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569章 仙路迢迢(完)
    “师傅,你再给我一个机会。”

    小米凑在她耳边,恳求道:“徒儿以后绝对不会再让你失望了,你相信我。”

    “放开。”温茶毫不留情的扯开他的手,反手就把他推了出去,“你怎么想,跟我没关系,我现在的决定,就是分开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懒得搭理他,转头就钻进山洞里拿自己的东西去了。

    小米走进山洞,一把抓住她的手腕,把她堵在石壁间,“你真的不打算给我机会?”

    温茶暗自翻个白眼,嘴上胡诌道:“你我师徒缘尽,也没有再续前缘的机会,今日就把你逐出师门,你好自为之。”

    她弯下腰,想从小米的手下钻出去,小米一把扣住她的腰,把她压在石壁上,“不当师徒也行,我们当夫妻。”

    温茶简直呵呵哒:“……”谁给你那么大脸?

    “我是认真的,”小米捏着她腰的力度,不断加深,“你我都不复儿时,你不愿我提起过去,我可以答应你,但是你得跟我在一起。”

    温茶瞪着死鱼眼,“我已经不欠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不是欠不欠的问题,”小米低声说:“过去的事,就像你说的,都已经过去了,你现在也帮助了我很多,我们是两不相欠的,既然两不相欠,为何不可以从头再来?”

    “大概是看你不爽吧。”温茶心头冷笑,“你小时候是很可怜,但我又比你好多少呢?我们都是可怜虫,只不过我后来的运气比你好点,可说到底,我们都没变,我恋旧,而你也从来没有原谅过我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管我做多少,你记着的都是我对你的不好,你提起的都是不痛快,不是吗?”

    温茶的声音很低,低到让人战栗,小米放在她腰上的手变得无力,他眼角红起来,颤声问:“为什么你就是不愿意相信我?我说过去了,是真的过去了,我可以向你发誓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发誓,”温茶面色淡淡的说:“你就回答我一个问题,当初我被周阐追杀时,你为什么不在?”

    小米手指一僵,温茶替他说出口,“你动了杀机是不是?”

    我没有。

    小米后退一步,目光里涌现出了浓重的否认,我没有!

    “你是想让周阐杀了我的。”

    温茶轻声说:“我一直都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这样的,”小米拼命的摇头,声音颤抖不止“如果我知道,我不会丢下你不管的,你相信我……”我早就后悔了……

    “可是我却当真了。”温茶笑着说:“我只要一想起你在某个地方盼着我死,我恨不得一巴掌打醒自己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后来,你再说什么,我都不信了,你说的新生活,我想去,做梦都想,可我却没了最初想抵达的勇气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看我做了那么多事,都没换来你一次机会,我说想找到影子,抓住光,可最后,没有一样能实现,我抓住的是只有像沙砾一样的虚妄。”

    从他动了杀机那一刻起,她所有的期待全部落空。

    没有什么能真正永恒,回忆会褪色,感情会过期,就连心里最初的执念也会消失。

    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选择,她不能怨什么。

    即便到现在她也承认自己的错误:“我曾经对不起你,做了很多错事,伤害了你,我向你道歉,但也仅仅到这里了。”

    她有自己的尊严,是独立思考的个体,在爱他人之前,最先爱的永远是自己。

    她不会说,我恨你,怨你,也不会说,我对你付出了多少,你凭什么伤害我?她在乎的是,自己最终收获的成果,如果是美好的,她必然欣喜,如果是坏死的,那也没什么可惜,终归是自己走过的路,一路向前的旅程中,她没什么好后悔。

    就算得不到善终,她也要走到终点,再回过头来说放弃。

    小米浑身气血逆流,眼睛瞬间赤红起来,染血一般阴冷,他望着温茶的脸,搞不明白,他们怎么就到了这个地步。

    他道歉了,也后悔了,她为什么就是不愿意相信他?她在意的事,在他看来,只是他给的一个惩罚,从那一刻起,他们终于开始和解。

    可他不知道,对她来说,那不是和解,是一刀两断的铁证。

    她推开他的手,抬脚往外走,小米死死抓住她,“我不让你走,在我受伤时,你没走,以后我都不会让你走。”

    温茶冷笑:“你以为我宝贝你吗?我没走那是在还债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就继续还啊,”小米固执又脆弱的说,“我喜欢你,你还我一辈子情债好不好?”

    温茶油盐不进:“我可不敢跟一个要杀我的人过一辈子。”

    小米面色一白,抽出自己腰间的匕首递给她,“你要是生气,就用你送给我的匕首杀我,你有多生气就杀我多少次,我不还手。”

    他说的极为认真,握住她的手往自己心口戳,温茶被他吓了一跳,扔掉匕首推开他,“你要死可以自杀,千万不要害我。”

    小米一听,抽出她的长剑,一剑刺向自己的心脏,在温茶还没反应过来时,把自己捅了一个血窟窿。

    温茶:“!!!”艹!这人似不似傻?!

    “够不够?”小米嘴里涌出无数鲜血,他抽出剑,又往自己身上戳,“不够的话,你想捅多少刀都可以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有病?!”温茶吓得夺下他手里的剑,“你要死给我死远点,不要在这儿碍我的眼!”

    小米露出一个虚弱的笑容,用力的握住她的手,眼神还是和最初一样干净纯白,“我也做错了很多事,一直对你耿耿于怀,也一直想方设法的报复你,可是我真的没想让你死,我只想让你感受你给我的痛。”

    “我恨你,可我更爱你。”

    如果爱恨不能相抵,我还是选择爱你。

    温茶怔在原地,半晌回不过神,她呆呆的盯着小米胸口的鲜血跟傻了一样,一句话也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小米伸手抱住她,把头埋在她颈间,低低的说:“你埋怨我太坏,可是你不知道,你比我更坏,你曾经认识过那么多人,也爱上了其他人,可我自始至终只有你。”

    “我的爱是你,怨是你,恨也是你,到最后,连我存在的价值都是你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为你而生,也将为你圆满,注定要陪你一辈子的,你不能说不要就不要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要拒绝我,”他就着最后一丝生气,哀求着,“你做错了事,你记得还债,我也可以还,你不能这么残忍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答应我好不好?”没有她的回答,他片刻都不得安生,“你仍旧可以恨我,折磨我,但不要离开我,我不想离开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不好?”他握住她的手泛白,眼神却专注的没有一丝偏移。

    温茶望着他没说话,嘴角却抿起来。

    恨由爱生,生于仇,于怨,于人心,如果可以选择,谁不想一辈子活在爱里。

    但现实是,我爱,我也恨,我们都是爱恨交织着活下去。

    最后,温茶把他放到了山洞里的石床上,嫌弃的给他处理伤口,尔后在他期待的目光下,握住了他的手。

    我不恨你,她轻声说,也想学着接受你。

    将来会怎样,即使结出坏的果实,那都是将来的事。

    仙路迢迢,她无大志,只想偷一把疏懒倦意,结一段锦绣流光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