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16章 致爱丽丝(完)
    陆谨言停好车,从外面走进来,看到的就是温茶背对着他的身影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他走到她身后,轻轻拉住她的手,目光扫过其他人,轻声说“要是不喜欢,我们就回家。”

    看到陆谨言的那刻,所有人惊讶的瞪大了眼睛。

    “陆老师,”班长惊喜的说,“您也来了?”

    陆谨言朝他点了点下巴,跟着温茶坐在了座位上。

    “陆老师,”以前喜欢陆谨言上课的几个女生,纷纷上前来打招呼,“很久没见到您了,您现在……”

    张瑶瞥了温茶一眼,故意膈应她,“您现在应该结婚了吧?”

    “就是啊,”王楚在一旁帮腔,“听方老师说您回帝都就是为了成家的,您现在孩子应该也有了吧?”

    “的确该结婚了,”陆谨言也没看他们,转头摸了一下温茶的脸,说“今天来,正好是给你们介绍师母的。”

    他握着温茶的手捏了捏,看向张瑶和王楚,“给你们师母打声招呼吧。”

    张瑶见他拉住温茶手的那一刻,脸上的笑容都碎裂了,“这、这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“怎么不可能,”陆谨言面无表情的说“你们不是早就知道我跟姜茶在一起了吗?怎么,不想认师母?”

    张瑶哪敢跟他硬缸,干笑一声,“我就是,就是没想到……”

    “敬茶吧。”陆谨言冷声说,“你也是成年人了,见了师母,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,还需要我教你吗?”

    张瑶没想到陆谨言会这么替温茶找场子,一双眼睛死死的盯住温茶,如果不是碍着周围人多,恐怕要把温茶给撕了。

    温茶回视着她,“有问题吗?”

    张瑶“……”当然有问题了!

    “师母,”李广云从角落里站起来,端了一杯白酒走近温茶,深深的看她一眼,“祝你幸福。”

    他一口气把杯子里的酒喝干净以后,也没听温茶的回答,坐回江淼淼身边。

    李广云开头后,班长和几个男生纷纷走上前来敬酒,温茶没喝,看他们红着脸,说祝福的样子,面上带着疏离的笑容。

    陆谨言在一旁轻轻的拉着她的手,目光温柔而安静,这么久之后,她受过的委屈,到底是要找回来的。

    一番敬酒后,大多数人都认了温茶这个师母,年纪小怎么样,土包子又怎么样,现在的她是陆谨言的老婆,这就比他们高了一个辈分,再怎么不甘心,也不能悖了伦理。

    张瑶和王楚不情不愿的走到温茶身边,面对着陆谨言冰冷的目光,正要忍气吞声的叫句“师母”,温茶拉着陆谨言的手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走吧,”她说,“这里太无趣了,现在回家,还能赶上做晚饭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陆谨言站起身,给她理了一下微微凌乱的头发,牵住她的手,就往外走,两人一高一低,极为般配的背影,几步就消失在了视线里。

    张瑶把手上的杯子一摔,盯着温茶的方向,咒骂道“狐假虎威的东西,能有什么本事?!”

    王楚也撇了撇嘴,“以为嫁了陆老师就成了皇后似得,简直可笑!”

    “你们口中的东西,可是陆氏总裁的夫人。”李广云瞥着两人,冷笑着说“陆氏知道吗?就是京城那个富甲一方的陆家,满门名贵的豪门世家,你们应该听过才对。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其他人如遭雷击,“陆老师竟然是陆氏集团的总裁?”

    “这么一说,跟商业杂志专栏上的采访人物挺像的,我怎么就没看出来呢?”

    “没想到陆老师这样的总裁,竟然还教过我们!”

    李广云看着张瑶,继续说“刚才提醒你们敬酒是在给姜茶赔罪,毕竟我们这些人,读书时候,可没少欺负她,而陆老师,可不是什么胸襟开阔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你什么意思?”张瑶终于发现了不对劲,“你是说陆老师不会放过我们是吗?”

    “我可没这么说,”李广云端着酒杯晃了晃,“毕竟做贼心虚的人,可不是我。”

    一旁的王楚也被这个消息吓到了,她一屁股坐到坐在上,浑身开始冒冷汗。

    刚才,她们给温茶敬酒时,温茶转身就走了,这是不是代表,她没有原谅她们?

    完了!

    想到陆谨言冰冷的眼睛,王楚满心绝望,陆老师绝对不会放过她的……

    那天的同学聚会不欢而散,紧接着就传出张瑶和王楚因行为不检失去工作的消息,众人这才庆幸之前没有像她们一样犯浑。

    当然,很久以后,张瑶和王楚也没找到工作,她们就像是被下了诅咒一样,工作和生活一团糟,不仅受到父母的嫌弃,还要接受相亲对象的厌恶,日子过得十分不尽人意。

    当然,这一切,都是后话了。

    出了酒店,温茶就像打了胜仗的小公鸡一样,抱着陆谨言亲了一大口,“我总算是找回场子了,谢谢陆老师!”

    陆谨言十分享受她的亲吻,搂着她亲了好一会儿,凑在她耳边低沉的说“虽然那些人惹得我和宝宝都不高兴,不过她们有句话说得好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话?”

    “我该结婚,也该有自己的孩子了。”陆谨言捧住温茶的脸,深深的望进她的眼睛里,“你说呢,陆太太。”

    温茶转过头“我不说。”

    “说不说?”陆谨言去挠她的痒痒肉,“你要不说,今天就不回家。”

    温茶被他挠的哈哈大笑,眼泪都快笑出来了,最后喘的跟条狗一样,瘫在他身上,“我同意还不行吗?亲爱的陆先生。”

    陆谨言听到这儿,终于忍不住吻了吻她的嘴角,“陆太太,这是你最正确的选择。”

    结婚那天,是七夕,温茶挽着陆谨言的手走上红地毯时,空气里响起了那首orlise。

    献给爱丽丝。

    十九世纪初,著名音乐家贝多芬曾教过一个热爱音乐的女学生,并对她产生了好感,在一个阳光明媚的清晨,女学生在门前的草地上翩翩起舞,他心情愉悦的写了一首钢琴曲送给她,这就是后来的致爱丽丝。

    纪念了一位老师对学生的美好感情。

    越来越动听的乐声里,陆谨言抬起她的手,将戒指戴在了她的无名指,温茶无声的笑了笑,如法炮制的将他套牢。

    他抬起她的下巴,在所有人的尖叫声里,亲吻上她的嘴唇,“年纪虽然不小了,但我还是要说,我爱你,我的爱丽丝。”

    温茶掐了一下他的腰,语气不善道“叫我的名字。”

    陆谨言暗叹她调皮的同时,又亲了她一下,“我爱你,陆太太。”

    温茶总算舒坦了,“陆先生,这是你做的最正确的选择,我也爱你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