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23章 现实世界(八二)
    温茶趁陈霜转头倒水的瞬间,从脑子里把系统拖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帮我查一下陈珊珊的通讯记录。”

    系统像是睡了一觉刚醒过来一样,打着哈欠说:“叫爸爸。”

    温茶:“爸爸!”

    “乖孩子,”系统一扫刚才的迷糊,发出几声兴奋又怪诞的笑,“爸爸这就给你查。”

    温茶:“……”算了,大丈夫能屈能伸。

    一分钟不到,系统就把陈珊珊的通讯记录发给了温茶。

    “其中有一个是昨天下午七点左右发的,是发给那几个醉鬼里其中一个人的。”

    温茶翻到那条消息——“前段时间听人说周少有喜欢的小姑娘了,我这儿正好有个消息,不知道周少要不要?”

    信息是陈珊珊发出来的,但持卡者却另有其人,温茶暗叹陈珊珊聪明的同时,让系统查了查这位“周少”的身份。

    周少名为周泽,是房地产商周啸天的独子,今年二十三岁,刚从学校毕业,凭借自己富二代的身份,玩的一手女人,前段时间在《最佳拍档》上看到温茶后,顿时就动了歪心思,跟朋友出去喝酒时,直言要把温茶搞到手,结果还没动手,新一期的《最佳拍档》上就出现了陈霜。

    周泽顿时就怂了,他们家虽然也有钱有权,但跟陈氏比起来,就是小巫见大巫了,他有豹子胆,也不敢跟陈霜抢女人啊。

    歪心思动了几下就歇了。

    但这事儿,不知怎么的传到了陈珊珊耳朵里,她本就恨毒了温茶,又见陈霜对她百依百顺,早动了把她踩死的心思。

    周泽接到陈珊珊的短信,好奇的问她什么消息。

    陈珊珊:“温茶,你不会忘了吧?”

    周泽听她说起温茶,慌了一下:“你是谁?你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我是谁不重要,就是想跟周少说一声,温茶现在虽然跟陈霜回了家,但晚上会坐司机的车回来,陈霜对她根本就不是你想象中的那样,你要真对温茶有意思,大可把她抢回来。”

    周泽也不是傻子,当即质问道:“我凭什么相信你这种藏头露尾的人?”

    陈珊珊:“你大概还不知道陈霜养了一只狗吧?”

    “狗?”

    “对啊,因为温茶救过这只狗,陈霜才对温茶特别的,没了这只狗,温茶什么都不是。”

    “那她对陈霜也有恩情。”

    “恩情?”陈珊珊冷笑着回复道:“如果陈霜真的看重她,又怎么会带她回家之后,又让人把她送回家?男人的心思你不是最懂了吗?陈霜对她根本就没那个意思……”

    周泽看到这话,一颗心又蠢蠢欲动起来,他不相信一个正常男人能放着温茶这个大美人不动心,可陈霜又真的像陈珊珊说的那样,没动过温茶一根手指头,这就比较微妙了。

    难道陈霜真的是柳下惠?

    陈·柳下惠·霜:“……”再胡说,信不信我两拳头打死你!

    周泽动了心思后,决定在陈家附近堵温茶,奈何认识的几个世家子弟叫他出去喝酒,他本来想拒绝的,其中一个死活要叫他去,这一喝,就喝出事情了。

    等他醒过来时,怀里不仅没有温香软玉,等待着他的是他从未想过的牢狱之灾。

    看完两人互动的消息,温茶确定陈珊珊是始作俑者,但她心里有个角落却不完全相信。

    陈珊珊是想挑拨周泽纠缠她,让陈霜对她产生厌恶,并没有说让周泽对她动杀机。

    但周泽和那些纨绔喝醉之后,纠缠不成,竟然想杀人。

    温茶不觉得这是偶然,或者说,照周泽的胆子,他是绝对不可能杀人的。

    那个叫周泽去喝酒的人,又是谁?

    “是一个叫刘书的男人。”系统说:“喝完酒之后,刘书身体不舒服,就先回家了,正好躲过一劫。”

    正好躲过一劫么?

    温茶摩挲了一下手指,运气可真是好呢。

    温茶又叫系统爸爸去查刘书,系统爸爸爽快的去了,这动动手指的事,竟然能在温茶那儿换这么多声“爸爸”,值了!

    陈霜端着水走到温茶身边,放下水杯,按了按她的太阳穴,“别想那么多,好好养病。”

    温茶挺想跟他提一提陈珊珊的,但她怕暴露系统,忍住了。

    “我还好,就是躺久了,感觉自己都快发芽了。”

    陈霜停下手,拿着手机出去不知道跟谁打了个电话,没过一会儿,瑞恩提着一包书,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陈霜把书放在另一张床上,问她想看哪本。

    温茶其实并不热衷于看他选的那些书,“哪本都行。”

    陈霜伸手取了最上面的一本诗集。

    坐在床边低声给她念着。

    “若我有天国的锦缎

    以耀眼的星光织就

    有夜的暗蓝,昼的纯白

    和晨曦的暧昧

    我会将它和我的梦一起

    轻铺在,你脚下

    ……”

    陈霜的声音低沉,不似少年晴朗,却带着成熟男人特有的喑哑,读起诗来,褪了一身清冷,倒像是个坠入爱河的青年人,呢喃耳语,格外缱绻。

    再加上诗歌本身就够深情,温茶听的耳朵都快怀孕了。

    “停停停!”温茶没法继续听下去,“你能别这么肉麻吗?”

    陈霜无辜的盯向她,表示自己很正经。

    温茶撇撇嘴,“好吧好吧,我不想听诗了,我听故事成吗?”

    然后陈霜给她念了《白雪公主》、《青蛙王子》还有《牧鹅姑娘》,故事的结局,无一不是——

    “从此王子和公主幸福的生活在了一起。”

    “从此国王和王后还有孩子们过上了幸福美满的生活。”

    “从此……”

    温茶:“t_t”还能不能好好说话了?

    陈霜:“……”不能。

    下午苏安带着梅玥以及剧组工作人员过来看温茶,看到温茶躺在床上,一动不动的样子,冷漠如梅玥,都不由自主的露出了心疼的目光。

    “你现在好好养病,”梅玥关切的说:“导演已经答应之后的场景在病房里完成了,你状况好点后,给之前的戏份补个镜就可以了。”

    温茶感激的点点头,“那剧组就辛苦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应该的,”梅玥温声说,“希望首映你能和我一起参加,我们还要去很多地方做宣传呢,你也是主角之一,没你可不圆满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温茶又鼓足了干劲,“您放心,我一定尽快好起来!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梅玥又鼓励了她几句,带着笑容走了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