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14章 致爱丽丝(三六)
    到帝都以后,陆谨言把温茶带到了早就准备好的公寓里。

    公寓离温茶的学校很近,离他的公司也不远,来回非常方便。

    他已经决定好了,温茶大学以后,不住校,他天天开车去接她。

    温茶对这个提议表示抗议,“我要是不住寝室,怎么认识新朋友?”

    “住寝室就能认识了?”陆谨言对她的断论表示怀疑,“你上学时候,总会认识些志同道合的人,这跟住不住校,没关系。”

    “可这不是容易点吗?”

    “你有我还不够吗?”陆谨言捧着她的脸,盯着她的眼睛,一字一顿的说“还是说你想认识其他异性?”

    温茶囧“你想的可真多?”

    “你为外面那些还没认识的人反抗我,我不该多想吗?”

    温茶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乖,”见她一声不吭,陆谨言摸了摸她的脑袋,“你想做什么事,我都会陪着你,其余人,我们就不要了好吗?”

    温茶闻言,垂下了头,失落的说“我高中,就没什么朋友,你不能剥夺我大学交朋友的自由。”

    “我剥夺你什么自由了?”陆谨言被她逗笑了,翻身把她压在身后的沙发上,“你要什么,我给你什么,你还想干嘛?上天吗?”

    温茶“你不能像法西斯一样武断。”

    “我还就法西斯了,”陆谨言压在她身上,把她的双手握在手里,低头望着她的脸,一改往日的严肃,笑着说,“你要咬我吗?”

    温茶偏过头,“别逼我。”

    陆谨言看她气鼓鼓的样子,趴在她肩上笑了两声,目光灼灼的说“我要就逼你呢?”

    温茶“那我就要使绝招了。”

    陆谨言一脸期待的盯住她,“使吧。”

    温茶回头瞥了他一眼,又低下头做了一会儿思想斗争,又看了他一眼,在陆谨言越来越炙热的目光里,终于下定了决心,扬起脑袋,飞速在他嘴上亲了一口,“求你了,陆老师。”

    陆谨言愣了一下,有点没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要知道,这么久了,温茶就没主动亲过他好吗?

    “陆老师……”温茶反握住他的手摇了摇,“你就让我住寝室好不好?”

    陆谨言回神,深深的望住她,“这就是你说的绝招?”

    “是啊,”温茶眨眨眼睛,“有没有被吓到?”

    “再来一次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再来一次,就答应你。”

    温茶“……”

    果断给了陆老师一个爱的么么哒。

    然后陆老师禽兽了……

    在沙发上被亲的上气不接下气,还抽的眼泪汪汪之后,温茶对沙发有了阴影。

    她跟陆谨言冷战了三天,任凭陆谨言用美食还是美色谢罪,都没给他好脸,陆谨言私底下那叫一个担心,还从网上百度了女朋友生气了之后的一百种应对方法。

    都奔三的人了,找个花骨朵媳妇,捧着怕摔了,含着怕化了的,他容易吗他?

    暑假过一半时,温茶在屋里呆的无聊,去陆谨言公司楼下的咖啡厅找了份兼职。

    陆谨言下午回家拿文件,发现温茶没影儿了,还以为她离家出走了?

    急忙把电话打过去,知道她做了服务生后,第一想法是让她回家,他们家还用得着兼职吗?

    当然,他不能像法西斯一样极端。。

    他提议辞职,来一趟说走就走的毕业旅行。

    温茶很心动,但她毫不犹豫的拒绝了。

    理由是,兼职刚开始,最少一个月,才能辞职,要做个有始有终的好宝宝。

    陆谨言拗不过她,每天早上带她一起上班后,中午和下午都要到楼下喝咖啡,店长见店里来了这么一位总裁,特别的引以为豪,觉得是店里咖啡口味独特,才引起了总裁的注意,还专门做了一个招牌立在门口,什么叫做总裁都光顾的咖啡厅,这就是!

    温茶知道后,简直没话说,私下里叮嘱陆谨言绝对不能上来跟她搭话,她是很高冷的。

    一个月后,店长看着比上月增长了一半的营业额,高兴的眼睛都没了,一一发完奖金,正要叫大家继续努力时,陆谨言刚好走进来,店长兴高采烈的迎上去。

    陆谨言错过她,伸手把温茶搂在怀里,朝她点点头,说了声“多谢照顾”后,带着温茶走了。

    带着温茶,走、了?!

    店长一脸懵逼,其他店员很快反应过来,全是一通艳羡,“我就说咱们咖啡店怎么能吸引到这么优质的男人,原来陪女朋友上班啊!太特么苏了!”

    “之前就觉得那人一直在看姜茶,我跟你们说,你们非不信,这下信了吧!”

    “这情节,跟演偶像剧似得,我也好像要这样一个男朋友啊!太羡慕了!”

    “没想到这种发生在偶像剧里的爱情,就出现在了我身边,一定要发微博!”

    店长“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一天后,店长把招牌从“总裁都光顾的咖啡厅”改成了“总裁和咖啡厅店员的完美爱情”。

    一个星期后,应征店员的人数爆棚,一个月后,营业额是上个月的一倍。

    店长什么叫做商机?这、就、是!

    开学之前,温茶跟陆谨言一起来了趟说走就走的旅行,把读书时候,在书里看到过得旅游胜地走了个遍。

    旅游完之后,温茶的生活归于平静,她成功的住进寝室,交了三个臭味相投的吃过朋友,每天过得简单又开心。

    接到方雷的电话是在一个下着雨的深夜。

    方雷在电话里边叫她边害怕的哭,“姐,我妈她,出事了……”

    温茶脑袋一蒙,赶紧从床上坐起来,“她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她、她在浴室里割腕自杀了……”

    这个消息对温茶来说,无异于一道惊雷,“你妈,她怎么会……”自杀?

    “她前段时间认识了一个证券公司的男人,说是要跟他一起炒股,那个男人是个骗子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一直跟他说那个男人不能信,可她就是不听,她一直给那个人钱,直到昨天,我们的钱,全都被骗走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今天早上,我妈坐在床上哭,我过去问她怎么了,她不说话,下午放学回来,她就……她就自杀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现在在哪儿?”

    “我现在在医院,姐,我好怕,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了……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