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599章 致爱丽丝(二一)
    五月中旬的时候,温茶从周子越那儿拿到了属于自己的分割款,她支付给了周子越相对应的酬金,又请了他和陆谨言吃了顿饭,这件事就算揭过了。

    周末,方雷去探监,从李彩凤嘴里知道这件事以后,回家就跟温茶发了一通火。

    他原以为自己已经握住了家里所有的钱,可没想到温茶竟然来了一出釜底抽薪,卑鄙,实在是太卑鄙了。

    李彩凤也对温茶恨得咬牙切齿,但她暂时什么也不能做,只把一张额度最小的银行卡密码告诉了方雷,让他能有钱生活。

    即便如此,方雷的生活,也开始拮据起来,那张卡里的钱不多,刚好够他一年的生活费,如果他还和之前一样胡乱花钱,李彩凤是绝不愿意的。

    他也不想再去监狱里跟李彩凤要钱,李彩凤现在枯槁沧桑的模样,让他害怕,最重要的是,他不想让更多的人知道,他有个坐牢的妈妈。

    之前,学校里就已经有人在传他妈是个疯婆子、虐待狂,给他造成了很大的困扰,他不想继续下去了。

    他觉得有些后悔,当初如果对温茶好点儿,事情是不是会不一样?

    可后悔是最没用的。

    方雷当天跟温茶吵了一架后,带着银行卡离家出走了,他取了一笔钱,去市中心的游戏厅玩了一下午,玩到深更半夜,饿的不行才想起去外面买点吃的,继续回来打游戏,一出门,四周观察他许久的三个年轻混混,悄悄跟在他的屁股后面儿一起去了……

    他们早发现这新来的臭小子出手阔绰,周围也没跟个照看的人,正是绝佳的好机会……

    江北急匆匆敲开屋门,大喊了一声“出事了”,温茶套上外套跑出去,正要问出什么事了。

    江北气喘吁吁的说:“方雷在游戏厅边上的小巷子里,被劫匪一刀捅到了肚子上……”

    温茶面色一顿:“有生命危险吗?”

    “幸亏发现的早,再加上劫匪求财,没伤到内脏。”

    温茶跟着江北到了医院,方雷已经做完手术在病床上挺尸,一双眼睛无神的望着天花板,里面一片后怕。

    听到声音,他脑袋转了过来,看到温茶的那一刻,眼泪从眼角大颗大颗的滚落,他动动干的起皮的嘴角,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,最后也只憋出一个“姐”字。

    那些人把他堵在巷子里抢钱的时候,他怕的要命,他把身上所有的钱都给了那些人,盼着他们赶快走,可那些人不愿意,他们逼着他要银行卡,要密码,他不给,那些人就打他,最后还动了刀子,他拼命呼救,想要找人帮忙,但周围一片沉寂,那些人用刀子抵着他,他不想死,最终说出了密码……

    说出了密码也没用,他心想,那个密码是假的,那些人是绝对不可能取到钱的,但是让他害怕的是,他们只派了一个人去取钱,另外两个人继续盯着他,他挣扎着想要逃出来报警,最后回来的那个人恼羞成怒,一刀捅在了他肚子上……

    他以为自己会死的,没想到醒过来就看到了温茶。

    他就跟找到了亲人似得,想要朝温茶说他有多恐惧,他差点就死了这些,可一对上温茶面无表情的眼睛,他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。

    温茶冷冷的说:“你的银行卡都被抢了,想要补卡,需要你妈亲自到银行,你现在身无分文,想过自己以后怎么办吗?”

    “什、什么?”方雷以为自己产生了幻听。

    温茶继续说:“更重要的是,你的手术费、住院费以及医药费都没人替你付。”

    原本还劫后余生的方雷听到这些,面色瞬间就惨白了。

    他从来就没想过这些,他以为这些都有人帮他垫付,比如送他来医院的警察,或者是,温茶。

    温茶一眼就看出他的想法,她冷笑一声:“这世上,除了你的父母,没有任何一个人,会无条件为你买单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方雷终于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窘迫,“可是……我没钱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做事情前为什么不考虑后果?”温茶严厉的盯着他,“你如果活够了,想放飞自我,可以随便找个角落把自己处理了,为什么要在这儿浪费我的时间?”

    方雷从没见过她发这么大的火,吓得瑟缩了一下脖子,气弱的说:“对、对不起……”

    “对不起有用吗?”温茶对他产生不了一丝同情心,她冷眼盯着他,一字一顿的说:“不要觉得自己年纪小就可以肆意妄为,你是死是活,除了你妈,没人会在乎。”

    方雷被她说的面上无光,却不敢跟她对视。

    现在除了温茶,就连他妈也没法帮他度过这个难关了。

    “姐……你帮帮我……”他伸出手,想要去拉温茶的衣摆,小声说:“我已经知道错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帮过我吗?”温茶问他。

    方雷脸一红,没敢吭声。

    “我不想提你和你妈做过的事,一想起来就让我恶心,但这次我会帮你。”温茶问他:“你知道为什么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觉得你可怜呗,”温茶讥讽一笑,“以前你不是跟你妈都看不起我吗?现在被你们看不起的我却成了唯一能帮到你的人,你难道不觉得丢人吗?”

    方雷被她说的面色苍白,可却没有否认一个字,他的确看不起温茶,也的确觉得温茶没有未来,但是现在,他真的没办法了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向你道歉……”他撑着一口气,艰难的说:“只要你帮我,我就跟你道歉。”

    “道歉?”温茶挑了挑眉,“用一句道歉,就想抹去过往的一切,你未免想的也太美了?”

    方雷咽了咽唾沫:“那你、那你想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以前你跟你妈是怎么对我的,我要在你身上全部讨回来。”

    温茶丢下这句话,转头出去交医疗费去了。

    方雷看着她的背影,想起她的话,又想起之前自己对她的伤害,极为难受的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如果说之前他还不觉得自己做错了,那到现在,他身边也一无所有时,他终于感同身受。

    不到山穷水尽,不知人间疾苦,当初,温茶也是这种感觉吗?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