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566章 仙路迢迢(三一)
    “好。”小米极为认真的应下来。

    温茶笑了笑,没再说话,拉开了和他的距离。

    从那以后,小米又开始钻研秘籍,很快就从六层中期达到了六层巅峰。

    温茶对他的进度摸得还算清楚,在他即将突破七层的时候,开始琢磨着跑路。

    小米也感觉到了风雨欲来的压迫,诸天万界的天雷不是说着玩儿的,他本来就是不存在于时间的东西,这场天雷绝不会轻易绕过他。

    这天,他又来找温茶,言辞模糊的说自己最近心烦,想换个远些的山洞,温茶没有拒绝,帮他找到地方,并没有再同他住在一起。

    见她没有犹豫的离开,小米眼睛里闪过浓重的不舍,“师傅,如果我突破了,你真的还能和我在一起吗?”

    温茶心说,想得美。

    不管心里怎么想,她面上一如既往的淡定,“你现在最紧要的是修行,其余事暂且先不论。”

    小米有点失望的望着她,问道:“那你会等我吗?”

    当然不会了。

    可这句话温茶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口,小米的眼神非常渴望,她有点心虚的错开目光,“等你出来再说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小米没有执意追寻答案,他大抵是察觉了温茶在说谎,眼下一片黯淡。

    “以前,还小的时候,我总想着多学些东西,多挣点钱,多买点冰糖葫芦,那样我最在乎的人就不会放弃我。”

    “后来,我买得起冰糖葫芦,也有了很多钱,甚至还有了自己的身体,却好像再也没了当初的心情。”

    “我努力过,拼命过,卑微过,也奢望过,可最后,我还是失望了。”

    他红着眼睛对温茶说:“我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,我也不想去追寻缘由,怨恨让我变得越来越不像自己,也做了很多梦寐以求的事,我以为自己会高兴,会开心,可最后,这同样并没有带给我满足感。”

    “可我还有什么呢?”

    “除了怨恨,我找不到自己存在的意义。”

    “师傅,”他定定的望住温茶,“如果,我说如果,我突破了,我们能……能,重新开始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能吗?”他固执想要答案,就像是悬崖勒马的恶徒,想寻求最后的救赎。

    如果在这一刻停不下来,下一秒,就是万丈深渊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也是恨我的。”温茶的沉默让他笑了笑,也不知是笑自己天真,还是笑温茶无情,“可明明我才是最应该恨的。”

    恨自己的犹豫,恨自己的无力,甚至恨自己停在一步之遥,还奢望接近光。

    “我走了。”他转过身,没有再看温茶,消瘦的身影里带着难言的决然。

    温茶站在原地看着他的背影,一句话也没说出口,她能说什么呢?

    她本来就是个自私鬼,除了爱自己,哪有多余的同情心去理解另外一个人?

    小米的身影消失不见后,她才低头笑了一声,轻轻叫了他的大名。

    “萧佚。”

    佚者,失也。

    本不该存在的东西。

    小米突破那天,是个万物抽芽的春天,前一秒还是阳光明媚,下一秒就做了晴天霹雳,阴云十里。

    空中的阴霾聚集在一起,随着乌云越压越低,越压越重,像是藏了怪物的混沌黑雾,看得人头皮发麻。

    最后那阴云密集在了小米所在的山洞上空,大雨,霎时间,瓢泼而下,电光火石间,雷声从九霄倾盆坠落,直击山洞里的小米!

    天道的威压,铺天盖地而来,顷刻便覆盖了周围的场景,这是空前未有的心魔劫,只有度过了此劫才能被天道承认。

    天雷一道道落下来,炸的四周尘土飞扬,一片狼藉。

    温茶静静地站在不远处的山丘上,望着小米所在的位置,暗自失神。

    在剧情中,小米早就是灰飞烟灭了的,现在他活了下来,也不知道这场雷劫之后,究竟是死是活。

    九道天雷之后,温茶以为雷劫就此结束,然而这仅仅只是一个开始。

    三十八道天雷落下,雷劫还没有停下来时,温茶有点想骂娘了,这贼老天怕是要把小米打死了才罢休。

    温茶心想自己还不如跑路算了。

    但很快,她就不纠结天雷了,她看到了御剑而来的凌云真人和周阐,他们身后跟着其他门派的掌门人,一看就是有备而来。

    温茶心里叫苦,转头就缩进山洞里,祈求避开这些人。

    奈何周阐眼尖,一眼就看到她的动静,剑锋一指,朝着温茶飞过来。

    温茶可没忘了他痛下杀手的模样,窝在最角落里的山洞里,不想跟他正面相对,只盼他没那么狠心,把自己暴露在其他人的眼底下。

    周阐很快把她抓了出来,面色沉沉的盯着她,冷声问:“渡劫的是谁?”

    温茶眨眨眼,做不解道:“渡劫的是谁,我也不清楚,师兄不远千里的找过来,莫非就为了这个疑问?”

    “他不是人。”周阐一把丢开她,“渡劫的是你的心魔对不对?”

    温茶死猪不怕开水烫,“听不懂师兄在说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别装了,”周阐对她的做派,简直没眼看,“师傅前些日子算了一卦,算出那心魔已脱离了你的控制,恐怕要成为魔修,也算准了这里的位置。”

    温茶暗叹一声凌云真人的神通广大,“你们既然已经知道心魔脱离了我的控制,又为何找过来?不怕我那心魔对你们赶尽杀绝?”

    “渡劫的心魔是最脆弱的,”周阐也不瞒她,正色道:“若是渡劫失败,必然身死道消,不足为虑,可若是渡劫成功,我们也只可在他最虚弱的时候,将他杀死,以绝后患。”

    “师傅还真是老谋深算,”温茶啧啧两声,“所以,师兄和师傅这般劳师动众的过来,就为了一个心魔?”

    “这对你没坏处。”周阐不在乎她话里的嘲讽,“他死了,你不用亲自动手,难道不好?”

    “挺好,”温茶笑眯眯的问:“那你们杀了心魔之后,是不是也要把我也给清理了?”

    周阐迟疑道:“心魔现在跟你没了联系,怨不到你头上,只要你交出心魔修炼的秘籍,再认个错,凌云宗会对你网开一面,你知道的,师傅对你一向宽容。”

    温茶朝天翻个白眼:“那我还真是谢谢你们了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