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07章 致爱丽丝(二九)
    ”大年初一,陆谨言给温茶做了一大桌好吃的,三人围坐在屋里,吃了一顿美美的饭。

    之后陆谨言没有再回帝都,带着温茶四处转了转,没几天就开学了,这是高三最后一学期,每天都非常紧张。

    当然,这距李彩凤出狱也没多久了。

    过年前,方雷去看了李彩凤一次,他把外面的事,简单跟李彩凤说了些,说起温茶时,李彩凤根本不相信温茶会照顾方雷,直言温茶对他好是在离间他们母女,等她出去了,一定会把温茶扫地出门。

    方雷见她还是和过去一样冥顽不灵,不知道再跟她说什么,失落的回了家。

    他有种不好的预感,他妈出来之后,现在的轻松日子会离他越来越远。

    而他的重心已经不在李彩凤那边了。

    他想过简单的生活,是那种没有过多心眼,没有咒骂和计较的日子,而这样的的日子,李彩凤永远也给不了他。

    她就像是个被下了咒的疯子,满心的算计和私欲,这样的她让他害怕,甚至难以忍受。

    但再怎么难受,他也不得不接受,她是自己母亲的事实。

    方雷的心事,温茶是知道的,但再怎么知道,她也不能多说什么。

    李彩凤能在方雷面前说她坏话,那是因为李彩凤是方雷的母亲,而她却不能在方雷面前说李彩凤什么,他们现在虽相处的好,但到底她才是个外人。

    高三开始没多久,班长就在黑板上倒计时,时间就像是悬在头顶的达摩克利斯之剑,让人紧张又心慌。

    可六月还是来了。

    考试之前,陆谨言带着温茶去当初的那个广场前散心,又遇见了那个弹钢琴的男生。

    这次温茶问了他的名字。

    他叫钟雁书,是附近高中高二的学生。

    温茶对他还是挺好奇的,在陆谨言上去弹琴的时候,跟钟雁书两人在下面叽叽喳喳的说话。

    钟雁书瞥了一眼陆谨言,笑眯眯的问:“你马上就要考试了,你的老师跟你说什么了没?”

    “说什么?”温茶一脸茫然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这么笨?”钟雁书恨铁不成钢的说,“都做的这么明显了,你还看不出来。”

    温茶这下听出他在说什么了,她囧的不行:“你比我还小一岁,关心的事怎么那么多?”

    “好奇嘛,”钟雁书笑,“喜欢音乐的人,都有一颗探索浪漫的心,我也不例外。”

    温茶望着陆谨言没说话,也不知道想说些什么。

    “我看你老师还是挺优质的,”钟雁书轻轻啧了两声,“有才有貌,比电视里那些乏善可陈的明星好多了。”

    这点温茶赞同的。

    钟雁书又说,“你知道他去年弹得是什么曲子吗?”

    温茶回眸,钟雁书说了个英文名字。

    “你回家去查,查到了,有惊喜哦。”

    这个关子卖的好,因为温茶还真有点好奇。

    陆谨言弹完曲目后走下来,对钟雁书笑了笑,“你们在聊什么?”

    “聊你。”

    “聊学习。”

    温茶和钟雁书同时开口,陆谨言眉头一挑:“聊这么多?”

    “当然是聊学习了,”钟雁书朝温茶眨眨眼睛,“如果连休息时间都在聊老师的话,压力会很大的。”

    温茶:“……”聊学习就很轻松吗?

    “嗯。”陆谨言并没有深问下去的好奇,他偏头看了温茶一眼,“现在很晚了,我们先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温茶点点头,朝钟雁书做了个再见的手势,钟雁书叫住她,笑着说:“我刚才跟你说的学习题目虽然不难,不过一定要在网上查一查才看的懂,明白吗?”

    温茶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走吧,”陆谨言带着温茶开车回家之后,怕扰乱温茶的心态,开车走了。

    温茶关上门第一时间就去查那个英文名字。

    《for elise》

    《致爱丽丝》

    是著名音乐家贝多芬独立创作的钢琴小品。

    是一首充满纪念意义的作品。

    看完钢琴曲的简介后,温茶翻到创作背景。

    看到创作背景那一刻,温茶沉默了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候,陆谨言给她打电话,说他明天有事要离开学校,后天考试要注意哪些云云。

    温茶静静地听他说完后,再去翻那个页面时,脑子又冷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陆老师什么的,暂时还没有高考重要。

    温茶参加高考那天陆谨言还没有回来,等温茶像只死狗一样,考完最后一科时,他微带阴郁的站在校门口接她。

    温茶在人群中,一眼就看到他了,走到他面前,正要打招呼时,陆谨言伸手抱住了她。

    隔着拥挤的人潮,温茶整个人都懵了。

    她听到陆谨言低沉的呼吸声,还有四周同学吸气的声音。

    一起考试的大多是本校认识的人,看到陆谨言抱温茶的场面,无异于见到彗星撞地球的震惊。

    “姜茶和陆老师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陆老师为什么会抱她?陆老师是不是没睡醒?!”

    “还抱的那么紧……”

    “啊啊啊!姜茶勾搭上了陆老师,还让陆老师大庭广众之下抱她,太不要脸了!”

    温茶:“……”到底是谁勾搭谁,有种当面对质?

    抱了片刻,陆谨言就把温茶松开了,他牵着温茶的手走到车前,带着温茶上车后,朝家的方向开去。

    跟着出来的张瑶看到车后,跟王楚对视一眼,怪不得好几次她们在路上堵温茶,堵到半夜都没看到人,原来是温茶这个小贱贱搭上了陆老师之后,坐车跑了。

    “卧槽!”

    想起自己在冷风里挨冻的日子,张瑶就忍不住爆出口,以前自己怎么就那么天真,那么傻逼呢?

    一旁的王楚想的就更长远了。

    温茶搭上了陆老师,陆老师是他们的数学老师,温茶以后要是死皮赖脸扒着陆老师不放,就跟陆老师是同辈了,她们该叫温茶什么?

    温茶:你说叫什么?

    王楚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想不到,真是想不到啊。”

    走到最后的班长啧啧感叹两声,“怪不得之前姜茶都出教学楼了,陆老师还非要把她叫回去,当时我还单纯的以为,这是陆老师富有责任感的体现,结果却是……真是世风日下,人心不古啊……”

    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