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31章 玫瑰庄园(七)
    “我、我怎么会这样做……”艾莲达夫人气虚的辩驳,“我一直都在担心你,你要相信我,我的孩子,我怎么会那样想呢?”

    “滚吧。”安斯艾尔闭上眼睛,不想再看她狡诈而令人厌恶的嘴脸,“趁我还没发怒之前,滚出我的城堡。”

    这句话对艾莲达夫人来说,无异于灭顶之灾,她几乎是瘫在了安斯艾尔的脚下,“你不能这么做……”

    她控诉又指责着自己的儿子:“我是你的母亲,是子爵夫人,你不能这么对我!”

    “你是前任子爵夫人。”安斯艾尔冷冷的提醒她,“你身上没有一便士的财产,这座城堡也跟你没有任何关系,如果不是我提供给你英镑和住处,你将是个一无所有的穷光蛋!”

    “不,”艾莲达夫人感觉到了从未有过的恐惧,她想一只短颈鸟哀求的看向安斯艾尔,“你相信我,你是我的孩子,我是绝对不可能向着外人的,你相信我……”

    安斯艾尔睁开眼睛,看着她的眼神里没有丝毫情义和怜悯,“你早就该离开这里了,从我十二岁那年开始。”

    他挥挥手,在艾莲达夫人绝望的目光里,希尔管家带着男仆们上来,把她抬起来,扔出了城堡。

    “不!”艾莲达夫人无法接受自己要离开这里的事实,她更不能接受自己不是贵族的事实,她不断的回头,不断的哀求,可都没有得到子爵大人片刻心软,直到她被关在了城堡外面,她终于忍无可忍的咒骂起来。

    但咒骂是最没用的,从今以后,她起床后,再也没有美味的早餐,也没有花不完的英镑,只能守着自己少的可怜的财产,艰难的过没有仆人的日子。

    这真是比杀了她都要痛苦的日子。

    艾莲达的下场把年轻的阿尔文吓坏了,他惊恐的望着安斯艾尔,不觉得他会大度的放过自己。

    但他不愿像艾莲达一样向他求情,这个冷血的男人,是不会有同情心的。

    “阿尔文先生,”安斯艾尔的目光终于挪到了他身上,“听说,昨天傍晚,您派人去找我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、是的,子爵大人。”

    安斯艾尔冰冷的盯住他,“您真的派人找我了吗?”

    “当、当然。”阿尔文硬着头皮说。

    “很好,”安斯艾尔闻言轻轻笑了起来,“听说您的仆人回来后告诉所有人,我滚下山坡了,是这样吗?”

    当然,阿尔文心说,强盗可亲眼看到这位子爵大人滚下山坡,不见了踪影。

    “是、是的。”

    “可我没有滚下山坡。”安斯艾尔不紧不慢的说,“我也没有看到您派来的仆人,我一直在树林里待着,您知道吗?”

    什么?!

    阿尔文顿时惊起了一身冷汗,“这、这不可能!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是不可能的,我的先生,”安斯艾尔居高临下的望着他惊恐的脸,“您和强盗勾结这件事,也一样。”

    这句话让阿尔文浑身都冷了,他惊骇的看向安斯艾尔,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的计谋会被安斯艾尔拆穿。

    “怎、怎么会……”

    安斯艾尔微微一笑,“

    您是个聪明的男人,只可惜,还需要一点时间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些时间,希望到了警察局,警长大人能帮到您。”

    希尔管家打开城堡的大门,身后跟着身穿制服的警长和警卫们,警长朝安斯艾尔点头致意后,利落的走到阿尔文身边,让警卫将他逮捕,“阿尔文先生,您勾结强盗,谋害子爵大人这件事,已经触犯了法律,请跟我们回警局吧。”

    “不!”阿尔文惧怕的挣扎起来,“我没有勾结强盗,我没有害他,你们这些无理的家伙,赶紧放开我!”

    “抱歉,”警长面无表情的说,“那些强盗我们已经抓住了,您如果想翻案,恐怕要和他们对峙一番才行。”

    阿尔文脸上闪过难以置信的绝望,他惊骇的盯住安斯艾尔,“你怎么会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我,”一直跟在安斯艾尔身后的希尔管家站出来解释道:“昨晚发现您没有派人出去找子爵大人,我按照大人曾经吩咐下来的命令,去找了附近的亚伯骑士,他在找子爵大人的路上,正好碰上了那伙强盗。”

    阿尔文垂下脑袋,露出一个失败的笑容,很快又抬起头深深地看了年轻的子爵一眼,不甘的说:“我果然还是输给了您。”

    安斯艾尔没说话,示意警长带他离开。

    警长留下来跟安斯艾尔了解了一些实际情况后,带着阿尔文离开了庄园。

    至于阿尔文,这位大人可逃不了牢狱之灾。

    解决完碍眼的人,安斯艾尔转过身,才发现一直跟在身后的女仆不见了。

    “人呢?”他问希尔管家,希尔管家没反应过来,“您说的是谁?”

    “那个叫西茶的女仆。”

    “她,”希尔管家沉默了片刻,“她昨天休息日没能在傍晚回来,我已经在早上将她解雇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安斯艾尔不悦的盯了他一眼,心中的怒火一下烧到了眼睛里,“你把她赶出庄园了?”

    “这倒没有,”希尔管家颤巍巍的摇摇头,“她和您一起回来后,我将她安顿到了之前的厨房里。”

    “把她带过来,”安斯艾尔眼睛也不眨的说,“她昨天救了我一命,我要犒赏她,把她提为一等女仆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希尔管家迟疑道:“她只是个没受过教育,也没受过培训的贫民,恐怕……”

    安斯艾尔冷冷的盯住他,“你的意思是,我做决定,还需要经过你的同意是吗?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这个意思,”希尔管家被这震怒的一句话,吓得起了一身冷汗,急忙道:“请您原谅我的无理,我这就将西茶带过来。”

    被希尔管家传唤时,温茶还在厨房里一边受苏菲训,一边择菜,听到希尔管家叫她后,起身洗了个手,慢吞吞的朝前厅走去。

    此时安斯艾尔子爵正坐在春光烂漫的窗前喝红茶,他整个人沐浴在阳光里,褐色的头发,像是镀了一层金黄的油彩,整个人看起来,像是在发光。

    温茶走到他面前,低低的叫了一声“大人”。

    安斯艾尔抬起头,淡淡的扫了她一眼,薄唇微动,微带倨傲的说:“以后,你就是庄园里的一等女仆了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