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596章 致爱丽丝(十八)
    !

    温茶走出巷口,在路边找到了陆谨言的车。

    他换了身常服,站在别边,英俊的脸在清晨淡淡的阳光下,清冷而干净,给人一种温暖又矛盾的错觉。

    “陆老师。”温茶走近他,打了声招呼。

    陆谨言点点头,伸手给她把车门打开,说:“先上车。”

    温茶坐上车之后,他才坐到旁边的位置,从后座取出准备好的早餐递给她。

    “里面有三明治和牛奶。”

    温茶愣了一下,陆谨言疑惑偏头看她,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温茶摇摇头,“谢谢陆老师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陆谨言启动车子,驶入车流后,继续说:“我给你介绍的律师,是个非常严谨的人,到时候,他会问你一些平时的情况,你如果有什么介意的,可以一句带过,不必跟他说的太仔细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,”陆谨言侧目看她一眼,“你父亲离世前如果承诺过你什么东西,你也无需隐瞒,这对你来说,有益无害。”

    温茶低头看了一眼,手里的提袋,说:“我会的。”

    陆谨言把车开到了一家咖啡厅,两人做进去等了一会儿,一个身穿正装,戴着厚重黑色眼镜的年轻男人从门外急匆匆的走进来,看到陆谨言后,笑着坐到了温茶对面。

    “你好,我叫周子越。”年轻男人微笑着打了声招呼。

    温茶略带拘谨点点头,“你好,我叫姜茶。”

    “嗯,我知道。”周子越瞥了一眼陆谨言,从手里的公文包里取出了连夜整理好的一些资料,“你的事,我听你们陆老师跟我说了一些,这里面涉及的问题非常多,不止有遗产和赔偿金的分割问题,还有你作为未成年人在这半年来受到的伤害问题,作为受害方,你是占理的。”

    温茶接过他手里的资料,仔仔细细的看了他用红线画出来的重点内容,周子越是律师,准备的自然也就是律法上的分析。

    温茶虽然看的云里雾里,不过大部分还是能看懂的。

    见她看的认真,周子越在一旁温和的提点着,“你看完之后,如果还有什么补充的,都可以说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温茶琢磨资料的同时,陆谨言给周子越点了杯咖啡,周子越躲过温茶的注视,挑眉看了陆谨言一眼,无声的问:“这件事,你要从头跟到尾?”

    陆谨言修长的手指在桌上扣了两下,没说话。

    周子越暗地里翻个白眼,“以前也没见你这么好心。”

    陆谨言微冷的瞥他一眼:“不会说话,就闭嘴。”

    周子越长叹一口气,“这要换做以前,你可不会来找我,当了老师,就是不一样了啊。”

    陆谨言:“……”这跟老师什么关系……

    温茶把资料翻完,周子越已经点了两杯甜品和四五碟小吃了,他一边陆谨言说话,又时不时扫一眼温茶,状态很是悠闲,压根就没陆谨言说到的什么“严谨”。

    “我看好了。”温茶把资料推给周子越,“一切就照周律师说的做吧。”

    “行,”周子越爽快的点了点下巴,神色稍微正经了些,“在实行这些之前,我还有一个问题,需要问你。”

    “周律师说。”

    “你父亲去世以前,有没有做过婚前财产公正?”

    温茶面色微顿,她抬起眼睛静静地看向周子越,“好像是是有的。”

    周子越眼神微变,“那你还记得公证书是谁在管吗?”

    温茶想了想,有点想不起来,“这些事,都是我父亲之前在管的,我现在不是很清楚。”

    周子越嘴角微抿起来,神色相当认真的问了另一个问题:“如果有婚前财产公正,那你父亲很有可能因为你立过遗嘱,这件事,你有印象吗?”

    温茶放在身侧的手微微一顿,没说话。

    周子越心里一下有数了,“你父亲是不是立过一份你十八岁成人就可以继承财产的遗嘱?”

    温茶垂着脑袋,嘴角微微一扬,“没有,没有遗嘱。”

    周子越用探寻的目光打量了温茶片刻,心里闪过无数个念头,最终化作一片平静,“就算有这份遗嘱,现在也是用不到的,我现在只保证你能分到应有的赔偿金和你父亲的存款,至于以后的事,只有等你十八岁的时候,再做参考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你。”温茶轻轻的看她一眼,一直沉默着的眼睛,终于露出了丝丝笑意。

    “不用谢,”周子越不自在的摸了一下自己的鼻子,“要谢就谢你的陆老师。”

    温茶偏头去看陆谨言,陆谨言正襟危坐在窗边,手里端着咖啡,正静静地望着她,两人的目光在空中交汇了一瞬,温茶就又低下头,朝陆谨言道谢。

    “没事。”陆谨言薄唇轻启,分外安静的说:“这都是应该的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啊,”周子越在一旁笑着调侃:“谁让他是你老师呢。”

    温茶没吭声,陆谨言把给她点的糕点推到她面前,“马上就到中午了,先吃点,一会儿再带你和周律师去吃饭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温茶乖乖的低下头,十分香甜的吃着那份提拉米苏。

    周子越看看陆谨言,有看看温茶,心里啧啧了好几声,这老师当的比爸爸还称职啊。

    陆谨言:“……”

    吃过点心,三人找了一家中餐厅,吃了顿饭,才相互道别。

    把温茶先送到巷口后,周子越给陆谨言打了个电话,“你说,你那个女学生是真的不知道公证协议在哪还是在说谎?”

    陆谨言坐在车里没说话,周子越笑着说:“我觉得她是真不知道在哪儿,那东西应该被她后妈处理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你说,她爸究竟立过遗嘱没有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觉得是立过的。”周子越自顾自的说:“如果公证书和遗嘱都有,对她来说百利而无一害,但她为什么不承认呢?”

    “你到底想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就是感慨你这个学生不简单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她那个后妈大概会做一年多的牢,出来后,正好是她成年,她要是在这时候拿出遗嘱,你说会发生什么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