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13章 致爱丽丝(三五)
    ”周子越带着遗嘱找到李彩凤正好是一个周末。

    方雷在屋里写作业,周子越敲开门,把遗嘱拿出来之后,李彩凤跟个疯子似得闹起来,她大叫着:“这份遗嘱是假的,你们休想糊弄我,赶紧给我滚!”

    周子越不为所动让身后公证过遗嘱的律师过来解释。

    “李女士,这份遗嘱的确是四年前姜先生示意我公证的,您如果不相信,我们法庭见。”

    原主父亲立过遗嘱这件事对李彩凤来说无异于晴天霹雳,她像个疯婆子一样的闹起来,死活不想搬出房子,这房子已经很旧了,马上就要被拆迁,她是绝对不会在这个节骨眼上脱手的,就是有遗嘱,只要她赖着不走,这些人还能把她吃了不成?

    周子越早就料到她有这手,直接叫人过来,把屋里的东西,像丢垃圾一样的往外丢。

    “李女士,私自侵占他人财产是犯法的,你如果执迷不悟,我也不客气了。”

    李彩凤对周子越没办法,站在门前破口大骂,“是不是那个贱人?是她叫你们来对付我的是不是?!”

    周子越不理她,她就自顾自的咒骂着,“一定是她,还有她那个死鬼爹,就是死了,还要摆我一道,我真是眼瞎了,才会嫁给这么个狼心狗肺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周子越见她骂的很,心道,如果眼睛看得清,谁还会娶这样一个泼妇啊?

    真是苦了小可爱了。

    来来往往看着李彩凤撒泼的人,纷纷指着她的鼻子,窃窃私语。

    “这不就是当初那个疯婆子后妈吗?”

    “这疯疯癫癫的一看就没好,不会又在虐待孩子吧?”

    “如果是这样,绝不能姑息她!”

    “这种不知悔改的人,真应该再进去一次!”

    “就是……”

    很快李彩凤身边就围了一圈人,你一言我一语的对李彩凤口诛笔伐,李彩凤气的拿扫帚轰他们,一双眼睛红的跟见了血似得。

    但是没用,那些人还在指责,再加上那个公证过遗嘱的律师解释了事情的经过,这些人看李彩凤的目光就更不对了。

    “之前虐待孩子也就算了,现在还要侵占人家的遗产,真是够不要脸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要是她,早就找个地缝钻进去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瞧她那对人破口大骂的样子,一点素质也没有,真是醉了。”

    “也不知,她还有什么脸活在世上……”

    这些人说话的声音都不小,听在李彩凤耳朵里,无异于被扇了几巴掌,打的她面红耳赤,火冒三丈。

    她正要对骂回去,方雷从屋子里背着书包走出来,他走到李彩凤身边,伸手取下了她手里的扫把,“妈,我们走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李彩凤回过头,不可置信的盯着他,“你再说一遍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姐姐的房子,”方雷说:“我们住了这么久,也该走了。”

    李彩凤没想到自己的儿子也是这么想的,她死死的按住方雷的肩膀,“这不是她的房子,是你的房子,我告诉过你的,你难道忘了吗?!”

    “妈,”方雷静静地望着她的眼睛,“你忘了叔叔的婚前财产公证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房子,是叔叔和姐姐的妈妈一起买的,就算没有遗嘱,也是姐姐的东西,以前我还小,不懂法律上的事,可现在,我已经懂了,我不想让自己再像过去一样无知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走吧,”他说,“只要和妈妈,在一起,我们总会有自己的家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走!”李彩凤一把推开他,“她休想再从我手里拿走一样东西!我绝不认输!”

    方雷失望的低下头,沉默了一会儿又说,“就算我们不走,又能怎么样呢?这个地方我已经待不下去了,每天都有无数人在嘲笑我,我不想继续下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妈妈!”方雷再次拉住她的手,恳求的说:“我们走吧,求求你了。”

    看着儿子难过的脸,李彩凤眼底闪过挣扎,她终究不想让温茶如愿,可是她更不愿让儿子不开心。

    方雷见状,下了一剂重药,“我知道你在想什么,你想拿拆迁款对不对?可是现在我们已经拿不到了,姐姐才是法定继承人,我们再赖多久,最终也会被赶出去的,不是吗?”

    李彩凤不甘的捏紧了拳头,知道再闹下去,只会让自己难堪后,恨恨的瞪了那律师一眼,“好,我走!我倒要看看那个贱蹄子还有什么后招!”

    她冲进房间里收拾好自己的衣服,气冲冲的带着方雷离开了。

    温茶以为她真的在乎这套房子吗?那她未免也太天真了。

    她现在认识的小张,已经成了她的摇钱树,上次的一万块钱,已经滚了十几倍,只要她再给小张投资,很快就会有百万,甚至千万的家底,到时候,这套破房子还有温茶,在她面前什么也不是!

    李彩凤的妥协让温茶惊讶,在她印象里,李彩凤绝对没这么好打发,但这一次,她却轻易松口了,这不像李彩凤。

    “是方雷说服了她。”陆谨言解释道:“他没有让你失望。”

    听周子越回来说了方雷的表现后,温茶有些说不出的欣慰,方雷到底还是成长了。

    “我们没有看错他,”陆谨言说:“以后他一定会成为更出色的人。”

    温茶笑了笑,轻声说:“希望,他不会恨我吧。”

    “他凭什么恨你?”陆谨言温和的凝视着她,“他该谢谢你,如果没有你,他会成为和她母亲一样的人,可现在,他却有无限种可能。”

    温茶垂着眼睛没说话,片刻才笑着抬起头,对陆谨言说肚子饿了。

    “我去给你下面条。”

    陆谨言摸了摸她的脸,转头进了厨房。

    温茶取出手机,看着方雷的号码,打消了给他发短信的念头。

    他们之间,到底还是因为李彩凤生了嫌隙。

    但愿,下次见面,还能心平气和吧。

    暑假过了三分之一时,陆谨言决定带温茶回帝都。

    走的那天,温茶还是给方雷打了电话。

    方雷接的很快,还像以前那样,心平气和的跟她说话。

    “走了以后,还会回来吗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那回来的时候,一定要来看我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“嗯,”挂电话的时候,方雷对她说,“其实我一点也不恨你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很喜欢你,甚至常常在想,如果我是你的亲弟弟就好了,那样,我就能继续跟你一起生活。”

    但事实是,他改变不了既定的现实。

    “姐,一定要好好上学,好好恋爱,好好做自己喜欢的事,每天都要过得很幸福,再次看到你的时候,我希望人群里,笑的最开心的那个,是你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