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38章 玫瑰庄园(十四)
    安德鲁完美无缺的笑容让安斯艾尔皱起了眉,他看向温茶,沉声问:“是这样吗?”

    温茶不敢跟他对视,轻轻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安斯艾尔提着的心,微微一松,他目光冷冽的盯住安德鲁,“那你们都说了些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们想到约克郡所有的医院和诊所做考察。”安德鲁不紧不慢的说,“通过观察和考验医生们的水平,选出一位医术高超的医生,在城堡里专门为您服务。”

    安斯艾尔冰冷的脸依旧没有缓和,他低头看向没搭话的温茶,“你也是这样想的?”

    “是的,大人,”温茶轻声说,“您早该请一位专属医生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按你说的做吧。”安斯艾尔回头盯住安德鲁,“三天之内,我要看到那位医生,否则我会让人把你扔出城堡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他牵着温茶的手,头也不回的走进了屋里。

    安德鲁站在原地愣了一下,才反应过来,刚才子爵大人主动牵了女仆手这件事。

    这无异于一枚惊雷,在他脑海里炸响。

    如果子爵大人对温茶有意思,那他这些天在做什么?是在跟子爵抢人吗?

    安德鲁吓出了一身冷汗,却没有立生退意。

    温茶是他在很早之前就发现的小家伙,当时他是一等男仆,温茶还是厨房帮佣,两人根本就搭不上话,后来温茶被提为一等女仆后,他们才有了短暂的接触,但是仆人们的工作都很忙,几乎是没有闲工夫在一处交流的,再加上希尔管家的看管,他也就错过了跟温茶磨合的时间,现在好不容易成了管家,有了说话权,到头来却发现,事情比他想象中的更为复杂。

    子爵真的对温茶有意思吗?

    他不这样认为,贵族们总是喜欢玩弄仆人的感情,运气好的能得到些钱财,运气不好的还会为此丧掉性命,他不觉得温茶跟着子爵能有什么幸运。

    他必须要做点什么。

    温茶被安斯艾尔怒气冲冲的拉到了房间里,他关上门,用身体把温茶抵在了墙边,冷声问:“你刚才跟安德鲁在说什么?”

    温茶略带慌乱的伸手撑住他的胸口,小声说:“大人不是知道了吗?”

    安斯艾尔冷笑一声:“他能糊弄别人,可糊弄不了我。”

    温茶囧:“……”所以刚才的淡定都是装的?

    “回答我。”安斯艾尔见她垂着脑袋一声不吭的样子就生气。

    一个月前,他下楼散步时,就看到安德鲁拦着温茶在厨房门口说话,今天骑马回来,安德鲁又把温茶堵在了花园里,他又不是傻子,怎么可能相信安德鲁那些谎话?

    温茶瑟缩着身体,不敢跟他对视,低低的说,“我们没说别的,安德鲁管家只同我聊了聊天气。”

    “聊天气?”安斯艾尔被这个拙劣的理由气笑了,“你们都是怎么聊的?”

    温茶:“……”

    安斯艾尔冷哼道:“是像我这样跟你聊吗?”

    两人离得很近,温热的气息扑在脸上的感觉非常奇怪,温茶撇过头,躲开他的凝视,“没有,安德鲁管家只问了我一些乡下的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问什么?”安斯艾尔冷笑着问:“他是要跟你约会,还是说你的发带漂亮?”

    温茶:“…………”这人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?

    “没有,”她坚决否认着,“他只和我说了说天气很好,其他的就没有了。”

    “说谎!”安斯艾尔还带着笑容的脸,一下就冷了下来,他伸手捏着温茶的下巴,眼睛吃红的盯住她,“你休想蒙蔽我,你这个可恶的撒谎精!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撒谎,大人,”温茶握住他的手,恳求的说:“我真的没有撒谎,您相信我。”

    “相信你?”安斯艾尔怒不可遏道:“相信你们在花园里约会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,”温茶眼眶也红了起来,倔强又脆弱的辩解:“我真的没有,大人,我每天都围着您转来转去,哪有时间跟安德鲁管家约会,您不能误会我。”

    “误会你?”安斯艾尔松开捏着她下巴的手,看着她白皙肌肤上的红痕,面无表情的说:“他难道没有想抱你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温茶肯定的摇摇头,保证道:“以后我再也不跟安德鲁管家聊天了,也不再理会他了,可以吗?”

    “我可没这么说。”安斯艾尔居高临下道。

    “是我自愿的,跟您没关系。”

    “呵!”安斯艾尔冷睨着她,嘲道:“你和他的事,同我保证做什么?”

    温茶:“……”那还是不保证吧。

    “说话!”见她愣在原地,安斯艾尔又有些冒火,“你现在还想着安德鲁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没有!”温茶哪敢再惹他发毛,“我只是在想怎样让您高兴起来。”

    安斯艾尔嫌弃的说:“我还需要你让我高兴?”

    “对不起,”温茶低下头,嗡嗡的说,“请您原谅我今天的无礼,以后我再也不做惹您不高兴的事了。”

    “哼!”安斯艾尔走到一旁的床边坐下,脸上带着些莫名的绯色,“我不是不让你跟安德鲁说话,只是城堡里需要秩序,我希望你能遵守这个秩序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,”温茶立刻表忠诚,“我绝不会做出让您丢脸的事。”

    安斯艾尔耳根一红,“你未免也太高看自己了,就凭你,能做出什么让我丢脸的事?”

    温茶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下去吧,”安斯艾尔见她被自己说没有反嘴后,大度的挥挥手,“我肚子饿了,去把早餐端上来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

    温茶走到厨房里,把准备好的早餐,端到了安斯艾尔屋里,再下来拿鲜牛奶时,安德鲁轻轻喊了她一声,走到她面前,低低的问:“子爵还在生气吗?”

    见他靠近,温茶条件反射的离远了些,“没有,”她迅速的回答,“子爵大人已经在用餐了。”

    安德鲁闻言,狐疑的看了她一眼,“子爵大人可不是好糊弄的,你要有什么困难,一定要找我帮忙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您,”温茶微微一笑,“但是,我真的没有困难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先上去了。”她端着牛奶,疾步走上楼梯,消失在了转角处。

    安德鲁站在原地,暗自回想着温茶的表情,发现没有一丝勉强后,才悄悄地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伺候安斯艾尔吃过饭后,年轻的子爵大人也不知道脑补了什么,竟然将本是一等女仆的温茶,破格提拔成了贴身女仆。

    对于这个决定,温茶是拒绝的。

    一等女仆和贴身女仆是不一样的,一等女仆只负责给子爵端茶倒水伺候用餐这些,一座城堡可以有数个一等女仆,可贴身女仆却是唯一的,不止要伺候子爵穿衣睡觉,还要伺候子爵洗漱沐浴,随时跟在子爵身边,就连出去骑行打猎参加宴会都不能避免,简直就是人形跟踪器。

    最可怕的是,贵族绅士身边,一般都是贴身男仆,没听说带贴身女仆的,这要传出去对安斯艾尔和她都没好处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