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580章 致爱丽丝(二)
    三个学生磕磕绊绊把课文背的一塌糊涂,方君面无表情的盯了他们几眼,“下课来我办公室,我有话要跟你们说。”

    这就是要请到办公室喝茶的意思了。

    灭绝师太的严格,全年级都是出了名的,三个学生大气也不敢出一声,呐呐的应下来,下课就老老实实的跟着去了。

    李广云撇头看了一眼死抠口香糖的女生,“以前灭绝师太还叫你去办公室谈话,现在怎么不叫了?”

    “失望了呗。”女生低低的笑了一声:“我回回考试倒数第一,尤其是她教的英语,把她的脸都丢尽了,她还有什么跟我说的。”

    “也是,”李广云长叹一口气,“要我是她,我也放弃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是这么想的。”

    女生竖起书挡开他的目光,“马上就上语文课了,你转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行吧,谁稀罕跟你聊天一样。”

    语文课后,是英语课,方君带进来一个身穿酒红色格子裙的女生,那女生长得极好,面红齿白,明眸皓齿,一头乌黑及腰的长发垂在身后,身姿纤细,眼眸水灵,跟个小仙女似得。

    李广云看了一眼,眼珠子都不会转了,“这妞正,”手肘戳女生的书,兴奋的说:“这妞儿太正了,比电视上的童星还漂亮。”

    女生没说话,只用碳素笔在他校服上画了只乌龟,还没画完,就听到小仙女儿说:“我叫江淼淼,今年十七岁,喜欢跳舞和弹钢琴,很高兴能和大家同窗,以后请多多关照。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男生们迫不及待的开始鼓掌,方君扫过那几个带头起哄的男生,“上课了!都给我坐好!”

    男生们瞬间偃旗息鼓,不敢说话了。

    方君把江淼淼的座位安在了李广云前面,李广云激动的朝女生直嚷,“这位置好,以后我近水楼台先得月,妥妥的。”

    女生懒得搭理他,翻开英语书,把今天要上的课文默念了一遍。

    大概是有新同学的缘故,灭绝师太这节课讲课的节奏缓和了许多,下课也没拖堂。

    她人一走,李广云就用笔盖戳江淼淼的后背,“美女你好,我叫李广云,木子李,见多识广的广,不知所云的云。”

    江淼淼回眸,正好听他解释名字,忍不住笑了一声,美人一笑,仿若十里桃花盛开,煞了窗外万紫千红,惊得李广云心肝颤颤,这特么也太好看了些。

    “你好,我叫江淼淼,江河的江,三水淼。”江淼淼见他发傻,也不恼,温柔的笑着说:“以后我们就是同学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、你好。”李广云有些不好意思的收回手,“既然是同学了,以后我会跟你好好相处的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两人你笑我笑,你说我说,聊了好一会儿,上课铃声响过,江淼淼才意犹未尽的转过身。

    李广云乐呵呵的拿出语文书,在封面随笔画了个长发飘飘的背影。

    他小时候就开始学画画,一直到高一,才因为学业过重放下了,现在随笔一画也有模有样的。

    中午放学后,李广云带着江淼淼去食堂吃饭,坐在垃圾桶边的女生,取出英语

    书,默默的背诵着新上的课文。

    “姜茶,”前排传来一道带笑的声音:“你今天中午不会又吃干馒头吧?”

    是班里一个和张瑶玩的好的女生,叫王楚。

    她和张瑶的爱好,就是跟女生过不去。

    两人对视了一眼,王楚讥讽的笑了笑,“还是说你连干馒头都没带,想从身后的垃圾桶里找吃的?”

    女生垂着头,不搭话,王楚把手里装着面包的包装袋捏成一团朝她砸了过去,“看你可怜的,我都心疼了,我吃剩的这些,就送给你好了。”

    女生一言不发,任由包装袋砸在自己脑门上,然后捡起来,扔进了垃圾桶。

    看她浑身脏污一脸沉默的样子,王楚就来气,“我说,你不吃,也不知道说声谢谢吗?”

    女生还是不吭声,握住铅笔的手却有些发白。

    “真是无趣。”王楚见状啧啧两声,冷笑着说:“你这种三棍子打不出一个闷屁的人,还不如死了算了。”

    李广云带着江淼淼从教室外走进来,一眼就看到了姜茶,她还是低着头,一副唯唯诺诺的样子。

    他看看自己的手,才发现忘记给她买中午饭了。

    真是……麻烦……

    他走到姜茶的座位边,敲敲她的桌子,“受气包,还有半个小时上课,中午饭,你自己去食堂解决吧。”

    女生抬起头看了他一眼,再看看他身后的江淼淼,一脸了然,“你还真是重色亲友。”

    “男人都这样,”李广云扬着眼睛笑,“你以为我例外啊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女生也笑了一下,问:“下午放学一起回家吗?”

    “不了。”李广云摇摇头,“江淼淼不熟悉学校周围的环境,我们约好下午去外面转转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

    见她兴致缺缺的,李广云迟疑道:“你的……中午饭?”

    女生闻言,轻笑了一声:“饿一顿又饿不死。”

    “也是。”李广云做回座位,提醒道:“放学回家的路上,记得给自己买点垫垫胃。”

    “你真啰嗦。”

    放学之后,李广云带着江淼淼走了,女生背着书包踩着春日微冷的空气,慢慢往家走。

    路上经过,几个骑单车的男生,其中一个指着她惊悚的说:“我们学校还有这样邋里邋遢的女生?”

    “那是我们班的受气包。”另一个男生回道:“学习全年倒数,衣服一个月都不洗一次,活的跟个乞丐似得。”

    “受气包啊,”有人哈哈大笑,“那岂不是想怎么欺负,就怎么欺负?”

    “差不多吧,”男生面对着同伴的目光,有些迟疑,“反正我没欺负过她,她那么脏,我还怕她身上有细菌呢。”

    “啧啧,我们班也有一个差不多这样的人,不过可没你们班的这么极品。”

    “快走吧,”男生似乎觉得这样说自己同学有些不合适,“你问那么多干什么,有这个闲工夫,还不如快点回家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