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40章 玫瑰庄园(十六)
    温茶走出安斯艾尔的房间后,看到安德鲁,正站在楼梯间训斥仆人。

    她犹豫了一下,还是走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西茶,”英俊的管家看到她后,挥手让三等仆人下去,略带心痛的问道,“方才,子爵大人是不是对你发脾气了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温茶摇摇头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,”安德鲁明显不相信,“我站在这儿都听到了子爵大人的怒吼。”

    “那一定是您听错了,”温茶微微一笑说,“不过是今天的食物不和胃口,子爵把人让我下次注意些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啊,”安德鲁松了口气,犹豫道:“要不我让厨子重新做一份送上去?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,”温茶罢罢手,“子爵大人已经在用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,”安德鲁摸了摸鼻子,“没想到厨子也有失误的时候。”

    温茶回答说:“幸而子爵大人是个仁厚的绅士,他是不会随意浪费食物。”

    这一点,安德鲁也是认同的,不过身为管家的威严,让他做不到温茶那么轻松。

    “一会儿,我过去给厨子提个醒,这是子爵府,可不是他们的后花园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先生,”温茶笑道:“希望您别训斥他们,子爵大人是个温和的人,可不想听到仆人们的抱怨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,”安德鲁应道,“我也是个仁慈的管家。”

    “辛苦您了。”

    “应该的。”

    没一会儿,安德鲁就去了厨房,说了什么温茶可不管,她现在正在楼上收拾子爵的餐具,还要面对那堪比x光希望的注视,头皮都绷紧了,半点放松不下来。

    等她收拾好下楼,子爵大人说要喝红茶,她又不得不监督着厨房泡了一壶茶端到书房去。

    这回,子爵大人没有让她出去。

    他指着书桌对面的另一张椅子,大度的让她坐下来。

    温茶忐忑的坐到椅子上,弓着身体,努力不让自己露出惊惶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识字吗?”子爵问她。

    温茶闻言,面色黯淡的摇摇头,子爵又问,“你想学认字吗?”

    “想……”温茶低声回答。

    “那你坐过来,”子爵指指身边的位置,“我可以教你认字。”

    这对温茶来说,可以说是天上掉馅饼的好事了。

    她受宠若惊的望着安斯艾尔,绿色的眸子里,有连她自己都没有察觉的期待。

    安斯艾尔迎着她的目光,指尖轻微的动了动,“快过来。”

    温茶迟疑着走到他身边,有点自己还在做梦的感觉,安斯艾尔轻轻拉住她的手,让她坐到了自己身边的椅子上。

    安斯艾尔见她坐下了,松开手去翻桌上那本书,让她跟着自己一起看,然后低声的告诉她书上写的是什么,一遍一遍的让她跟着自己念。

    温茶虽然搞不懂他到底想做什么,不过很喜欢识字的过程。

    尤其喜欢安斯艾尔的声音,他的声音比广播里那些播音主持还要动听几分,听在耳朵里,让人沉迷。

    温茶跟着他念着,有时还要停下来让他考自己。

    安斯艾尔似乎也很喜欢这样的时光,每天除了批改文件外,剩下的空闲时间,就拉着她一起看书,有时候看的是简单的故事书,有时看哲学和天文一类的。

    安斯艾尔的涉猎范围很广,就连花艺建筑都有涉及,温茶有时候虽然听不懂他在说什么,但可以肯定的是,他是个博学而又有内涵的年轻人。

    就算没有继承子爵这个贵族身份,他也一定过得很好。

    日子一晃而过,很快就到了冬天。

    这天温茶端着茶水走进书房,年轻的子爵已经坐在窗前的椅子上看书了,书桌上摆放着几支从南方运来的玫瑰花,插在白色的瓷瓶里,映着他精致深邃的侧脸,看起来,像是一副古老的油画。

    听见声音,那副画像是活了过来,年轻的子爵朝她招了一下手,“过来。”

    温茶走到他身边,给他倒了杯茶,安斯艾尔修长的手指落在茶杯上,干净又漂亮,他饮了一口茶,转头看向温茶,“现在真是太冷了,等春天的时候,我可以带你出去打猎。”

    温茶对打猎有些兴致,不过嘴上却道:“您打猎带着我,一定会拖累您的,我既不会骑马,跑步也跟不上您,结果一定很糟糕。”

    “不会,”安斯艾尔淡淡的说,“你可以和我共乘一匹马。”

    温茶:“……”这恐怕不太好……

    年轻的子爵丝毫没觉得有什么不妥,他甚至还发出了些畅想,“到时候,你坐在前面,想猎兔子,我们就猎兔子,想猎鹿,我们就猎鹿,你觉得如何?”

    “这个想法很妙。”温茶赞同道。

    “当然,”安斯艾尔子爵说,“我每年最喜欢的就是春天,玫瑰开花,草木青翠,到处都是猎物,这让我充满征服感。”

    “是的,”温茶说:“您是位卓越的绅士。”

    听到她的赞美,安斯艾尔面上带了些说不出的绯色,“你能这么想,当然最好。”

    温茶像是没有发现他的失态,笑眯眯的坐到他身边,“前提是,您要多带些骑士。”

    安斯艾尔面色微妙了一瞬,眯起眼睛说,“这次要再遇上强盗,我一定让他们有来无回。”

    温茶知道他是想起了之前出的丑,有心安慰着,“我相信您。”

    春天快来临时,温茶回村庄过了自己十八岁的生日。

    琳达在磨坊那儿买了些谷物粉,回屋给温茶做了许多生日甜点。

    温茶的弟弟妹妹们,围绕在炉子旁,乖乖的跟着温茶认故事书上的字。

    他们都还是十岁不到的年纪,但脑袋都很聪明,温茶教过三遍,就差不多会认了,都争着要把学会的字,一个个读给姐姐听。

    温茶笑眯眯的揉了揉他们的脑袋,给他们布置了一些家庭作业,告诉他们,等她下一次回来时,要检查他们的作业。

    弟弟妹妹们,愉快的答应了。

    平民的生日一般是不过的,一是贫穷,二是没有过多精力浪费在这些琐事上。

    但琳达不这么认为,她是个心疼女儿的母亲,在温茶十八岁这年,还是希望孩子能有些特殊的记忆。

    吃过火腿三明治,又带了些新做的点心,温茶就回了庄园。

    此时,城堡里灯火通明,年轻的子爵坐在炉火旁看书,他面色平静而淡漠,浅浅的目光像是清晨的露水一样,落在书页上。

    温茶小心翼翼的推开门,走向自己的小屋。

    安斯艾尔抬起头,正好看到她和她手上的小包裹,“过来。”

    他说:“我要瞧瞧你都带了些什么东西回来。”

    温茶囧,慢吞吞走到他面前,安斯艾尔站起身,从她手里把背包取过来,拉着她坐到自己身边,去拆包里的东西。

    做工并不好看的三明治就出现在他眼睛里,边上还有些野果酱做的小面包,形态各异,看起来很丰富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