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595章 致爱丽丝(十七)
    李广云被她说的满脸通红,骂了一声“神经”,转过头生闷气去了。

    温茶到不在意他高不高兴的。

    说实话,她对李广云挺无感的,如果他不是原主的竹马,不是原主的暗恋对象,她早就把他一脚踢老远了。

    这种成天开着嘲讽模式的竹马,谁喜欢送给谁。

    下午放学后,江淼淼约李广云去学校附近的奶茶店吃甜品,李广云伸手去拖温茶,“一起去啊。”

    温茶虽然想占便宜,不过看到江淼淼那张总是假笑的脸就够了。

    “以前你从来没叫我去过,今天是吃错药了?”

    李广云被她噎得脸色发青,但却没有发泄出来,憋出一句:“今天我请客。”

    “还是算了吧,我要回家写作业。”

    “写什么作业呀?”李广云不满的说:“晚上再写。”

    温茶闻言笑了一声:“可你说过,我跟你一起出去,会给你丢人的。”

    李广云怔了一下,伸手拍了一下她的肩膀,“都多久的事了,我早就忘到九霄云外了,你怎么还记着呢?”

    “大概是太无聊了吧。”温茶推开他的手,“我就不去凑你的热闹了。”

    “喂!”李广云一把抓住她的书包带,心里闪过无数个年头,最后汇成一句话:“你至于吗?”

    “至于的。”温茶狠狠抠开他的手,继续往前走,李广云被她抠的手指上满是指甲印,松开书包带时,手上冒了血丝。

    真狠。

    他心想,姜茶原来也是能下得了狠心的,以前怎么没发现呢。

    江淼淼看到他手上的伤,惊叫了一声,赶紧找纸巾给他捂上了,“姜茶今天到底是怎么了?我们又没惹她生气,她为什么掐你啊,下手也太重了吧。”

    李广云见她取开纸巾,认认真真给自己贴创口贴的样子,心里一动,“你之前不是说要跟她做好朋友吗?这几天怎么没动静了?”

    江淼淼脸一红,格外失落的说:“我真的很想跟她做朋友,就像你和她一样,但是,她总是不理我啊……”

    李广云想也不想的说:“你理她呀,你越是理她,她到最后,就会把你当朋友了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啊,”江淼淼压低眼睛,勉强一笑,“以后,我会试着再跟她说话的。”

    “行,我们去喝奶茶吧。”李广云收回手,笑着对她说,“一会儿我给她打包点吃的回去。”

    江淼淼微扬的弧度淡了下去,她几步追上李广云,“那你也要给我打包才行。”

    “好啊。”

    温茶走进屋,方雷正在沙发上躺着打游戏,听见开门声,看了她一眼,复又低下头继续玩自己的去了。

    他今天放学后,一想到他妈没在家,在弹钢琴学街舞和玩游戏之间犹豫了一下,就决定回家打游戏。

    他妈每天只会逼着他学学学,也不知道让他轻松轻松,这回,他总算可以解放自己了。

    温茶也不理他,去厨房给自己下了一碗面条吃。

    方雷闻见香气,走到厨房前晃了一圈,挺想和以前一样,叫温茶也给他下一碗的,但他没敢,只得回了沙发上,气愤的掉了个全家桶外卖。

    他今天把李彩凤的银行卡都找到了,等以后,见到他妈,问了密码,至少能取出一百多万,一部分是姜叔叔以前的存款,一部分是赔偿金,他妈说了,这些都是他的,还怕吃不上好东西,过不上好日子吗?只有温茶这种笨蛋,才会什么都不抢。

    温茶吃过饭后,就进了房间写作业,方雷抱着全家桶,在客厅里吃的满嘴流油。

    李广云敲开屋门走进来,看到方雷的样子,眼底闪过一丝厌恶,以前他以为邋遢是姜茶自己不爱干净,看到干干净净的方雷时,还觉得他比温茶靠谱,可现在只要一想起姜茶受过的委屈,他看到方雷就跟吃了苍蝇一样恶心。

    这人得多冷血才能和他妈一起,眼睁睁的盼着温茶被饿死啊?

    “广云哥?”看到李广云,方雷急忙从沙发上坐起来,略带慌乱的说:“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“看看你姐。”

    “我姐?”方雷脸顿时一垮,“她害我妈的事你都知道了,你还来看她做什么?”

    见方雷没有半点悔悟的样子,李广云想把他揍一顿的心思都有了。

    他绕过方雷,走过去敲敲温茶的房门,“开门,我给你买了些吃的。”

    温茶拉开屋门,李广云一眼就看到她住的地方到底是有多糟糕。

    以前他不是没来过温茶的屋,屋子被姜叔叔收拾的像个公主房,但是现在,满地都是杂物,天花板上布满了蛛网,根本就不是人住的地方。

    他愣了片刻,不敢置信的问:“你现在……就住这里?”

    温茶从他手里接过包装袋,毫无诚意的“嗯”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能住这里?”李广云难以想象她住在这里会是什么样,他伸手去拉她,“你出来,我帮你换个房间。”

    李广云指的是被李彩凤霸占的主卧,“那个房子没人住,你还在这儿收什么委屈啊?”

    温茶说:“我恶心。”

    李广云回过头,呐呐的问了句: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温茶一字一顿的说:“一想到那个房子被她住过,我就犯恶心。”

    李广云拉着她的手一顿,“那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还住老地方。”

    “可那个房子:”

    温茶见他一脸难以忍受的模样,好笑道:“都已经在里面住了那么久了,怕什么?”

    李广云:“……”

    温茶甩开李广云的手,说:“现在时间不早了,你不回去,难道想赖在我家?”

    李广云瞪她一眼:“真是好心当成驴肝肺。”

    他没逗留,转过身就走了,脚步很快,穿过方雷身边时,还踢了方雷一脚,恶狠狠的说:“你要再敢欺负你姐,你给我等着!”

    方雷被吓得差点从沙发上摔下来,气愤的盯着他的背影,敢怒不敢言。

    这人以前不也和他一样嫌弃她姐吗?现在装什么好人?真是五十步笑百步。

    温茶扫了他一眼,也没说话,关上门继续写作业去了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