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598章 致爱丽丝(二十)
    !

    “如果你信任我的话,”陆谨言缓声说:“你可以把你不擅长的科目全都拿过来我给你过过目,我虽比不上专业老师,但还是能给你把把关。”

    温茶不敢置信看向陆谨言,“真的吗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陆谨言点了点下巴,说:“中午拿来学数学,这一点不变,其他科目就用下午和周末的时间,你可以吗?”

    听到周六周日也要占用陆谨言的时间,温茶犹豫了,“这样会打扰到你休息的,还是不要了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陆谨言一向没什么表情的眼睛,露出了一丝弧度,“没关系,周末我也是一个人,正好可以帮助你补习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有可是,”陆谨言静静地打断她,“你不是说过,要考上重点大学吗?按你现在的成绩,这个志愿,恐怕十分危险。”

    温茶还是犹豫了好久,还是不能答应下来。

    如果真的答应了,那她欠陆谨言的就太多了。

    人情不是说还就能还的,她心里有点发怵。

    陆谨言看出了她的忐忑,温声声说:“你是我的学生,我帮助你都是理所当然,你不要有心理负担。”

    温茶:“……”没有心理负担就怪了……

    “我很看好你,”陆谨言稍稍加了一把火,“你现在成绩上不去的主要原因是你之前的基础没打好,只要我帮你打好这个基础,以后你考了好成绩,对我来说也是种回报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而且,打基础并不需要太长时间,只要你跟上节奏,这学期结束,你就能够跟上其他人的进程,这样不好吗?”

    温茶心说,好啊,简直不能更好,但是,再好,也不能有便宜就占啊。

    陆谨言:“到时候,记得请我吃饭。”

    温茶:“……”

    眼见上课铃声响起了,温茶的心里斗争终于结束了,她站起来,郑重的点点头,“那就麻烦陆老师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陆谨言嘴角微勾,“时间不早了,先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温茶回到教室,都还没从陆谨言要给自己补习其他科目的惊喜里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有这样一个神助攻,简直太好了。

    “笑什么呢?”李广云不悦的瞥了她一眼,“笑的嘴巴都合不上了,发生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温茶没理他,取出一会儿要用的生物书,美滋滋的开始复习。

    李广云余光扫到熟悉的字体,眉头一皱,“陆谨言真给你开小灶了?”

    “哼哼,”温茶瞥向他,“陆老师人挺好的。”

    李广云翻个白眼:“你们这些女生,见个长得帅点的就说好,无不无聊?”

    温茶最看不惯的就是他这副样子,“中午吃韭菜了吧。”

    李广云没听明白,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温茶:“满嘴喷粪呗。”

    “姜茶!”李广云:“你死定了!!!”

    下午放学,李广云还没从那句“满嘴喷粪”的诅咒里回过神来,他坚决要和温茶冷战,一放学就跟着江淼淼走了。

    温茶收拾好书包,去办公室找陆谨言,陆老师正开着电脑整理资料,温茶一眼看去,全都是化学物理上的公式啊经典题型什么的。

    见她过来,陆谨言让她坐到自己身边,低声说:“你先写作业,等我把这些资料整理出来,我们就开始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温茶老老实实趴那儿把语文生物等一系列好写的作业给写了。

    抬起头来时,陆谨言已经把打印好的资料,订成一沓,递给她了,“这些是我专门给你找的,每天早上起来以后,记得复习。”

    温茶受宠若惊的接过来,连着说了三个谢谢。

    “把物理书拿出来。”

    温茶赶紧从书包里取书,陆谨言拿着书,看也不看,随口问了她简单问题,这些最基本的,温茶记得很清楚,直接就答上来了。

    陆谨言复又加大了一点难度,温茶咳咳巴巴,也能答的上,陆谨言用手撑着脑袋思索片刻,给她出了几道小题,两道大题,让她做。

    小题还好,一到大题,她除了公式,连看图分析,都分析不出来。

    这就比较尴尬了。

    陆谨言看着她,极为平静的说:“基础不过关,脑袋也不够灵活。”

    温茶:“……”如果不这么毒舌的话,她勉强还能相信,陆老师是平静的……

    “你缺乏足够的理解和灵活的思考,这不是上基础课就能补得过来的,女生的逻辑能力大多不是太好,你想学好这门课,最简单的就是做题,做卷子,做到一定程度,解开这种题型对你来说,会变成习以为常的事。”

    温茶点点头,陆谨言又说:“接下来,我会给你详细讲解这种题型,你仔细听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这一讲解,就讲到了晚霞满天。

    陆谨言停下来时,温茶满脑子都是他的声音还有他的手,她咋舌,陆老师真是个出色又善良的男人。

    “走吧,”陆谨言站起身,从椅子上取下自己的外套,“我送你回家。”

    温茶晃晃晕乎乎的脑袋,跟着他往楼下走,离放学已经过了好一会儿,此时教学楼里一片安静,只有楼梯间的灯光还亮着。

    温茶亦步亦趋的跟在陆谨言身后,生怕一个转角,他就没影了。

    陆谨言走的不快,走到转角时,会停下来等她,见她一脸苍白的跟在自己身后,眉头微动,“你怕什么?”

    温茶眨眨眼,“我没怕……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陆谨言招招手,“那你离我近一点,我们赶紧下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温茶三两下跑到他身边,跟他并排着往下走,走出教学楼时,夕阳的光晕已经洒满了两旁的丁香树,细碎又精致的丁香花一簇簇绽放在枝叶间,深紫浅紫交相辉映,在黄昏里,格外漂亮。

    这已经都到五月了,北方的花开晚,花落也迟,竟没能谢了这一池春红。

    两人静静地走过花池,上了陆谨言的车,离开了校园。

    回到屋,温茶给自己煮了一锅粥,吃过后,走到赖在沙发上呼呼大睡的方雷面前,一眼就看到了他校服包里的三张银行卡,她面无表情的盯了方雷许久,见他面上,一无愁思,二无忧虑,一派天真的模样,终是没有把他叫醒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