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591章 致爱丽丝(十三)
    李彩凤弯腰去躲,边上也不知道是谁,一脚将她踢倒在了地上,周老太太正好一扫把打在她脸上,李彩凤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,一张脸跟大饼似得肿起来。

    但这并不是结束。

    温茶放下衣摆,居高临下的盯住她,“后来,也被你打了很多次,你每次的条件都是让我不要上学,你说哪天我不上学了,你就不打我了,可你明知道,我爸爸生前最大的心愿,就是希望我能考上大学,成为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他已经变成了死鬼……”李彩凤挣扎着反驳她,“一个死鬼的心愿,有什么可实现的?”

    “对你来说不重要的事,却是我这辈子活着的全部意义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后来有一次,你打的很重,我差点死在床上,你怕别人怀疑你谋杀,你终于不打我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改了法子,你开始不让我吃饭,一日三餐,天天如此。”

    她的声音很平静,可听在耳朵里,却是数不尽的心酸。

    怪不得那么瘦,都是这个人渣做的好事!

    为了省下学费,竟想将人生生饿死,简直是歹毒至极。

    不少气的咬牙切齿的人,纷纷伸出脚去踢李彩凤,这种丧尽天良的东西,就该被人活活打死!

    李彩凤被踢的尖声大叫,鼻涕眼泪一把一把的流下来。

    从温茶肯接受周老太太的开解,说出第一句话的时候,她就该阻止的,现在那个贱蹄子在老不死的怂恿下什么都说了,可不就要逼死她吗?

    “我不想饿死,就用爸爸给我的零用钱,每天买馒头吃,一直到今天晚上,我做好饭后,你说我偷吃了菜,你和以前一样,抓着我就打,我还是怕,还是不敢反抗,可是我的身体已经很坏了,我怕死,也怕辜负爸爸的心愿,我不能死。”

    她红着眼睛说:“我不能死。”

    她说的是,我不能死,而不是,我不想死。

    一个字的落差,天渊之别。

    “但我根本就没有偷吃,我向你解释,你不听,后来,我就跑出来了,我不知道自己以后该怎么办?我的学费,我的生活,还有我的未来,一片漆黑,我看不到一点光亮……”

    “傻孩子,”周老太太听到这里,心疼的握住她的手,“你早该这么做了,你早该这么做了。”

    藏着的伤,只会成为暗疾,揭开了痂,才叫做勋章。

    “我还是很怕你,”温茶静静地望着鼻青脸肿的李彩凤,轻声说:“可是我更怕辜负我爸爸,所以,我走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当年的期待,全都落空,她的心里也没有了最后的留恋。

    “你这个没良心的东西!”李彩凤瘸着腿从地上站起来,还想凑过来扭打她,“我这些年对你的好,真是喂狗了!”

    江北一把抓住她的手,将她牢牢控制住,“李女士,你的行为已经构成了虐待罪,我现在有权将你拘役。”

    李彩凤如遭雷击,她不可置信的看向江北,“你放开我!我是她的监护人,我只是在教育她,你凭什么拘役我?!”

    江北不为所动,冷冷道:“这些话,请你留到警局再说。”

    李彩凤见他一脸冰冷,知道自己这是逃不过去了,瞪向温茶,用最恶毒的口吻咒骂着:“你最好祈祷我出不来,否则,我会让你知道什么叫后悔!”

    见她都这样了,还在放狠话,一个提着鸡蛋的老太太,走过来,把一兜子鸡蛋砸在了她脸上,“没心肝的东西,你要再敢动这小姑娘一下,我们谁都不会放过你!”

    李彩凤被砸的浑身狼藉,狼狈的被江北带着走了,一同跟上去的还有温茶和周老太太。

    作为当事人,温茶是一点也不怕跟李彩凤当面对质的。

    方雷一直都躲在门后边,最开始是觉得跟着李彩凤出去欺负温茶太丢人,后来看到温茶那满身伤痕后,吓得不敢再出去,他妈已经被警察拘留了,他还是个十三岁的小男孩,自然也怕的不行。

    他绝对不能被带走,他也是欺负温茶的帮凶,要是被学校里的同学知道了,他以后该怎么办呀?

    他不想和温茶一样被同学排挤。

    眼见跟江北走远了,站在角落里的李广云才静静地走了出来,他深深地看向温茶离开的方向,捂住脸,无声的呜咽着。

    他跟姜茶这么久的青梅竹马,竟然一点也没发现她在背后受到的虐待,今天看到的事实,就像是一巴掌狠狠地抽在了他脸上。

    “陆老师……”他哽咽着声音对身后站着的男人说,“今天姜茶家的家访是做不成了,您先回去吧,对不起……”

    身后的男人没说话,目光穿过义愤填膺的人群,看到了那躲在门边的方雷。

    随后,头也不回的离开。

    到警局以后,很快就有女警过来做温茶的笔录,是个很温柔的人,大概是从江北那儿了解了事情的真相,态度非常的温和,问话的声音,也很轻柔,生怕伤到了温茶的自尊心。

    她问什么,温茶就一五一十的回答什么,回答完问题,已经是后半夜了。

    “你先回去吧,”女警轻轻的揉了一下她的头,“等审问完里面的人,我们会找人给你鉴定伤情,确定时间,会通知你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温茶站了起来,正要往外走,那女警又叫住了她,轻声说:“一切都会过去的。”

    温茶道了声谢,抬脚继续往外走。

    她知道一切都会过去的,但过去不代表真正过去。

    至少对于李彩凤来说,这仅仅只是个开始。

    温茶走出警察局,一直等候着的周老太太急匆匆的迎上来,热切的说:“姜茶,你今晚就到我屋里睡吧。”

    她关切的神色让温茶动容,但她没有接受这份好意,“谢谢您,但我今晚还是回家睡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呀?”周老太太想不通,那逼仄又阴暗的屋子对温茶来说应该是一场噩梦,怎么着也不想呆了呀。

    “那是我和爸爸的家,”温茶轻声说:“我想回去。”

    这也是原主受到莫大委屈,也没有远离李彩凤的最大理由。

    “可是已经这么晚了,你还没吃饭……”周老太太心疼她的懂事,却也有些不赞同的说:“你还是到我那儿吧,我给你做饭吃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您,”温茶朝她感激一笑,“但是我真的想回去住,希望您能答应我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,”周老太太长叹一口气,“你和老姜一样,都是死心眼的人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