气,有些不自在的偏过头。

    温茶不置可否的带着他穿过树林,往北而去。

    北边是天寒地冻,少有人住,再加上恶兽众多,可以说得上艰险从生,因而很少有修士驻足。

    想要躲开这些宗门的追捕,北边不失为一个好去处。

    温茶一路上和宗门子弟们斗智斗勇,好容易到了北方,已经是凛冬了。

    温茶是个怕冷的人,两人也没有在冰天雪地里盖房子,而是找了个宽敞的山洞,决定等春天来了再做打算。

    山洞里面有几个小山洞,温茶让小米先选,之后选了个离他最远的,兀自走进去收拾好便歇着了,至于小米怎么样,她完全不关心。

    小米站在原地愣了许久,才终于确定,温茶是真的生气了。

    这个发现,让他心里跟压了块石头一样难受,原想的畅快,耻笑,一样都没有浮现在他心头,倒是未知的恐慌,让他寝食难安。

    北上的一路,温茶虽还带着他,可他却感觉不到她的关心了,他们就像两个结伴的陌生人,除了一起走,连最基本的交流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温茶不和他说话,他也拉不下脸和温茶说话,到最后,他们除了必要的分配工作,竟然没有一点曾经的温暖。

    他的心是暖不热的,以前温茶凭着一点儿力气,还能让他伪装伪装,现在温茶懒得费力,他也暗藏私心,终是没了最初的和睦。

    明明是他最想看到的样子,可他心里却生出无端的不甘来,也不知是怨温茶还是怨自己不争气。

    温茶可没他想的那么多,一进山洞,就从乾坤袋里取出被褥暖炉,把山洞收拾的妥妥帖帖的。

    收拾好之后,她热了一壶酒,边喝酒边看异志,完全没有搭理小米的念头。

    她已经想好了,等小米把心魔秘籍炼到第七层,他们就一拍两散。

    原主的愿望是需要一个能陪在她身边的人,这个人不一定非得是小米。

    她现在对小米做的,是在替原主赎罪,等她和小米真的没了联系,她也不想再伺候这位大爷了。

    温茶喝完酒,就躺在暖暖的被窝里睡着了,另一个山洞里的小米面无表情的琢磨着秘籍上的说明,目光落到了最后一排小字上——此功炼到第七层,极有可能会触发天雷,挨过天雷便是被天道承认,方能成为真正的魔修。

    小米的手指划过那行小字,内视着自己六层中期的修为,不知怎的,忽然莫名有些想放弃这个彻底成为魔修的方法。

    成为魔修就意味着,他跟温茶真正没了联系,照温茶现在对他的态度,他们很有可能到此为止了。

    他不想到此为止。

    可他不知道怎么办?

    他不会向温茶认错,也不会对温茶低头,他还能怎么办?

    没两天,温茶就察觉到了小米的懈怠,在这紧要关头,她实在很想骂娘。

    “你最近是怎么了?”这天她把小米叫出来,佯装和颜悦色的问。

    小米面色淡淡的盯着她看了几眼,撇过头,冷冷道:“弟子修炼到瓶颈期,想休息几日。”

    温茶眉头微皱,对他话里的真实性,抱以深切怀疑,但她没表现出来,说:“瓶颈期的确不好过,你且先自己放松放松。”

    “嗯,”小米垂着眼睛没看她,目光低低的,也不知道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温茶转过身去外面透了口气,小米踱步走到她身边,“这北方的冰天雪地别有一番景致,师傅想出去走走么?”

    温茶看不出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,也不敢轻易答应他,这里妖兽众多,皆是大妖,要是半路把自己作死了,那叫一个倒霉催。

    “不了,”温茶对他的提议没兴趣,“你要想出去,便自己出去吧。”

    说罢,她深吸了一口气,转身往回走。

    “师傅。”小米叫住她,把困顿在心里已久的问题问出来:“您是生我的气了吗?”

    “我生什么气?”温茶好笑的看他一眼,眼里一片平静,似听不出他的弦外之音。

    小米手指紧握起来,漂亮的眼睛动也不动的盯着她,眼底划过恍惚和怅然,他艰难的开口:“弟子做错了什么,惹你不高兴了,你可以说出来,弟子会改的。”

    这话有点逗笑温茶了,以前还没发现,这弟子身上绿茶味道这么重,都这么显而易见的事了,还装,装的不累吗?

    “没有,”他装温茶也装,看谁膈应谁,“你很好,为师没什么不满的。”

    又是这句话……

    小米嘴角抿起来,心里的无力让他眼角泛红,红的像是染了鲜血似得,仍固执的盯着温茶,固执的问:“你是觉得我数次在半路上丢下你跑,做错了对吗?”

    “你没有做错,”温茶毫不受他影响,甚至还笑了一声:“命是自己的,你修为低,惜命实属正常,没什么不妥。”

    可他修为真的低吗?他们相互清楚对方的底细,只不过都懒得拆穿罢了。

    小米嘴角颤了颤:“师傅,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怪你,”温茶打断他,不紧不慢道:“你好好修炼吧,我先进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师傅,”小米慌忙拉住她的手,心下一片惶惶不安,他难以克制的问:“你……不喜欢我了吗?”

    温茶顿住脚,以为自己产生了幻听,她努力不让自己做出掏耳朵的动作,镇定自若的问:“你刚才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小米不自然的松开手,白皙的面上划过一丝赫然,“你如果没有生气,我们还是个从前一样好吗?”

    谁给你的脸说这句话?

    温茶简直要气笑了,但她憋住了,暗自告诉自己,这不是动气的时候。

    温茶皮笑肉不笑道:“你修炼紧张,为师不想耽搁你,等你修炼到第七层再说吧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