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05章 致爱丽丝(二七)
    温茶给陆谨言深深鞠了一躬,弯腰的同时,陆谨言身体前倾,以花束做掩盖,握住了温茶的手腕,低声说:“谢谢你的喜欢,我也很喜欢你。”

    温茶:“……”

    只一下他就松开了手,眼睛里划过一丝笑意,又恢复了平时的语调,“你是个很努力的学生,很有潜力,以后继续加油。”

    温茶忙不迭的转身回了座位,就怕他再说些什么言辞含糊的话。

    李广云见她跟见鬼了似得跑回来,皱起眉头问:“陆谨言刚才是不是使坏了?”

    温茶看他一眼,“陆老师能使什么坏?”

    李广云这一次,没有笑,面色微冷道:“你别不信,根据男人的第六感,我觉得他对你不怀好意。”

    “你有什么第六感?”温茶翻个白眼,“你又不是女人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人怎么就不听我的呢,”李广云急得差点跺脚,“你比较单纯,也没谈过什么恋爱,不明白我们男人的心理正常,可我就不一样了,我以谈过……嗯,以从幼儿园开始一直到现在谈过十八次恋爱的过来人身份提醒你,陆谨言他对你没那么简单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就不简单了,”温茶盯住他,“陆老师是老师,长得又帅又有钱,他能对我做什么呀?”

    “那多了去了。”李广云边摇头边咋舌,“要是他别有用心,想对你做点意想不到的事儿呢?比如,摸手、搂腰什么的,你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神经!”温茶举起一本书打他脑袋上,“你要再胡说,我就先对你心怀不轨你信不信?”

    “你能打过我?”李广云鄙夷的扫她一眼,“我躺平你都没贼胆。”

    温茶伸下腿直接踢了他好几脚,“你可以试试。”

    李广云咧着嘴,只骂她谋杀竹马,温茶正要骂回去,一道冰冷的目光落到了她脸上,温茶回过头,发现陆谨言正面无表情的看着她和李广云。

    温茶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就说吧,”李广云啧啧叫道,“他才不是什么正人君子。”

    温茶:“……”

    元旦晚会结束后,天色已经很晚了,老师们离场后,温茶收拾好书包决定回家做卷子。

    还没走出教室门,就听见有人在外面大喊,“下雪了!下了好大的雪,好美!”

    温茶从书包里取出围巾和手套戴上,才走去办公室找陆谨言。

    走到办公室门口,她正要敲门,却忽然停了下来,脑海里莫名浮现出李广云说过的话。

    “他不怀好意……”

    “他别有用心……”

    “他很不简单……”

    温茶停顿了片刻,转过身朝楼梯走去,一天不和陆老师一起回家,也是可以的……吧?

    还没走出教学楼,身后传来一道大声的呼喊:“姜茶!陆老师叫你去办公室,说你早上交的数学作业,有点问题,需要当面跟你讲解。”

    班长气喘吁吁的跑到她身后,抓住她帽子上的猫耳朵,“好不容易追上你了,你赶快上去,陆老师还在办公室等你呢。”

    温茶:“……”早上的数学作业她检查了三遍是绝对没有问题的……她发誓。

    但是陆老师让人来叫她了,绝对是发现她先跑了,这就比较尴尬了……

    “你愣着干什么?”见她发傻,班长在她面前挥挥手,“你不会被冻傻了吧?”

    温茶:“……”倒是想被冻傻……

    她做了一秒钟的思想斗争,绕过班长往教学楼里走,也不知道上去后,陆老师会跟她说什么,可不管说什么,她都不能在这个时候,丢下恩师跑路。

    温茶重新站在办公室前,犹豫了片刻,抱着早死早超生的念头,敲了敲门。

    “进来。”陆谨言的声音很平静,听不出一点生气的迹象。

    温茶松了口气,推开门,探进去一个脑袋,“陆老师,外面下雪了,我们先回家好吗?”

    在极有可能遭殃的情况下,最好的办法,就是先示好。

    但陆谨言是不吃这套的,他瞥了温茶,面色淡淡的说:“外面冷就先进来。”

    温茶立时就怂了,以前李广云没说过那些话,她还挺坦然跟陆谨言单独相处的,但自从李广云说了那些乱七八糟的之后,她就感觉不太对了。

    陆老师是好,他善良、有爱心,有富有责任感,但他怎么就没这样帮助过班里其他同学呢?

    可他正不正直,温茶已经不敢断言了。

    “你怕什么?”陆谨言奇怪的看她一眼,颇为不解的说:“难道你是怕我会批评你?”

    温茶一听这话,赶紧窜进门,同时为自己的怀疑,愧疚不已,陆老师这么严肃认真的一个人,怎么会别有用心呢?

    李广云就是污人一个。

    “陆老师,”温茶一派轻松的走到他面前,“我哪道题做错了?”

    “这里,”陆谨言伸手指了指那道题目,“这里的答案写错了。”

    温茶垂眸一看,果真是错的,她一拍脑门,“对不起,是我太粗心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,这不是你第一次犯这样的错误了。”陆谨言说。

    温茶的脸刷得就红了,她低着脑袋,不敢看陆谨言,“是我辜负陆老师的期望了,抱歉。”

    “嗯,”陆谨言把本子递给她,面色淡淡的说:“回家找类似题型做五十道,明天我检查。”

    温茶保证一定会做到后,把本子接过来,塞到书包里,转头对陆谨言说:“外面下了很大的雪,我们一起走吧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陆谨言取下外套穿上,锁好门之后,静静地跟在她身后。

    两人出了教学楼,外面的雪已经堆得很厚了,但楼门前却有些湿漉漉的。

    温茶从楼梯上走下去,走到雪地边,正要跟陆谨言说自己要踩着雪回家,结果脚没站稳,倒头就栽到了一边的雪地里。

    陆谨言愣了一下,急忙伸手去拉她,温茶见状,就着他的手想爬起来,结果,带着陆谨言一起倒了。

    陆谨言压在她上面,差点把她压成个小饼干。

    她龇着嘴,正要叫陆谨言起来,陆谨言却像没发现似得,掀开她额前的碎发,盯着她看了一秒钟,亲了一下她的眼睛。

    温茶:“!!!”

    陆谨言松开她的头发后,又亲了一下她的鼻尖,温茶吓得差点魂飞魄散,扯着嗓子,大喊道:“陆老师!我的脚扭了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