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00章 致爱丽丝(二二)
    温茶交完医疗费,去医院的食堂打了一份饭菜给方雷送到了病房里。

    她把饭菜往方雷身边一放,又给他倒了杯水,看着方雷期待的目光,冷冷一笑,“饿了就自己吃,渴了自己喝,想上厕所,叫护士,床下有尿壶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句话,她推开门就往外走,方雷急忙叫住她,窘迫的说:“你、你能帮我守夜吗?”

    温茶笑了一声:“谁给你这么大脸?”

    她毫不犹豫的关上门,继续往外走,隔绝了方雷的期望,也隔绝了自己曾经渴望救赎的念想。

    人,都是一报还一报的。

    方雷住院的这些天,温茶给他请了假,每天中午会抽空去看他一眼,其他时候,就待在学校里跟陆谨言一起复习。

    方雷住了一个多星期,就出院了,温茶让他在家里休养,每天给他煮点吃的,其余,就不再管他了。

    她不会追究方雷什么,但同样,她也不会对他好。

    她没那么大度,也没那么不要脸。

    方雷伤好,已经是五月下旬了,他第二天就去了学校上课,下午准时回家,开始收拾房间,学着做饭,但他的厨艺明显不过关,东西煮的非常糟糕,温茶也不吃他做的饭,自己下碗面条吃完,就到屋里学习。

    方雷虽然也不想吃自己煮的饭,但他身无分文,更不想找李彩凤帮忙,就只有自己忍着了。

    这天,温茶一早就去了学校,路上碰到李广云和江淼淼,说要约她周末一起出去玩。

    温茶想也不想的拒绝,她周末还有陆老师呢。

    李广云嫌她活的无趣,“你现在可是我们班最喜欢学习的人了,学习成绩也慢慢上来了,老师们个个都夸你,怎么还不知足?”

    “我就是不知足,”温茶说:“只要有一天没把你们这些个嘲笑过我的踩在脚底下,我就永远不知足。”

    李广云被噎的直皱眉,“你说别人也就罢了,我可没嘲笑过你。”

    温茶似笑非笑的看他一眼,背着书包绕过他继续往前走了。

    鸡同鸭讲,有什么意思?

    中午温茶跑到陆谨言办公室,吃过饭后就开始做数学卷子,陆谨言在一边给她把其他科目的重点划出来,准备下午的习题。

    做好卷子后,陆谨言惯性的取过去批改,眼见温茶的水平从四五十分不及格的水准,一下奔到一百一十多分的样子,陆谨言是欣慰的。

    但却并不满意。

    “你前面选择题太粗心,后面大题又把不准。”把卷子批改完毕后,他对温茶说:“还得多加做题。”

    温茶虚心受教,表示自己以后会更加努力。

    陆谨言点点头,问道:“前段时间,听说你弟弟住院了,现在好些了吗?”

    “好了。”温茶脸上的笑意慢慢变淡,“上好几天学了。”

    陆谨言看了她片刻,似乎看出了她心里的不悦,不紧不慢的说:“人总是向前看的,不管是成绩,还是理想,都一样。”

    温茶挑挑眉,没有反驳他。

    陆谨言察觉到了她心里的冷淡,沉默片刻,没把这个本来就不愉快的话题继续进行下去。

    “补习这么久了,这周末,我们可以休息一下。”他把水杯推到温茶面前,淡淡的说:“劳逸结合,对你自身也有帮助,你觉得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挺好。”温茶笑着说:“那到时候,就不来打扰陆老师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这个意思,”陆谨言摇摇头,“周末,我想去爬城郊的青云山,听说那儿的日出非常美,你要一起吗?”

    他问的十分自然,没有半点强迫性的意味。

    但温茶却没有听出询问,他只是在通知她。

    陆老师总是这么温柔和强势呢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她面不改色的笑着说:“我和陆老师一起去。”

    陆谨言眼里划过一丝笑意,“到时候,我开车来接你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傍晚温茶回到家后,方雷在屋里洗衣服,他不仅把自己的衣服洗了,还把窗帘沙发巾还有桌布都取下来一起洗了,卫生间里大盆小盆堆了一地,看起来,非常拥挤,方雷蹲在地上一盆一盆的搓,看起来跟虐待童工似得。

    温茶盯了他一眼,也没打招呼,扭头就去了屋里看书。

    当初屋里是有洗衣机的,但原主爸爸死后,为了让原主不偷懒,李彩凤硬是把**成新的洗衣机折旧卖了,让原主用手搓,就是冷的要命的冬天,那些厚重的提不起来的棉衣,也是原主把手都洗烂了,才洗出来了。

    有人心疼过吗?没有。

    没人会在乎吗?做梦。

    温茶写完作业出来,卫生间的灯还亮着,她推开门看过去,方雷正坐在湿漉漉的地上,抱着肩膀哭。

    他哭的很委屈也很伤心,装衣服的盆子倒在地上,乱七八糟的掉了一地。

    感觉到温茶的注视,他抬起头来,眼睛红红的,看起来竟有些可怜。

    温茶面无表情的盯住他,“你到底想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,我想洗衣服,”方雷从地上爬起来,看着一片狼藉的卫生间,手足无措的解释,“可我,怎么也洗不好……对不起……”

    “洗不好就学。”温茶冷冰冰的说:“你要学不会,只要你自己愿意,每天也可以穿脏衣服。”

    方雷垂着头没搭话,他早就知道温茶是不会再容忍他的了,但他还想在温茶身上找到一丝温情。

    但他一次又一次的失望了。

    看到温茶又要走,他小声的叫住她,“姐,我的作业本还有文具都不够用了,你、你能不能借我点钱……”

    温茶回眸看他,他急忙说:“等我妈出来,我马上让她还给你!”

    温茶注视了他许久,见他不像说谎的样子,才问,“要多少钱?”

    “一百。”

    方雷本来想说三百的,但考虑到温茶对他的态度,他不敢多要,只想在买本子之余,还能剩些饭钱。

    他之前玩的要好的朋友看他最近没钱,都不想跟他玩了,再加上他学习不好,现在在班里,差不多已经被孤立了,他想多弄点钱,把他们找回来……

    一个十三岁的男生,买文具张口就是一百块钱,温茶差点就被逗笑了,他以为自己是在银行取钱呢?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