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582章 致爱丽丝(四)
    八点半一到,李彩凤抬起脚就开始踢门,“出来给小雷补习,不要让我说第二遍!”

    温茶慢腾腾的打开门,李彩凤瞪她一眼,“在屋里装什么聋子?”

    “妈,”方雷走过来把李彩凤拉走,“你去屋里休息,补习的事儿,用不着你。”

    李彩凤盯了温茶一眼,冷哼着走了,方雷讪讪一笑,“我妈她脾气就那样,姐你别生气。”

    温茶没吭声,拿着初中的课本,走到老地方坐下,方雷跟上去,“姐,你今天还给我讲二次方程吗?”

    温茶没搭话,把书翻到要讲的地方,让他看注解。

    她可不是原主,没那么好心给他挨个儿讲。

    方雷看似不坏,但他和李彩凤到底是一丘之貉。

    他要真善良,怎么可能肆无忌惮的享受着原主父亲的死亡赔偿金,一面学钢琴打篮球,一面还要原主给他补习?

    年纪小,不代表没有是非观,他享受了好处,还想心安理得,哪有这么好的事?

    “姐,”方雷尴尬的摸了摸后脑勺,“这注解我也看不懂啊,要不,你给我详细讲讲吧。”

    温茶面无颜色的看向他指的地方,像原主一样低声给他讲解了一番,然后抬头问他,“听懂了吗?”

    根本没听她说话的方雷打了个哈哈,“还、还好吧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做题。”

    温茶把早就准备好的练习本给他,“你先做,做好了,我再帮你看。”

    方雷盯着连题目都看不懂的习题,面露犹豫,“姐,我还是先复习一下之前学的内容吧。”

    温茶:“好啊,你复习好了,我们再继续。”

    方雷暗自叫苦,可他不敢说自己一文不通,说出来,可不就是比温茶还草包吗?

    真不知道他妈怎么想的,放着好好的家教不请,非要让温茶给自己补习,也不知是想害温茶没工夫学习,还是害他这个儿子学不进去?

    方雷磨时间磨到了十二点,打了个哈欠就去急匆匆的去睡觉了。

    温茶看着他在稿纸上的鬼画符,不置可否的站起来,去厨房吃饭。

    做饭的唯一好处,就是不用饿肚子,也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。

    填饱肚子,温茶走进小屋,开始写作业。

    原主的成绩,别说在班里,就是全年级也是吊车尾的。

    每天不是被同学陷害,被老师叫出去罚站,就是被同学撕了作业,上课补作业,以至于错过了课程,也错过了提升成绩的机会。

    虽然她事后都会像里那样自学,但终究赶不上老师的进度,到最后连对她最有责任感的班主任也放弃了她。

    她心里不是不难受,但繁复的家务和同学的排挤让她没办法产生多余的想法。

    只有每天晚上,她才会默默祈祷自己有一天突然变得聪明起来,考上了大城市的学校,远远的离开这些人,过上另一种生活。

    这种想法麻痹了她,也支撑了她,尽管最后她还是一无所有,但她也从来没放弃过自己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温茶做好饭,李广云就来敲门了。

    温茶拿了个馒头跑到他身边,“今天还是这么早啊?”

    “昨天晚上做噩梦了,”李广云感叹着说:“一做噩梦就醒的早。”

    温茶不置可否,李广云笑眯眯的看她一眼,压低声音说:“昨天你猜我和江淼淼去哪儿了?”

    “去哪儿了?”

    “去新世纪大广场了。”李广云呵呵一笑,“我给她买冰激凌和棉花糖吃,最后还一起去做了云霄飞车,你说爽不爽?”

    温茶撇嘴:“我以为你会带她去小吃街。”

    “说什么鬼话呢?”李广云瞪她一眼,“小吃街那是她一个淑女该去的地方吗?”

    “那她应该去哪儿?”

    “去奶茶店,咖啡厅,还有饰品店啊。”

    温茶:“哦。”

    “哦什么哦?”李广云嫌弃的瞥她一眼,“跟你这个什么地方都没去过的土鳖说这些,真是浪费感情。”

    温茶没吭声,李广云继续说:“我也是昨天才知道,她家住在盛世华庭那边,盛世华庭你知道吗?”

    “什么地方?”

    “我们这儿房价最贵的小区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人还是学芭蕾和钢琴的,你说优不优雅?高不高贵?”

    温茶翻个白眼,“这跟你有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“以后她要是我女朋友,说出去多带劲啊。”

    温茶:“……”行吧,这竹马也是个不靠谱的。

    “你今天怎么这么沉默?”见她不吭声,李广云用手肘戳她肚子。

    “说什么?”温茶面无表情的说:“你在我面前夸其他女生,我没跟你绝交就是好的了。”

    “呦,”李广云挑挑眉,兴致勃勃道:“吃醋了?”

    温茶懒得搭理他,径直往前走,李广云笑眯眯的跟上她,故作惊讶道:“你不会暗恋我吧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说谎,”李广云指指她的耳根,“你一说谎的时候,耳朵就发红,还说不是喜欢我。”

    “耳朵会红,不止一个原因,天气这么冷,很有可能是冻红的。”

    李广云明显不信,大放厥词道:“不管你是不是暗恋我,我都是不会喜欢你的,你最好别在我这棵歪脖子树上吊死,知道吗?”

    “你要点脸行吗?”温茶停下脚步回头看他一眼,“你这种花心大萝卜,送给我,我都不要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李广云听到这儿瞬间就炸毛了,“有种你给我再说一遍!”

    温茶耸耸肩,抬脚就朝教学楼跑,李广云气急败坏的追过去,“你给我停下!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一道轻轻柔柔的声音在他身后响起,“前面跑的是我们班同学吗?”

    李广云脚步一顿,回过头就看到了江淼淼,微笑着说:“你今天也来的挺早的啊。”

    江淼淼背着书包走到他面前,笑靥如花的说:“我怕成绩跟不上,想早点来复习功课。”

    李广云暗道一声好机会,笑眯眯的说:“你有那儿不懂得,可以跟我说,我们一起探讨。”

    “好啊,”江淼淼脸上的笑容加深,她朝温茶跑走的地方看了一眼,“刚才那是我们班同学吗?”

    “受气包一个。”

    江淼淼笑意一顿,“你跟她很熟啊?”

    “不熟,”李广云摇摇头,“就是觉得她好欺负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啊。”江淼淼又笑起来,“她应该是个很有趣的女生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