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575章 现实世界(七二)
    温茶被看的有些不自在,每画下几笔就要移开眼睛,才能保持清醒。

    然而,那人却像是不知疲倦似得,维持住了那个动作,也维持了那个眼神。

    或者说,他从来就没有在维持。

    温茶忍着窒息的逼仄感,以最快的速度画出了那人的轮廓。

    她画了鼻子,嘴唇,眉毛和耳朵,却没有下笔画眼睛。

    她对那个眼神发怵,甚至生惧,她不知道该怎么描述那种感觉。

    就像是生活在草原上的羚羊被猎豹锁定了一般,浑身都是危险,却又在危险中暗藏着无尽情愫。

    简直有毒!

    她已经想到节目播出以后的结果,自己一定是怂爆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见她停顿,男人低声问:“有什么问题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温茶赶紧摇摇头,拿笔去画他的眼睛。

    眼睛是心灵的窗口,是灵魂的透镜。

    是表达人心情的最好写照,当然,也是隐藏黑暗的最好利器。

    温茶画过很多次眼睛,却没有画过这样的眼睛,他是干净的,同时也是晦涩的。

    比星星要深邃些,比黑曜石要明亮些。

    是独一无二的。

    画眼睛的时间,用了很久,当她终于停下笔,望着画中没有一处不完美的男人时,嘴角露出一丝微笑来。

    “画好了。”她将成品递给他,“你看,还喜欢吗?”

    男人把画拿在手中看了片刻,细心的收起来,嘴角掀起了淡淡的弧度,“我很喜欢。”

    “喜欢就好。”温茶悄悄松了口气,“那你……”应该没有别的愿望了吧?

    “我还想请你跳支舞。”男人面不改色的说。

    温茶避开摄像机,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,过分了啊!

    男人锋锐的眼睛划过一道绚烂流光,隔着花束遮挡,轻轻握了一下她的手,“你现在在录节目,跳舞这件事我会往后推,希望你到时候能答应我。”

    答应你才怪。

    温茶掐了一下他的手心,这么长时间,她不仅没找到买菜的地方,还一毛钱都没挣到,妥妥的废渣好吗?

    “最后,我想抱一下你。”

    他就握着她手的姿势,倾身抱住了她,似乎顾忌着场合,他的拥抱也很轻,只一下,便松开了。

    他移开位置,身后走过来一个人,手里提着几袋子食材,男人接过,放到温茶手里,轻声说:“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温茶看着各式各样的食材,有些发蒙,没想到自己画了一幅画,就什么都搞定了。

    “袋子里有午餐,你吃过饭再开始忙,知道吗?”

    “谢、谢谢。”她别扭的看了他一眼,复又移开眼睛,“你也赶快回去吃午饭吧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挥挥手,卷着东西,一溜烟跑了。

    男人在原地站了一会儿,又取出那副画看了片刻,才抬脚离开。

    追着温茶的摄像师小哥哥见状,给了他一个特写,这么帅的男粉丝,平时打灯笼都找不到啊。

    温茶提着东西找到张译文时,人已经在花田里呆傻了,一群女粉丝围着他,嚷着要让他给自己摘花,叽叽喳喳的,好不热闹,温茶见他满头大汗,又笑容满面的样子,真不好意思打扰。

    这人,不会是要在粉丝里找老婆吧?

    她看了一会儿,转头找了个田埂坐下来,决定等张译文忙完再说。

     

    她从布包里取出熟悉的保温饭盒,满满的菜和饭,瞬间俘获了她的胃。

    大魔王能气死她,也能把她感动的不要不要的,好烦。

    她抱着饭盒吃了个底朝天,又取出另一个小饭盒里的冰糖雪梨润口。

    张译文解决完粉丝后过来,从兜里取出几张纸币向温茶邀功。

    温茶取出一个快餐店打包的汉堡扔给他,“先吃饭。”

    张译文瞪大眼睛,“哪儿来的?”

    “男粉丝送的,”温茶让他看自己拎回来的食材,得意的说:“出去一趟,什么都有了,厉害吧?”

    张译文看着手里辛辛苦苦挣得钱,再看看食材,简直要给她跪了,这里嫉妒难平:“要知道你这么给力,我还包什么花呀?”

    他伸出手给温茶看,“你看,指头上都是玫瑰刺扎出来的洞眼,疼死我了。”

    温茶可不敢告诉他,送东西的是熟人,同情的说:“我要知道事情这么好解决,怎么可能牺牲你的色相,真真是可怜这双巧手了。”

    张译文瞪她一眼:“你要再刺激我,下午我就在红烧肉里吐唾沫,你信不?”

    “你恶不恶心?”温茶跟他争锋相瞪,“你要敢吐唾沫,我就让你自己都吃了,你信不?”

    张译文:“你比我想象中的粗鲁。”

    温茶:“你比我想象中的更不要脸。”

    “见识了。”

    “应该的。”

    张译文:“我们还能更恶心点吗?”

    温茶:“只有你,没有我们。”

    张译文:“……”还能不能愉快玩耍了?

    温茶:不能。

    张译文“……”

    两人互相怼了几句,就提着几兜食物往回走,路上遇见了在村里唱歌挣钱的顾真,在河沟里徒手抓螃蟹的钟琅,还有跑进农家院子求接济的易千荀,最牛的还是周寒,从山上挖了一堆东西回来,几人眼见温茶和张译文满载而归,纷纷瞪圆了眼睛。

    朱澜瞠目结舌的问:“你们去抢劫了?”

    温茶笑:“粉丝送的。”

    张译文笑:“没想到吧。”

    “粉丝?”最惊讶的还属易千荀,“这犄角旮旯,村里人估计连电视都不看,哪来的粉丝?”

    张译文:“这里有民宿啊,你们不知道吗?”

    “民宿?”朱澜惊讶的叫起来,“这里竟然有民宿?!”

    “对啊,”张译文笑着指了指方位,“那一片全都是民宿和花田,游客非常多,我们的东西,都是粉丝送的。”

    尼玛!

    朱澜看着水桶里那几只瘦的塞牙缝的螃蟹,心塞的差点吐血。

    如果知道前面有民宿,她和钟琅还抓什么螃蟹啊?!

    张译文不吝的提醒他们,“顾真现在就在那儿唱歌呢,周围围了好多粉丝,估计也快凑足钱了,你们要去的话,赶紧点,正好可以蹭点人气,晚了,那些人可是要上山采蘑菇的。”

    朱澜+钟琅+周寒+易千荀:尼玛!

    提醒完毕,张译文乐淘淘的拎着食材袋进屋了。

    其余几人相视一眼,纷纷丢下手里的东西,疯子似得往前跑。

    甭管形不形象了,弄到食材最重要。

    “说到底都是智商啊,”张译文啧啧感叹两声,“智商要高点,能这么丢人吗?同情他们。”

    温茶:“……”五十步笑什么百步……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