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579章 致爱丽丝(一)
    春风过拂晓,沾衣杏花雨。

    正值春天,灰蒙蒙的天空,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,一身穿蓝白色校服的男生从一条铺满青石的巷子走出来,撑一把深蓝色的雨伞,敲响一道破旧的木门,片刻,穿着一样校服的少女,背着书包走出来,看到男生后,露出一个高兴的笑容来,“今天怎么这么早?”

    男生惺惺一笑:“今天是灭绝师太的早读,迟到了要遭殃的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,”女生钻到男生伞底下,笑眯眯的说:“我们现在就去学校。”

    男生嫌弃的看她一眼,“怎么又不带伞?”

    “伞都被人丢光了啊,”女生有些懊恼的撇撇嘴,“每次下雨带伞都学校去,课间都会被人丢掉,我都不敢带了。”

    男生的目光划过女生遮住眉眼的刘海,还有她校服上沾着的深色菜汁,皱眉道:“你就不能把自己好好的收拾收拾吗?你这样,别说是同学了,就是我都看不下去,你还是不是女生啊?”

    “你又不是不知道,我每天有很多事要做的啊,”女生鼓起腮帮子生了会气,复又瘪下去:“我回家就要给我弟弟做饭,还要写作业,辅导功课,做家务,根本没时间……”

    “行了行了,”男生每天听这些话都快听出茧子了,“你忙你有理行了吧?”

    女生瞪了他一眼,复又怂怂的搭下肩膀,小声又开心的说:“昨天我妈去银行取了点钱,给我了十块饭钱,今天中午我也可以跟你一起吃食堂。”

    “别别别,”男生满脸的敬谢不敏,“你要跟我一起进食堂,我得被人笑死,你想吃什么,我从食堂打回来给你。”

    “你真不够面子。”女生抬手锤了他肩膀一拳,佯装生气道:“我们好歹也是青梅竹马,你这么对我就不怕遭报应吗?”

    “别打,你手上全是油!”男生躲开她,无比嫌弃道:“我就这么一件校服,你给我弄脏了,我还怎么装逼,你赔!”

    “活该。”

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女生轻嗤一声,抬脚走出伞底,把书包顶在头顶上,往教学楼跑去,“我先进教室,否则你的花痴护卫队又该折磨我了。”

    “姜茶!”男生在身后叫了她一声,“你给我等着!”

    等着就等着呗,反正又不会少块肉。

    一口气跑进教室,早到的其他学生听见声音,抬眼看过来,见来的班里最脏的受气包后,无趣的低下了头。

    坐在最前面的小组长张瑶扫过女生身上的脏污,眯起眼睛说:“姜茶,你身上这么脏,昨天晚上不会又被家里赶出来了吧?”

    女生身体一僵,没有回话,在最后一排的垃圾桶边找到自己的位置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见她不说话,张瑶取出一支铅笔砸过去,“跟你说话,你没听见吗?你不会还耳聋吧?”

    铅笔砸在课桌上溅起来落在了女生的肩上,在校服上划出一道灰色的痕迹。

    四周其他学生抬起头来看了一眼,习以为常的继续做自己的事。

    姜茶是班里的受气包,谁都可以欺负,这是默认的。

    “啧,脏死了。”张瑶鄙夷的看她一眼,正要再说点话,一道修长的身影从门外走进来,“干什么呢你?”

    “李广云,”看到男生,张瑶眼里划过一丝喜悦,全无方才的嚣张,笑意盈盈的问:“你今天怎么来这么早?”

    “想来早就来早啊。”李广云瞥她一眼,“你刚才往后看,是在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,”张瑶摇摇头,笑着说:“我就扔个垃圾。”

    李广云看了一眼缩在角落里的少女,扬唇笑了一下,“下次扔垃圾到跟前扔,砸到同学就不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啊,”张瑶乖巧的点点头,“我也是这么想的,毕竟砸到个人,我还要赔钱。”

    李广云不置可否的走到位置上坐下来,正好就在姜茶的前面。

    他边从书包里拿书,边头也不回的说:“刚才她欺负你了?”

    “废话。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就这么怂呢?”李广云啧啧感叹两声,“要是我,宁愿把她打死,也不会让她动我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我又不是你。”

    “你就是这点不好,又怂又傻的,没一点骨气。”

    “骨气又不能当饭吃。”女生轻笑了一声,把作业拿出来让他帮忙交过去,“刚才她又跟我闹翻了,帮我说说情,别再让她撕我作业了,写了大半夜的,要再因为没交上去就出去站着,我得哭死。”

    “行吧,”李广云从她手里接过作业,抬脚便张瑶那儿走去,嬉皮笑脸的说:“美女,我们班受气包的作业,你收好了啊。”

    “呦,终于写作业了。”张瑶捏起那沾满油渍的作业本看了两眼,厌恶的丢到一边,“就这交上去,估计得把老师恶心死。”

    “老师恶不恶心说不准,这作业已经丢了一个星期了,受气包也出去站了一个星期,要再弄丢了,就不大好了。”

    张瑶俏生生的小脸上划过一丝怨愤,“你是说我弄丢了姜茶的作业?”

    “我可没说,”李广云摊摊手,仍旧是笑眯眯的:“我是怕对老师不好交代。”

    “哼!”张瑶撇过眼,脸上的表情稍好了些,“你什么时候跟受气包的关系这么好了?”

    “哪有,”李广云撇撇嘴,“我还不是可怜她。”

    “行吧,”张瑶盯了女生一眼,“这次就放过她,下次,你可不能再帮她了。”

    “ok。”

    李广云走回座位,敲了敲女生的桌子,“你这活得也真够憋屈的。”

    女生垂着头没说话,用布满污渍的手指去抠黏在桌肚子里的大片口香糖。

    每天早上,桌子里不是垃圾就是口香糖,她都习惯了。

    抠了三分之一,早读铃声打响了。

    一身穿女士西装,脚踩小高跟的中年女人气势汹汹的走进教室,她额脑窄窄,颧骨高耸,木刻似得下巴又尖又长,鼻梁上架了副黑框眼镜,配上一头短发,活像个中世纪的老修女。

    这是高二九班,人称灭绝师太的班主任方君。

    方君把英语书往桌上一摊,鹰钩似得目光往四十多个人的班级一扫,瞬间就揪出几个开小差的学生。

    “周塘,刘晓诗,还有张明明,把昨天讲的课文,轮流背诵一遍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