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583章 致爱丽丝(五)
    进教室之后,温茶直接把作业交到了张瑶那儿。

    张瑶看着她的作业本,还想故技重演的撕烂,温茶盯了她一眼,“这是最后一次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张瑶没听清,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温茶没理她,从她手里抢过作业本,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她爱答不理的样子直接惹毛了张瑶,她腾地从位子上站起来,大声说:“姜茶!你给我站住!”

    温茶头也不回的走回座位,继续看书,就跟没听见似得。

    周围的同学看好戏似得看向张瑶。

    “小组长,你也有被受气包甩脸的时候啊?啧啧!”

    张瑶气的抬脚就朝温茶走过来,手里举着的语文书,直接砸在温茶桌子上,“姜茶,你最好马上向我道歉,不然我饶不了你!”

    温茶不为所动的把书捡起来扔进垃圾桶里,轻飘飘的看向她,“你想干什么?想打我吗?”

    眼见自己干净的书掉进了装着口香糖的垃圾桶,张瑶想杀人的心都有了,她红着眼睛,大叫道:“我他妈撕烂你的嘴信不信?!”

    温茶还是不搭理她,低着头继续背书,张瑶一把扯过她的书丢到地下,伸手就去扇她的脸,“我今天就看看你骨头有多硬!”

    温茶一把抓住她的手,指尖捏的发白,“你最好适可而止。”

    “你想的美!”张瑶想收回手,结果发现根本就挣不开温茶的桎梏,“放开!”

    她死死的瞪温茶一眼,“赶紧放,否则我跟你没完!”

    温茶也没多做犹豫,一把将她推了出去,张瑶撞到一旁的桌边,疼的摔到了地上,她不可置信的看向温茶,“你敢推我?!”

    “事不过三,”温茶居高临下的盯住她,“这是最后一次。”

    张瑶被唬住了,她没想到懦弱的姜茶也能有这样的气势,她很快回过神来,正要上前跟温茶扭打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够了,”江淼淼从座位上站了起来,“马上就要上早自习了,你们再闹下去,方老师来了会很麻烦的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啊,”李广云也站了起来,“张瑶,你平时挺大度的啊,怎么在受气包这事上这么小气?”

    一旁看好戏的王楚也赶紧过来拉住张瑶,“他们说的对,我们还是先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张瑶明显不死心,她丢了这么大脸,可不能就这么回去。

    “中午再说吧,”王楚凑在她耳边小声嘀咕着:“中午有的是时间。”

    张瑶瞪她一眼,“那你去垃圾桶里,把我的书拿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两人叽叽歪歪的回了座位后,江淼淼面带担忧的看向温茶,“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温茶没理她,捡起地上的书,拍了拍灰尘。

    江淼淼尴尬坐下去,李广云戳了戳她的后背,“别理受气包,她就是那个孬脾气。”

    江淼淼又笑了起来,“哪有你这样说女孩子的。”

    李广云撇撇嘴,嫌弃的说:“她也算女孩子?小乞丐还差不多。”

    江淼淼摇摇头,“你对张瑶都比对她好多了。”

    第一节课下课后,李广云回头看了一眼温茶,“你今天怎么敢跟张瑶杠上了?”

    温茶瞥他一眼问:“牛不牛?”

    “牛!”李广云竖了个大拇指,“牛的我以为做梦呢,你早就该这么办了。”

    温茶笑一声:“那你有没有喜欢上我?”

    “想得美。”李广云白她一眼,“我喜欢的是江淼淼那什么都有的大美女,可不是你这样又脏又瘦小豆芽。”

    温茶挑挑眉,没搭腔,李广云无趣的长叹一声,“你现在彻底跟张瑶闹翻,只算得上一时爽,以后可就要小心了,她后招多着呢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

    “哦什么?”李广云瞪她一眼,“跟你说正事呢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语文课过后,是数学课。

    上数学课的老师,是个年过五十的小老头儿,人瘦瘦小小,课却讲的妙趣横生,原主很喜欢听他讲课,但数学学的却是一塌糊涂。

    上课铃打过十分钟,守时的数学老师却罕见的没来教室,半节课后,方君气势汹汹带走进教室,略带沉重的说:“我们班周老师,在昨天回家途中出了意外,今后可能没法给大家上课了。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满室哗然,纷纷都在问周老师到底怎么样了。

    方君深吸了口气,继续说:“周老师暂时没有生命危险,过段时间大家可以去医院探病。”

    学生们纷纷松了口气,方君继续说:“你们以后的数学老师,学校已经找好了,下节数学课才能赶过来,你们这节课,先预习新课程。”

    方君走后,大家都开始窃窃私议新来的数学老师得是什么样。

    “估计是个糟老头。”李广云对江淼淼说。

    江淼淼不赞同的看他一眼,“要不是呢?”

    “要不是也是个地中海。”李广云很笃定。

    江淼淼嗔了他一眼:“你这人怎么这么诨?真讨厌。”

    李广云被他看的哈哈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下节课,还是数学课,在全班同学翘首以盼里,那位数学老师终于来了。

    不是李广云口中的糟老头,也不是地中海,是个很有气质的年轻男人。

    穿了一身七八成新的传统双排扣黑西装,里配纯色白衬衣,打一条真丝领带,衣裤被熨的十分整洁,将一米八几的身形修的格外挺拔。

    新来的数学老师和方君一样带了眼镜,不过他戴的是金丝眼镜,镜框不大不小,架在眉头与眼睛二分之一的位置,遮住了他狭长的眼睛,却将他衬的智慧而优雅。

    那条系的一丝不苟的领带,又让他充满了禁欲感,看呆了一教师的少女心。

    “同学们好,”新来的数学老师在方君的示意下,淡淡的打了个招呼,“我姓陆,名谨言,以后就是你们的数学老师了。”

    他的声音和他的人一样充满质感,听在耳朵里像过电一样酥麻。

    他从讲桌上取了支粉笔,在黑板上写下自己的名字,他的字也好看,笔锋刚劲,结构严谨,极具画面感。

    “以后请大家多多支持我的教学工作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