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29章 玫瑰庄园(五)
    把安斯艾尔扶出树林后,原野上的风光也不甚美好,尤其是一阵一阵刮过树林的风,几乎要冻僵人的血液。

    安斯艾尔哽着脖子不让自己露出瑟缩的表情,可实际上,已经抓着女仆的手,有点轻微的战栗了。

    没想到这位子爵,还挺怕黑的。

    温茶腹诽一声,说:“子爵大人,我该去庄园找人来接您了。”

    安斯艾尔点点头,正要松开手让他去,可看到路上一无行人,一片漆黑之后,他顿了一下,又说:“等等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子爵清了清嗓子,微带虚弱的说:“庄园现在恐怕已经收到消息了,你在这儿和我一起等。”

    他说的认真,但温茶内心是拒绝在这儿陪他吹冷风的。

    “大人,跟随在您身边的骑士如果回了庄园,想必夫人一定会派人来找您的。”

    这句话,提醒到了年轻的子爵,他脑海里闪过了些什么,深灰色的眸子霎时晦暗下来。

    跟他一起来的骑士,在看到强盗后,一个个跑的比伊比利亚野兔还快,早就该回到玫瑰庄园了,但他们却没有派人来接他。

    这么重的私欲,他竟要一个女仆提醒才能看清楚,真是可笑。

    “子爵大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今晚我不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那您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会出现在这儿?”安斯艾尔先发制人,问了另一个问题。

    “今天是我的休息日,”温茶恭恭敬敬的回答,“我是个乡下姑娘,休息日想回家看看。”

    安斯艾尔眯起眼睛: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“西茶·琼斯。”

    安斯艾尔确定这个女仆是无害的之后,看向温茶的目光里,带上了些温度,“你家在哪儿?”

    温茶抬起眼睛,子爵大人露出一个漂亮的绅士微笑,温和的说:“我恐怕要暂时居住在你的家里,希望不会给你造成困扰。”

    温茶:“……”这不是困不困扰的问题,这是超级麻烦好吗?

    “好的,大人。”温茶又把他扶起来,露出少女明媚而善良的笑容,“我住在离这三里外的村庄,欢迎您去做客。”

    温茶使出吃奶的劲儿,步履蹒跚的把重成了一头牛的子爵大人,扶到了家门口。

    已经带着两个孩子熟睡的琳达显然没想到女儿会回来。

    打开门,看到她身边血渍斑斑的子爵后,惊讶的差点昏迷过去,“天哪!这是怎么了?我的孩子?”

    “妈妈,”温茶让她过来把子爵扶到自己的小屋里躺下来,才跟她解释了事情的起末。

    为了安全,她没有告诉琳达,床上的是安斯艾尔子爵,只说是个受难的贵族。

    琳达对她的话深信不疑,子爵大人虽浑身狼狈,可身上的骑装,可不是贫民能穿的起的。

    “这也太惊悚了,”琳达听完后,拍了拍女儿的肩膀,“以后,你可千万别再碰见这样的事儿了。”

    温茶点点头,琳达复又问,“你在玫瑰庄园的活可怎么办?你今天没过去,管家一定会解雇你的,你的名声坏了,可就遭了,以后没有哪个贵族还能聘用你,你知道吗?”

    温茶也很担心这个问题,毕竟这个家对她那份工钱还是很看重的,她要不工作,家里可怎么办?

    但

    愿那位子爵回到庄园后,能有一点同情心,把她一起带回去。

    “没关系的,”温茶安抚着焦灼的琳达,“庄园去不了,我以后还能进工厂,劳拉您还记得吗?就是村里的那位小姐,她现在在工厂里混的不错,她可以当我的担保人,把我带到工厂去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好吧。”琳达无声的叹了口气,这应当是最坏的打算了。

    如果能继续做仆人,那当然是求之不得,做不成仆人,找个纺织厂做女工,也是可以的,只是要辛苦她的孩子了。

    跟琳达解释完,温茶走进屋里,给子爵大人倒了杯水放在床头,琳达见安斯艾尔面色苍白,嘴角干的起皮,有些担忧的说:“这不会起热病吧?”

    “不会的,妈妈,”温茶轻轻将她推倒她的屋子前,“您先带着孩子们睡觉吧,这里我来。”

    琳达还有些不放心,“那位大人的伤势太严重了,村庄里没有医生,你要不去劳拉家的猪圈里,捡些粪便回来放在伤口上消毒?”

    用粪便糊伤口?简直就是神经病的行为好吗?

    “不用了妈妈,”温茶囧的不行,“明天一早,我就送那位大人回城堡,他有专属的医生,绝不会放着这位大人不管的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琳达无奈的点点头,低头在女儿的额头上亲亲一吻,“那就辛苦你了,我的孩子。”

    “晚安,妈妈。”

    “晚安。”

    琳达进屋睡觉后,温茶去后院打了一盆凉水回来,给子爵大人备用。

    后半夜,子爵大人就发起了烧,英俊的小脸,烫的能煎熟鸡蛋。

    温茶把粗布打湿按在他额头,反复好几次之后,这位大人才避免了发高烧的危险。

    清晨,尊贵的子爵大人从睡梦中睁开眼睛,看到四周恶劣的环境。还有额头上粗糙的能割伤他皮肤的粗布后,眼睛里划过一丝恼怒。

    他推推靠在床头的少女,“醒醒。”

    温茶昨晚睡得迟,睁眼看到子爵后,还有点没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朦胧湿润的祖母绿眼睛,在逼仄的空间里,有种难以言喻的美感,看的年轻的子爵一愣。

    很快,子爵回过神,把额头上的粗布拎下来搭在她眼睛上,“该死的仆人,这是哪儿?”

    温茶揉揉眼睛,站起来,“大人,您忘了,这是在村庄里。”

    安斯艾尔想起来了,他隐忍又嫌弃的看看这间阴暗的小屋,“这是你住的屋子?”

    “是的,大人。”

    “真够脏的。”

    温茶:“……”想决斗吗?

    安斯艾尔见她不说话,鼻子里发出一声冷嗤,从床上站起来,拖着伤腿,径直朝外走去。

    温茶无语的翻个白眼,贵族什么的,怎么这么龟毛。

    琳达一大早起来,去村头买了柔软的白面包,回来看到沐浴在阳光里的安斯艾尔后,眼睛里闪现出惊叹的神情,昨夜还觉得狼狈的大人,今天却英俊而绅士,果然是贵族啊。

    早餐是白面包和野浆果酱配清水。

    这对每天都有葡萄酒和牛排的子爵大人来说,简直食不下咽。

    琳达拘谨的站在一旁,生怕招待不周会惹他不满意,幸好子爵大人,没有露出嫌弃的目光。

    对于一个独自在伦敦吃了六年黑面包的男人来说,这并不是最坏的待遇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