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10章 致爱丽丝(三二)
    ”温茶打开屋门,浑身酒气的李广云正靠在门边,满脸不开心的望着她。

    “喝酒了?”温茶皱着眉头盯了他一眼,“喝了酒就回家睡觉,找我做什么?”

    李广云视线有些朦胧,见她还穿着校服,头发微微凌乱的模样,有些意动,“姜茶……”

    他呢喃着她的名字,醉醺醺的说:“你想考哪所学校?帝都大学还是哪里,我跟你一起去好不好?”

    温茶听到这儿觉得有些不对,“你跟我考一起做什么?你应该跟江淼淼考一起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要江淼淼……”李广云挥开手,朝着墙角踢了一脚,继续说:“我跟你考一起……”

    温茶翻个白眼,“你爱考哪考哪儿,跟我没关系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就要关门,李广云一把抵住门,伸手碰了碰她的胳膊,“为什么跟你没关系?我们小学中学都在一个班,从来就没分开过,你凭什么说跟你没关系?”

    温茶对他无语到不行,一脚把他踹了出去,“赶紧回家睡觉,别来烦我。”

    李广云摔到地上,又摇摇晃晃的站起来,朝她嚷,“不要关门,我还有话要讲……”

    温茶不耐烦看向他,“说,一口气说完,赶紧走人。”

    李广云似乎没发现她的怒气,慢慢的走近她,看着她白皙干净的脸,心里跟猫抓了一样难受,“我、我最近发现,你还挺好看的……”

    温茶:“我本来就挺好看的。”

    “嗯,”李广云点了点头,又说:“我长得也挺帅的……”

    温茶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们年纪相仿,学习也相当,挺合适的……”他兀自点头说:“等我们上大学了,你、你就做我女朋友吧……”

    温茶不可置信的看向他:“你在开玩笑吧?”

    “没有!”李广云脑袋一昂,“我没有开玩笑,我以我谈过十多次恋爱的身份通知你,你就是我下一任女朋友了,高兴吧?”

    “你喝多了,”温茶对一个醉鬼说的话,没有任何好感,她取出手机,“我给你妈打电话,你还是赶紧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走!”李广云一把打掉她的手机,“我没有开玩笑,我是真的!”

    手机摔在地上的声音把温茶刺激到了,她走上前,提起李广云的领子就往外拖,“别以为你喝醉了就能耍酒疯,赶紧给我滚!”

    李广云一把抓住她的手,“姜茶……我是真的有点喜欢你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我还真要谢谢你了,”温茶一脚踢到他肚子上,把他踢到墙角处,看着他狼狈不堪的样子,暗道不该跟酒鬼计较。

    李广云见她又要走,忍不住大喊了一声,“是不是因为陆谨言?”

    温茶停下脚,李广云红着眼睛说:“自从陆谨言来了,你的眼里就再也看不到我了,是不是他?!”

    “如果我说是呢。”温茶回头看向李广云。

    “跟他分手。”

    “凭什么?”

    李广云想也不想的说,“他比你大那么多,还在你没高考的时候就骚·扰你,这种心怀不轨的伪君子,是不会真心喜欢你的!”

    温茶:“这跟你有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李广云一愣,“这跟我怎么没关系了?他是在耍你,我这是在让你看清他的真面目。”

    “看清楚之后好甩了他和你在一起吗?”

    李广云:“……”难道不应该吗?

    温茶忍不住笑了一声:“谁给你这么大脸?”

    李广云被温茶笑的有些没反应过来,他怔怔的望住她,“我们从小一起长大,从来没分开过,不该是我吗?”

    “我们是从小一起长大,可那又怎么样?”温茶轻声说:“时间久不代表合适。”

    “那陆谨言呢?”李广云愤怒的说:“你跟他才认识多久,你觉得他就是真心的吗?”

    “他到底用了多少真心我不知道,但有一点,我却是清楚的,他没有在耍我。”

    温茶的笃定,让李广云难受至极,“你凭什么这么说?”

    “有哪个老师能不计代价给我补一年的课,又有哪个老师能发现我没钱没午饭吃给我带饭?除了他,没有的。”

    李广云呆住了,他惊讶的看向温茶,“陆谨言给你补过课,还给你带过饭?”

    “是啊,”温茶轻声说,“从去年春天开始,到高考前,他每天都给我带饭,还给我补习。”

    李广云被这个消息给吓到了,“那你的学习……”

    “都是他帮我补上来的。”

    李广云:“……”没想到自己的情敌这么厉害……

    温茶垂了一下眼睛,复又抬起来,把李广云看的一清二楚,“陆谨言的好,不是三言两语就能说完的,你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走,”李广云站起来,酒也醒了大半,他脑袋里划过些什么,急切的说,“你只看到了他的好,怎么没想想,他也许是在可怜你呢?”

    温茶眨眨眼,不解的问:“他为什么可怜我?”

    李广云:“去年春天,就是你和方雷他妈闹翻那天,陆谨言说要来家访,让我带他过来,结果看到你和方雷他妈对峙的画面,当时他的脸色特别难看,如果不是我拦着他,让他冷静冷静,他早就冲过去替你出头了,你说,这不是同情是什么?”

    温茶沉默片刻,“这件事他跟我说过。”

    李广云:“那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觉得我没那么笨,分得清什么是同情,什么是爱。”

    李广云固执己见,“如果他不爱你呢?”

    “那我问你几个问题吧。”温茶笑着说:“你跟我青梅竹马十几年,明知道我中午吃冷馒头,每天穿不干净的衣服,学习成绩还烂到家,你想过帮我吗?”

    李广云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有对不对?”温茶轻声说,“你想的是,我学习不好是因为我脑子笨,我穿不干净衣服,是我自己邋遢,我吃不饱肚子也跟你没关系,因为我是个没人喜欢的受气包,你同情我,但也和其他人一样厌恶我,觉得跟我一起走在大庭广众之下丢人,对不对?”

    “不、不对……”李广云气弱的说。

    “不用否认。”温茶摇摇头,“这些都是过去的事了,用不着否决。”

    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